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 莱森大迷宫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第三章 莱森大迷宫

当始他们在【哈尔崔那树海】,将温和而柔顺的兔子们魔改造为强悍的杀手集团时,天之河光辉所率领的勇者一行人,正在【奥尔库司大迷宫】近郊的【旅店都市霍尔亚得】稍做休息。

一行人为了进行实战训练,勤勉攻略【奥尔库司大迷宫】,如今也总算攻入第七十层。魔物的强度与数量,都有显著的提升。因此他们决定先做好充足的准备与休息,再前往挑战。

王国骑士团的梅尔德团长等人,没办法前来参与光辉等人的战斗。所以接下来,必须由光辉他们独自前进才行。这次的休息,也是为了让他们能暂且冷静以做好心理准备。最大的收获是——他们在第七十层发现了通往第三十层的转移魔法阵。梅尔德团长强力建议,这正是好时机。

就这样,在这次少了梅尔德团长可靠的帮助下,为了挑战全新的关卡,光辉等人在旅店都市待了两三天左右,各自休养身心。

而这时,在【霍尔亚得】郊外,响起了一阵疲惫不堪的急促喘息声。

「呼、呼……!拥有抑制之力的光明圣痕啊,封印来自虚无的灾祸吧——『缚光刃』!」

她剧烈地喘息,撑着几乎要跪倒的膝盖,挥舞着纯白的长杖。这个人是勇者队伍的其中一员,拥有『治愈师』天职、在队伍中负责回复的——白崎香织。

原本她展现出的天生才能,应该是回复系统的魔法。然而,从她的长杖飞出的,却是如剑一般的几道光之十字架——光属性捕缚魔法『缚光刃』。

光之十字架如同散弹一般,朝香织视线前方数只凶狠低吼的狼型魔物『狄洛斯』猛攻而去。狄洛斯们却以野兽的迅捷动作避开了光之十字架,朝香织逼近。

「——『缚煌锁』!」

她立即发动新的捕缚魔法。一般来说,魔法若只咏唱魔法名,实际效果应该会很薄弱,不过其实,刚才『缚光刃』的咏唱中,已包含了『缚煌锁』的咏唱。这是香织独创的复合咏唱,因此其效果远远超出预期。

突然,狄洛斯的脚边射出无数的光之锁链,一瞬间缠住它们。而且就连魔物的冲力也无法使锁链移动分毫,牢牢地持续拘束它们。

勉强逃过光绳的两只狄洛斯,为了夹击香织而朝她逼近。然而,身为后卫且担任回复一职的香织,表情却毫不慌张。

「降下吧!」

她如此呼喊的下一刻,光之十字架便如同豪雨一般自空中飞来,贯穿了才刚跃起的狄洛斯们。不过,光之十字架是穿透对手,将其固定在地面或墙壁的魔法,所以不具杀伤力。因此,它们和被『缚煌锁』的锁链捕捉到的狄洛斯们一样,并没有受到损伤,只是被固定在地面上而已。

香织确认了自己所施放的魔法,足以对迷宫的魔物产生效果后,便呢喃着小而锐利的咏唱——

「断罪之光,超越束缚将其封印吧。以圣净之力赐予破邪!」

紧接着,本应毫发无伤被拘束住的狄洛斯们,随即开始发出痛苦的声音。『缚煌锁』的锁链紧紧绑住狄洛斯们,而『缚光刃』的十字架也狠狠将它们压向地面。

这些魔法就算没有直接的杀伤力,也不表示没有间接的攻击力。只不过,由于这不是原本的使用方法,因此想像力的补足以及魔法阵组成都十分困难。

香织会来到这地方是有理由的。如果对上远比迷宫魔物还弱的城郊魔物,就算不擅长战斗的她也能独自应付。用它们来练习将捕缚魔法转为攻击魔法的高难度技术,再适合不过。

但是,穿插战斗的锻炼已经持续了数个小时。加上香织是一人独自应对,因此身心都承受着相当大的疲惫感,魔力也消耗了很多。事实上,她的视线已逐渐模糊,意识也开始朦胧。

香织已经濒临极限了。

即使如此,寄宿于香织眼中那坚定的光辉却丝毫没有黯淡。从那天起,从她知道最重要的人已经消失的那天开始,就算这样她还是下定决心,一定要用自己的双眼确认答案的那一天开始,熊熊燃烧、却犹如永冻土一般冻结的心,驱使着香织行动。

