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二章 无声接近的暗影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第二章 无声接近的暗影

只有淡绿色光芒照明、光线昏暗的地下迷宫里,激烈的刀剑相击与爆炸声响起,其程度之激烈甚至可用惨烈形容。即使位在远处,看不见造成声音的人们,却仍感受得到迷宫的墙壁在震动。

银色的剑光在虚空中划出无数美丽的曲线,炎弹和炎枪、风刀和水柱交错纵横。强壮的肉体彼此碰撞产生的冲击声、对同伴的怒吼、气势十足的呐喊,这些声音使原本寂静的空间化为战场。

「劈开万象的光,狂暴的断绝之风,宛如百花飞散般卷起漩涡,化为撕裂敌人的光之风暴——『天翔裂破』!」

天职『勇者』的天之河光辉,借由挥动手臂与翻转手腕,加快圣剑的挥击速度,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放出无数光刃。

体长约五十公分的十只蝙蝠型魔物正要袭来,却在一瞬间被斩成碎片,还来不及发动攻击就已血肉飞散、坠落地面。

「前锋!倒数十秒!」

「「「「「了解!」」」」」

直径三十公尺的圆形房间里,充满无数蠢动的魔物,有下颚坚硬的蚁型魔物、飞在空中的蝙蝠型魔物,以及扭动无数触手的海葵型魔物。房内有八个横向洞穴,魔物从洞里不断涌出。

这里是【奥尔库司大迷宫】的第八十九层。前锋除了『勇者』光辉外,还有光辉的儿时玩伴『拳士』坂上龙太郎、『剑士』八重樫雫,以及『重斗士』永山重吾、『轻战士』桧山大介、『枪术士』近藤礼一。另外,『暗杀者』远藤浩介则是在某处担任游击手。

他们以自身锻炼的武技,设法打倒或挡开想要袭击后卫的魔物;后卫则是告知倒数时间,准备同时发出魔法,发动总攻击。

属于飞行魔物的蝙蝠非常难缠,它们找到前锋的空隙,向后卫疾冲而去,然而可靠的『结界师』化作城墙,阻挡了它们的突击。

「刹那之岚,无形之盾,卷起暴风阻挡一切吧——『爆岚壁』!」

天职为『结界师』的谷口钤发动攻击性防御魔法。

后卫们在咏唱咒文,她则是站在后卫的一步之前,伸出双手,手掌前方产生微风。由于外观上没有变化,蝙蝠型魔物们也不理会钤的存在,顺从本能的警告,袭击准备发动大规模攻击魔法的后卫组。

然而,蝙蝠魔物在即将到达后卫组所在处时,一堵宛如空气墙般的东西阻挡在前,空气墙受到魔物的撞击产生扭曲。虽然数十只蝙蝠魔物陆续冲撞,空气墙却只是弯曲凹陷,不让任何一只魔物通过。

当蝙蝠魔物全部撞上空气墙的瞬间,空气墙仿佛弯度到达极限,随着猛烈的冲击发生爆炸。

爆炸产生的冲击十分惊人,有些个体只是受到冲击,肉体就已经粉碎;有的则是一口气被炸得撞在迷宫墙上,发出凄惨的声音,粉身碎骨而亡。

「哼哼!我才不会轻易让你们过去!」

身为班上开心果的钤,在激烈战斗声的缝隙间,得意洋洋地说道。同时前锋组一齐发动大招,他们的攻击与其说要打倒敌人,不如说是为了造成冲击,阻止敌人前进,得以拉开距离。

「后退!」

光辉一声令下,前锋组一口气拉开与魔物的距离。

下个瞬间,六名后卫的攻击魔法,在完美的时机同时发动。

巨大火球击中目标,迅即引起大爆炸。伴随真空刃的龙卷风,将周围的魔物卷起切碎,席卷整个战场。脚下则有石长枪猛烈射出,从下方刺穿魔物时,冰柱也如豪雨般自上方落下,在魔物的肉体上凿出窟窿。

仿佛大自然发动反扑,在这个惨烈的空间中,生物不可能存活下来。攻击时间仅维持数十秒,但这短短的时间里,超越九成的魔物不是毙命,就是重伤垂危。

「好,成功了!一口气把剩下的全部收拾掉!」

听到光辉的号令,前锋组再度冲上前。趁魔物受到魔法的总攻击、尚未从打击中恢复前,确实地各别击破,不到五分钟就歼灭所有的魔物。

战斗结束,光辉一行人不敢大意,开始搜查周围的敌人,并互相称赞彼此的奋斗。

「呼—下一层就是九十层了啊……我们已经强到可以轻松打倒这层的魔物,迷宫实战训练也快要接近尾声了吧。」

「即使如此,也不可以松懈,前方不知道会有什么魔物和陷阱呢。」

「雫也太爱担心了吧?我们来到过去无人到达的阶层,还能游刀有余地战斗喔?不管来的是怎样的敌人,我们都可以打倒,即使是魔人也一样。」

光辉充满感慨地自言自语,却被雫出言提醒。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龙太郎则是豪爽地反驳,接着与光辉互碰拳头,得意地相视而笑。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雫叹了口气,搓揉眉心的皱纹。至今她一直设法掩护失控的两人,辛苦人的形象已经定型。由于担心会不会长皱纹,最近她照镜子的机会也微妙地增加。即使如此,她仍不只照顾光辉他们,甚至也为了掩护周围的人行动,由此可见她真的是个滥好人。

「桧山同学、近藤同学,我想这样应该就痊愈了……你们感觉如何?」

当周围的人正在谈论刚才的战斗时,一旁的香织克尽自己的本分——作为一名『治愈师』,治疗在先前战斗中受伤的同伴。

基本上,参加实战训练兼攻略迷宫的十五人中,还有一位女生的天职也是『治愈师』,现在她们两人正分头治疗同伴。

「……啊啊,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白崎。」

「是、是啊,我没事了,谢谢。」

桧山接受香织治疗,愣愣地看着香织近在眼前的脸,回答也心不在焉,很明显是看得入迷了。近藤结结巴巴地道谢,连耳根都红了。由于是前锋职业,桧山他们应该很常接受香织的治疗……但他们至今仍无法保持平常心面对香织。

近藤的态度在某种意义上跟青春期的孩子差不多,甚至可说看了会让人不禁莞尔。然而……桧山看着香织的眼神很不寻常,在他的眼眸深处,沉淀着黑暗污浊的感情,那种感情与日俱增……但除了近藤外,包括与他感情要好的中野信治和斋藤良树在内,几乎没有人发觉。

对于两人的道谢,香织则微笑回答「不客气」,接着迅速起身离开。

往周围一看,另一名『治愈师』——辻绫子就在不远处。总是用发夹夹起头发,露出光亮额头的她,正好帮永山治疗完毕。永山经常用他巨大的身躯当同伴的挡箭牌,为他治疗似乎相当辛苦,只见辻绫子呼出一口气,擦拭额上的汗水。

后卫『土术师』野村健太郎和『辅助术师』的吉野真央似乎也没有受伤,看来永山队伍全员平安……

这时有人拉了拉辻的袖子,就是论存在感薄弱不输任何人的远藤。只见他泪眼汪汪地露出手臂上的小小伤口,那个伤口一定与外观相反,非常疼痛吧;他绝不是因为一直等待轮到自己,辻却没有发现,以为全员都治疗完毕才哭的。辻露出「糟糕了!?」的表情,也一定不是因为她忘记远藤的关系。

看到永山队感情那么要好(?),香织不禁露出微笑。她确认没有人需要治疗后,暗自小小地叹了一口气,眼神带着忧愁,注视通往迷宫深处的通道。

「……」

看到香织的表情,雫非常能体会挚友的心情。香织的内心正充满不安,明明再十层就到达迷宫的最下层(一般见解),却一直没有发现始的丝毫踪迹。

虽然这表示还有希望,却也代表更强烈的绝望。即使香织下定决心,在亲眼确认前,绝不相信始已经死亡;可是每下一层楼,什么线索也没发现时,涌现心头的负面思考,却不是那么容易能释怀。更何况始坠落深渊已过了四个月,就算香织的决心再怎么坚定,这么长的时间也足以令她怀抱的决心,开始受到负面思考的侵蚀。

香织紧紧抱着自身的神器——白杖,宛如寻求支柱一般。看到香织那个模样,雫忍不住想要和她说话。

但在雫采取行动前,身材娇小的开心果毫不顾虑香织不安的背影,奔驰过去,跳起来从香织背后抱住她。

「小香香~!!别管臭男生了,来治愈铃吧~!仔仔细细地帮铃治愈吧~」

「呀哇~小铃!你在摸哪里?更何况小铃你没有受伤吧!」

「有受伤!铃的玻璃心受伤了!所以安慰铃!快点安慰铃!具体来说,就用你的乳房!」

「乳、乳房……不、不行啦!啊,别摸!不要!小雫,救我!」

「呼呼,是这里吗?这里舒服吗?小姑娘的身体相当敏感哇噗!?」

「……唉,你别太过分。铃,你害男生们都站不起来了……」

铃变成普通色老头,露出上不了台面的表情,色眯眯地抚摸香织的胸部,却被雫当头一记手刀击沉。顺道一提,看到铃和香织百合般的互动景象,一部分的男生也被击沉了。

铃头上肿了个包,身子发出阵阵痉挛,中村惠里露出苦笑,一如往常地照顾铃。

「呜呜~谢谢你,小雫,真是羞死人了……」

「乖~乖~已经没事了,变态已经被我收拾掉了。」

香织泪眼汪汪地攀在雫身上,雫则是温柔地摸着她的头,这是最近常见的光景。

雫温柔轻抚着香织滑顺的秀发,偷偷窥视她的神情。

香织注视着受到惠里照顾的铃,虽然神情中仍带着困惑,表情却也显得有些愉快,脸上已经没有像刚才那样充满忧愁,看来她的心情暂时得到纡缓。雫在内心佩服钤,某种意义上而言,铃不愧是班上的开心果(色老头版本)。