她无法休息。奔驰的心,不允许她停下脚步。

所以——

「重合的守护之光,只要意志尚存便会苏醒——『天绝』!!」

即使有新的魔物飞来,她也不会转身逃跑。就算她知道那是鲁莽而愚蠢的行为,但只要她的心低语着:「这种程度不算什么」、「我还没遵守约定」,被天生的顽固性格所拖住的双脚,反而会向前迈进。

出现在空中的魔物『巴哈鲁』,有着如乌鸦一般漆黑的双翼。巴哈鲁绝对不算是强悍的魔物,但冒险者们格外厌恶它们。理由就是——在这个瞬间,朝香织蜂拥而至的黑色羽毛。

『巴哈鲁』绝对不会接近地面,只会从上空撒下硬化成刀刃一般的羽毛,是种战斗方式令人厌恶的魔物。

香织利用好几面压缩至手掌大小的闪耀盾牌,防御倾注而下的羽刃。

(要更明确地想像。更快、更有效率地想像。虽然我不能张开像小铃那样强力的屏障……即使如此,我也会用努力和技术追上她!!)

虽然这并非她的本业,但香织露出鬼气逼人的神情,出色地张开了多达数十面的盾。就算这样也还不够,于是她分别操作着数十面的盾,将每一面盾调整成微妙的角度,并非让它们承受攻击,而是挡开。

拥有『结界师』天职的勇者队伍其中一员,谷口铃要是看到这幅景象,肯定会因为这招自己也得拿出真本事才能做到的防御魔法技巧,不禁瞠目结舌吧。虽说香织拥有光属性魔法的适性,但治愈师能够使出与结界师并驾齐驱的魔法,就算从这个世界的历史看来,也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

「呼、呼、呜……」

但是,香织的脸上没有笑容。她虽然顺利撑过了巴哈鲁的攻击,可是过度使用魔力与连日的锻炼,使她几乎要失去意识。她咬唇忍耐,并用神器长杖与毅力使劲站着,支撑因极度的倦怠感而濒临崩溃的身体。

巴哈鲁的攻击是射出羽毛,要是过度使用的话,需要等一段时间才会长回来。香织利用这个空档,朝上空射出『缚光刃』,试图封杀巴哈鲁的行动。下场将会如同那些在她张开『天绝』的期间,也持续被紧紧绑住、压迫而陷入濒死状态的狄洛斯。然后,就在她准备开口咏唱的瞬间——

「啊……」

她忽然失去了力气,身体缓缓地倾倒。同时间,魔法失去控制,狄洛斯们的束缚被解开了。虽然几乎所有的狄洛斯都已经晕了过去,但还有一、两只边咳边站了起来,并用被憎恶染红的双眼狠瞪着香织。

她朦胧的脑中发出了激烈的警报声,不过筋疲力竭的身体根本不听香织的使唤。

狄洛斯们飞奔而出,唾液飞散、高声吼叫,为了吞噬香织而急速逼近。她单膝跪着,撑着长杖剧烈喘息。香织打算再次施展捕缚的魔法,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猛兽的牙齿就要咬破香织柔软的肌肤,就在那时——

「香织!」

一道呼唤香织名字的熟悉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同时,朝她逼近的狄洛斯刹那间被切成碎片,命丧黄泉。

「呜、小雫?」

「没错,就是你的好朋友小雫、怒发冲冠的小雫——此时此刻,想把香织的脸颊捏到肿得红通通的小雫!」

「那、那个……啊哈哈……对不起。」

在瘫软跪坐在地上的香织面前,以凌厉的眼神近距离狠瞪着她的人,是她的好友——八重樫雫。香织露出敷衍的笑容,马上向对方谢罪。因为她察觉到,要是问她「你为什么生气?」这种问题,她的脸毫无疑问会被捏得红通通的。另外,她没开口的原因,也是因为香织察觉到了雫为什么会这么愤怒。

「真是的。我不会叫你别勉强自己,但我们不是约定好了,你要勉强自己的时候我也要跟你一起吗!?就算是城郊的魔物,弄不好的话可是会一下就死掉喔!?你不是在找南云同学吗?要是香织死了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不是吗!?这个笨蛋!突击笨蛋!顽固笨蛋!」

「呜呜,对不起,小雫……」

「不~我不会这么简单就原谅你的!才一下子没注意你,马上就一个人往前冲。你根本没资格说龙太郎,这个冲动女!我知道香织你下了很多工夫,但说到底你还是后卫,有前卫在的时候才能发挥你真正的本领。既然如此,我也一起锻炼,不只会比较顺利,更重要的是也能控制安全范围!明明只要叫我一声就好了,为什么你就是做不到呢!你有在听吗,香织!?」

「我、我在听……对不起……」

「不~我不相信香织你的道歉!给我在那里坐正!今天我一定要你给我好好听进去!」

雫正坐在香织的面前,竖着食指、眉毛吊高,开始滔滔不绝地说教。

香织心想「小雫,我的意识已经朦胧了,几乎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但她知道雫是多么担心自己,又是多么支持自己,因此只好乖乖接受化身为妈妈的雫向她说教。

顺带一提,在雫说教途中,狄洛斯们恢复了意识,巴哈鲁的羽毛也复活了。但雫早一步注意到这点,说了句「这么说来,刚刚就这样把它们放着不管了呢」后,用五秒将它们收拾干净,然后继续说教。接着,就在香织终于不符合美少女形象地翻了白眼,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

「哇哇哇,小香香已经露出不能见人的脸了!」

「雫、雫……说教是没有关系,但还是等到小香织的魔力回复之后比较好……」

谷口铃和中村惠里走了过来。其实,她们原本是和雫一起寻找不见踪影的香织,但雫启动了香织雷达之后就一个人飞奔出去,她们就这样被彻底丢下了。

两人的声音终于让雫机关枪式的说教中断。接着,她看到翻着白眼摇头晃脑的香织后,发出「唔」一声,从小袋子里把装着魔力回复药的小瓶子拿了出来,并将瓶子抵住香织半开的嘴。

眼冒金星的香织发出了「嗯唔」的声音。雫对着她说「来,吞下去」后,硬是让她喝了下去。雫支撑着香织的身体,拿着小瓶子喂她喝药,还用手指替她擦拭从嘴角流下来的几滴魔法回复药。从旁看来,那个身影……

「小雫雫,简直就像妈——」

「铃,如果你还珍惜生命,最好别再说下去比较好喔?」

铃差点说出了不能对花样年华女高中生说的话,惠里赶紧阻止了她。

就这样,在香织终于恢复成美少女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远方大喊「喂~」。看样子光辉他们也来了。

「香织好像没事呢,太好了……」

「哦哦,做这么乱来的事,真不像你呢。虽说我们是为了休息才回到地面上来的,但陪你锻炼这点小事还不成问题,所以别对我们客气啦。」

光辉安心似地坐在香织身旁,微笑着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而龙太郎则哼着鼻子抱怨香织很冷淡,他们两人似乎都很担心香织。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本来以为城郊的魔物,我一个人对付也没问题……结果却错估了收手的时机。真的,很对不起。」

一个人乱来,结果却造成了困扰。香织对此感到很沮丧,郑重其事地低下头。雫的妈妈模式似乎总算解除,加上香织平安无事,让现场流露出和缓的气氛。

光辉提案暂且先回到城里,其他成员也都点头同意。但是,正当香织准备站起来时,她的脚步晃了一下。即使魔力已经回复到一定程度,意识也很清晰,但似乎还是无法无视肉体的疲劳。

霎时间,光辉伸出手打算撑住香织,但是……

「香织,你没事吧?」

「呜,小雫……谢谢你。不过,我可能会走得有点慢。」

雫动作流畅地靠到香织身旁,相当自然地撑住了她,因此光辉的手也只能悬在空中。光辉略带悲伤地垂下唇角,但不会因这种事垂头丧气正是他之所以身为勇者的原因。于是他打算开口表示,由他来抱着脚步变慢的香织。当然,既然要抱她就是用公主抱。不过……

「真是的,真拿你没办法。记住这次教训,下次真的不可以再一个人向前冲了喔?」

「小、小雫,很、很丢脸耶~」

「呵呵,你就把这当作惩罚,老实接受吧。」

挑战大迷宫下层的剑士,不可能无法支撑一个女孩子。因此,雫用公主抱抱起香织。雫一边对害羞地红着脸颊的香织嗤嗤笑,一边潇洒地迈出脚步。那英气凛然的气质、挂在她腰际那把粗糙的剑,还有抱着纤弱少女的身影,让小雫看起来就像童话故事里出现的勇者大人一样……

「讨厌,小雫雫……真是个大帅哥耶。」

「啊哈哈……总觉得好像看见了百合花呢。」

双颊带点红润的铃这么说道,她身旁的惠里则露出了一抹苦笑。

在她们身后,光辉依然伸着手僵在原地。没有失去笑容这点,可说不愧是帅气的勇者。勇者身旁的好友,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就算来到异世界,香织的骑士果然还是雫啊……坚强地活下去吧,光辉。」

「龙太郎,我并不介意。啊啊,我不介意喔。真的。」

「……是吗。总之,先去吃点好吃的吧。」

「……好。」

头脑简单的龙太郎,对垂头丧气的勇者表达了少有的体贴。

在那之后,光辉他们回到了城镇中,与梅尔达团长等人,以及永山、桧山所率领的攻略组会合。经过了充分的休息后,他们再次前往挑战无人涉足过的第七十层。

没有任何人察觉内部正隐藏着极大的危险炸弹。

然后,也没有人察觉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悄悄前来——

尸横遍野。

【莱森大峡谷】的谷底完全符合这个词汇描述的光景。一只魔物被压扁的头部陷入了地面,另一只魔物的头部被粉碎后横倒地上,甚至还有魔物全身化成了焦炭。虽然死法各有不同,但似乎都是一击毙命。当然,能在这世界上人人惧怕,被喻为地狱、处刑场的地方,做到这种事的人……

「一击必杀!」

碰咚!

「……碍事。」

轰隆!

「烦死了。」

咚铿!

就只有始、月和希雅三个人而已。始等人(在月与希雅的支持者们目送之下)离开布鲁克的城镇后,便驾驶着魔力驱动二轮车休钛弗,来到了过去曾经来过的【莱森大峡谷】入口。然后现在,他们正一边露营一边深入峡谷。他们通过隐藏着【奥尔库司大迷宫】转移阵的洞窟之后,又前进了两天左右的路程,来到这附近。

在【莱森大峡谷】中,老样子不懂记取教训的魔物们全体朝他们袭来。

每当希雅以她极大的臂力挥舞战锤时,便会如同字面上一样,一击必杀将魔物击溃。遭受攻击的魔物,对远超过自身耐受度的冲击束手无策,就这样命丧黄泉。那破坏力连捣麻糬的兔子都会脸色发青。

月则是彻底发挥魔力、强制发动魔法,将极度逼近的魔物一只只屠杀。虽然月本身的魔力量就已十分庞大,但储藏于魔晶石系列的魔力更是极大无比,因此她的攻击就宛如无穷无尽的爆击一般。虽然谷底的魔力分解作用使发动时间、飞行距离都变得很短,但由于超高温火炎是瞬时间发动的,所以魔物们无一例外全化为焦炭而丧命。

始更是不用说。他一面驾驶着休钛弗,一面用多纳尔狙击魔物的头部。虽然将魔力注入休钛弗的同时持续发动『缠雷』,是相当耗费魔力的举动,但他看来丝毫没有魔力会用尽的样子。

横行于谷底的地狱猛兽们完全被当成了杂鱼。他们一边探索有没有指示出大迷宫的标记,一边顺手把魔物屠杀殆尽前行。一路上充斥着魔物的尸体。

「唉~只知道它是在莱森的某个地方,资讯还是太模糊了~」

他们注意观察,要是有洞窟之类的地方就进去调查,却找不到任何一个类似的地点,始也终于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算了啦,反正只是去大火山的路上顺便找找的。只要想成找到的话就赚到,不就好了吗?况且只要攻下大火山的迷宫,或许就能找到线索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

「嗯……可是魔物很烦人。」

「啊~月小姐不喜欢这种地方嘛~」

他们如此抱怨,一边为数量众多的魔物感到厌烦,一边又持续前进了三天。

那天也毫无收获地迎来了黄昏。从谷底抬头仰望,美丽闪耀的上弦月高挂在天空,这时始一行人正在准备扎营。他们拿出露营帐篷、准备晚餐,连同在城镇里备齐的食材与调味料一起,拿出料理用具。这个露营帐篷及料理用具,其实全是始精心制造的神器。

露营帐篷是利用生成魔法创造出来的,附有『暖气石』与『冷气石』,可以常保舒适的温度。除此之外,他还利用冷气石,连『冷藏库』和『冷冻库』一并备齐。不只如此,他还将附加『气息遮蔽』效果的『气断石』加进金属制的骨架中,因此敌人很难发现他们。

料理用具中,有能够依照流入魔力量的比例调整输出热量,不需要火的平底锅和锅具,以及附加『风爪』效果的锋利菜刀,甚至连蒸气清洗机都有。每一样都是始为了让旅行伙食丰富的爱用品。而且,不用魔力直接操作就无法使用这点,在某种意义上也有防犯他人的意思。

『神代魔法超方便』——

这是始制造出料理器具型神器,和冷暖气齐全的露营帐篷时说的话。要是拥有现代魔法的人听到这句浪费神技的宣言,肯定会翻白眼逃避现实。

顺带一提,这天的晚餐是蕃茄炖克露露鸟。所谓的克露露鸟,就是会在空中飞的鸡,肉质与味道都和鸡一模一样,在这个世界也是广受欢迎的禽肉类。这道料理,是将鸟肉切成一口大小,先裹上小麦粉后再炒过,然后和各种蔬菜一起放入番茄汤里熬煮。

奶油的风味及肉汁被完全锁在肉里,沁鼻的蕃茄酸味浸透其中。入口的瞬间,那些风味便在嘴里充斥扩散开来,肉逐渐在口中化开融解,充分浸透蕃茄汤汁的马铃薯(类似)热腾腾的,而红萝卜(类似)与洋葱(类似)的天然甜味也传到了舌尖。沾满融出甜味的汤汁而变得柔软的面包也相当美味。

始他们饱餐一顿晚饭后,便沉浸在食物的余韵中,如往常般闲聊一阵。只要待在帐篷内,气断石便会发挥一定的效用,让魔物不会靠近,因此比较能够放松。偶尔有魔物靠近时,始会只将手伸出附在帐篷上的窗户,用射击将它们处理掉。只要到就寝时间,三个人便会轮番看守,迎向早晨。

这天也差不多到就寝时间,于是月和希雅准备入睡,第一个看守的人是始。帐篷里面有软软的棉被,即使是露营也能舒适地睡觉。而希雅在进入被窝前,却朝帐篷外走去。

希雅用装模作样的表情,对一脸疑惑的始说:

「我去※摘个花。」(编注:意旨上厕所。)

「谷底没有花喔?」

「始·先·生~!」

他粗枝大叶的反问让希雅装模作样的表情垮了下来,狠狠瞪着始。始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于是用毫无歉意的脸苦笑着说「抱歉抱歉」。

因为始的举动而火冒三丈的希雅走出了帐篷外,过了一会儿……

「始、始先生~!月小姐~!不得了了!请快来这里~!」

希雅大喊出声,甚至忘了这样可能会唤来魔物。「发生什么事了?」始和月四目相对,同时奔出帐篷外。

他们往希雅发出声音的方向跑去。在那里,有一片巨大的岩版倚靠在峡谷的墙面上,而墙面与岩版之间有个空出来的缝隙。希雅正在那个缝隙前挥动着手臂,她的表情充满着兴奋的色彩,就好像是在说:「我看到难以置信的东西了!」

「这里、这里!我找到了!」

「我知道了啦,总之先别拉了。你身体强化都全开了,也未免太兴奋了吧。」

「……好吵。」

希雅吵吵闹闹地拉着始和月的手。始感到有些无奈,而月则是烦躁地皱起眉头。他们被希雅带到岩石的缝隙间,发现墙面那一侧往深处陷了进去,里面有个意外宽敞的空间。接着,他们来到了那个空间的中段左右。希雅不发一语,却一脸得意地指向墙壁的某个部分。

顺着她指尖转移视线的始和月,看到了那里的东西后,不自觉地眨眨眼睛,发出了「啊?」的呆愣声音。

两人视线的前方,是一块长方形的看板。貌似是直接削掉墙壁所制成的,还有华丽的装饰。相反地,上面却刻着莫名带有女孩子气的圆润字体。

——欢迎光临!密雷迪·莱森的心跳加速大迷宫♪

莫名执着于「!」和「♪」的符号这点,让人感到很火大。

「……这什么鬼?」

「……这是什么?」

始和月异口同声地说。他们的表情,用「看到难以置信的东西」这个诃来表现再适合不过。两人呆愣地盯着那块与地狱谷底毫不相称的看板。

「还问这是什么,就是大迷宫的入口呀!是我来上厕……咳哼,来摘花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唉呀~莱森大峡谷里面竟然真的有大迷宫呢!」

当希雅傻呼呼的声音响起时,始和月总算解除了僵直状态。他们露出无言以对的表情,并毫不掩饰困惑地互看对方。

「……月,你觉得这是真的吗?」

「………………嗯。」

「考虑真久啊,根据是什么?」

「……密雷迪。」

「果然是那个吗……」

『密雷迪』这个名字,是奥斯卡笔记中出现的莱森的名字。莱森这个姓氏虽然在世间广为流传、非常著名,名字却不为人知。因此,记录着她名字的这个地方,就是莱森大迷宫的可能性非常高。

但是,实在很难说句「啊原来是这样啊」就老实相信……

「这风格怎么这么轻浮啊……」

他这样说是有理由的。始在【奥尔库司大迷宫】中有历经无数死斗的回忆,因此他才预想其他迷宫肯定也无法轻易通过。所以对始来说,如此不严谨的氛围让他不由得全身无力。月也深深地理解到大迷宫有多残酷,因此她的表情看来,感觉还有点怀疑这是某人的恶作剧。

「不过没有看到像是入口的地方呢?里面也是死路……」

「入口在哪里呢?」希雅完全没有察觉到始和月微妙的心理,东张西望并咚咚咚地敲打着深处的墙壁。

「喂,希雅,不要那么……」

铿咚!

「呀啊!」

始才正准备说「不要那么冒失地走来走去」,只见希雅所触碰、凹陷深处的墙壁就在他眼前突然回转一圈。被卷入其中的希雅就这样消失在墙壁的另一头,宛如忍者屋的陷阱门一样。

「「……」」

偶然发现了通往大迷宫的入口,使这面看板的可靠性也增加了。看来莱森大迷宫果然就在这里。宛如游乐园邀请标语的入口,让始和月有「这种大迷宫没问题吗?」或「把奥尔库司的严肃气氛还给我」等等数不清的话想说。但他们还是沉默地盯着让希雅消失踪影的旋转门,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后叹了口气,和希雅一样将手放到门上。

门的装置启动,始和月同时间被送到了门的对侧。里头一片漆黑,门恢复到原来的位置后便停住了。

就在那个瞬间,「咻咻咻!」无数道划破风的声音响起,黑暗中有某样东西朝始他们飞来。始的『夜视』立刻看清了那东西的真面目——是箭。无数支完全没有反射光线的漆黑之箭,为了排除入侵者而飞射过来。

始右手拿起多纳尔,左手没有拿任何武器,将飞来的漆黑之箭尽数击落。金属与金属之间碰撞的铿锵声响起,没放过任何一支箭。

箭数有二十支。毫无光泽、像用一根金属削制而成的黑色箭矢散落在地面。当最后一支箭被击落地面时,发出最后一个声响,周遭随即再度回归沉寂。

同时间,周围的墙壁开始透出光,照亮了周围。始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十公尺的正方形房间,还有一条被笔直开挖出来的道路,延伸至深处。而房间中央有一块石版,和看板一样以圆润的少女字体刻着文句——

『吓到了吗?喂,吓了一跳吗?尿出来了吧,嘿嘿!』

『还是受伤了呢?该不会有谁死掉了吧?……噗噗!』

「「……」」

始和月的内心想法第一次如此相同,他们都想着「好烦~」。

还特地只把「嘿嘿」和「噗噗」的部分刻得特别深来强调,这一点让人特别火大。尤其要是一个队伍踏进来,有谁死了的话,幸存下来的人肯定会怒发冲冠吧。

始和月的额头上都冒出青筋,一脸烦躁的样子。然后,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声地说:

「……希雅呢?」

「啊。」

月的低语让始也想了起来,他慌张地回头看向身后的旋转门。门只要启动一次,就会转半圈。因此她不在这个房间的话,就表示很有可能是始他们进来时,她同时又到外面去了。明明已经过了满长一段时间,她却还没进来。始有股不祥的预感,于是立刻前去启动旋转门。

结果希雅她……就在那里……而且还是被钉在旋转门上。

「呜呜,始先生……请不要看我~但是,希望你能帮我把这个拿下来……呜,请别看我然后放我下来~」

她看起来好可怜啊。

希雅恐怕是察觉到了箭飞来时的风声,虽然看不见,但还是凭着天生的索敌能力勉强避开。不过似乎真的是千钧一发,她的衣服到处都被射穿,就像紧急逃生口警示图上的人型一样被固定着。

她的兔耳弯曲成闪电型以避开箭,因为勉强弯曲而明显颤抖痉挛。然而希雅之所以哭,并不是因为差点死亡的恐惧感,原因是……她的脚边湿了一大片。

「这么说来,你本来是在去摘花的路上嘛……嗯,怎么说呢。这是常有的事……」

「才不是呢!呜呜~为什么不先解决啊,过去的我~!!」

身为女性无论如何都不想被人看到的样子,偏偏在喜欢的男人面前暴露出来。希雅流下滂沱的泪水,兔耳又颤抖得更加激烈。本来在相遇的那刻,始就已经看过希雅那连横亘百年的坚定恋情都会冷却的丑态,对他来说早就太迟了。所以他并没有特意别开目光,只是用无奈的表情看着对方,而这举动又在希雅的心上刺了一刀。

「……别动。」

同为女性的月知道希雅的想法,面无表情的脸上萌生一丝同情,并把希雅从钉刑上解放出来。

「……那个你自己想办法,长不大的家伙。」

「没脸见人了啦~呜……」

「……始,把换洗衣物拿出来。」

「了解~」

始从『宝物库』中把希雅的换洗衣物拿出来,希雅则满脸通红地迅速换上。

之后,希雅也准备妥当,高喊「现在来攻略迷宫吧!」,兴致高昂地准备往深处前进时,注意到了石版。

希雅低着头,垂下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的希雅,突然缓缓地拿出德卢肯并瞬间将其展开,用蕴含浑身解数的一击敲向石版。铿咚!一阵破坏声响起,石版随之粉碎。似乎已经忍无可忍的希雅,以仿佛有着深仇大恨般的气势,不断挥下德卢肯。

然后,被粉碎的石版残骸下,有一些文字刻在地面。上面写着……

『太可惜了~♪这块石版经过一定时间就会自动修复喔~噗呵呵呵!!』

「呀啊——!!」

希雅终于彻底发火,开始更加激动地挥舞德卢肯。整个房间仿佛发生小规模地震般晃动起来,骇人的冲击声不断响彻周遭。

始瞥向发狂的希雅喃喃地说:

「无关什么『解放者』,密雷迪·莱森肯定是全人类的敌人。」

「……完全同意。」

看样子【莱森大迷-->">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