「还剩十层……我们加油吧,香织。」

雫将手放在香织肩上,稍微用力按着她的肩,以真挚的眼神注视香织。此举是在激励挚友,希望她不要气馁;香织看到雫这个样子,自觉刚才的自己有点太过软弱,便用双手拍了一下脸颊,以坚定的眼神开口回应雫:

「嗯,谢谢你,小雫。」

香织重新体会到——雫的关怀是多么大的支持,她的眼神转为柔和,露出温柔的表情对雫表达感谢。雫眼角带笑,静静地点头回应。

……在旁人看来,她们的背景已经开满百合花,本人却没有察觉。光辉等人的目光游移,似乎感到很尴尬,但雫和香织没有察觉,因为她们活在两人世界里。

「如果是现在……我能够守护他了吗?」

「是啊,一定可以吧,我们已经和那时不同,等级也超越梅尔德团长他们……不过,呵呵,说不定他变得比我们更强了喔?那时也是他救了我们的。」

「呵呵,小雫真是的……」

香织相信始还活着,她看轻自己,不禁呢喃「这次我可以保护他吗?」,雫开玩笑似地回答这样的香织。其实,真的被雫猜中了,虽然之后始在各种意义上都大大出乎她们的想像……但她们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会知道这件事。

另外,梅尔德团长率领的王国骑士,在实力上已经跟不上光辉等人,如今他们负责守护从七十层通往三十层的转移阵。光辉等人靠着自己的实力,来到将近完成攻略迷宫的门口,他们的实力在托达斯里,也早已到达可说是最高位的阶段。

=================================

天之河光辉 17岁 男 等级:72

天职:勇者

力量:880

体力:800

抗性:880

敏捷:880

魔力:880

抗魔:880

技能:全属性适性【+光属性效果上升】【+发动速度上升】·全属性抗性【+光属性效果上升】·物理抗性【+治愈力上升】【+冲击缓和】·复合魔法·剑术·刚力·缩地·预判·高速魔力回复·气息感知,魔力感知·极限突破·言语理解

=================================

=================================

坂上龙太郎 17岁 男 等级:72

天职:拳士

力量:820

体力:820

抗性:680

敏捷:550

魔力:280

抗魔:280

技能:格斗术【+身体强化】【+部分强化】【+集中强化】【+浸透破坏】·缩地·物理抗性【+金刚】·全属性抗性·言语理解

=================================

=================================

八重樫雫 17岁 女 等级:72

天职:剑士

力量:450

体力:560

抗性:320

敏捷:1110

魔力:380

抗魔:380

技能:剑术【+斩击速度上升】【+拔刀速度上升】·缩地【+重缩地】【+震脚】【+无拍子】,预判·气息感知·隐形【+幻击】·言语理解

=================================

=================================

白崎香织 17岁 女 等级:72

天职:治愈师

力量:280

体力:460

抗性:360

敏捷:380

魔力:1380

抗魔:11380

技能:回复魔法【+效果上升】【+回复速度上升】【+想像补强大上升】【+识破浸透】【+范围效果上升】【+远距回复效果上升】【+状态异常回复效果上升】【+魔力消费减少】【+魔力效率上升】【+连续发动】【+复数同时发动】【+延迟发动】【+附加发动】·光属性适性【+发动速度上升】【+效果上升】【+持续时间上升】【+连续发动】【+复数同时发动】【+延迟发动】·高速魔力回复【+冥想】·言语理解

=================================

其中,香织的回复魔法与光属性魔法已经到达极限,特别是回复魔法根本封顶。如果只看原本的技能数,香织在四人之中最少,但现在总数甚至超越身为勇者的光辉。

香织不惜牺牲睡眠时间,日以继夜不断苦练,才有这样的成果。这一切全是为了不再违反约定,为了香织相信还活着、绝对要守护的意中人。

「我想我们该出发了……可以吗?」

光辉战战兢兢地对仍然注视着彼此的香织和雫这么说。自从在香织的房间,目击香织和雫抱在一起后,光辉有时会出现奇怪的举动。看到光辉的态度,香织圆睁着双眼感到讶异,雫则是正确地看穿光辉的心思,冷冷地看着他。雫的眼神就像在说「你这个笨蛋,到底要误会到什么时候?」

光辉装作没看见雫的眼神,对成员们发出号令。他们已经探索完八十九层的九成区域,最后剩下的地方,就是现在走的这条路线。

出发后过了十分钟左右,一行人顺利发现一座楼梯。他们确认着是否有陷阱,慎重地走下昏暗的螺旋阶梯。当体感距离大概已往下降十公尺时,光辉等人终于到达第九十层。

基本上,这一层是整数层,光辉一行人心想应该会有事发生,因此格外戒备。但就外观构造看来,这一层与先前探索的八十几层没什么不同,于是他们立刻制作地图,同时开始探索。就算迷宫的构造本身不变,出现的魔物也会变得更强,他们不敢掉以轻心。

探索进行得很顺利,并没有发生什么问题……虽说顺利,但众人脸上陆续露出疑惑的表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他们探索至深处,来到一间大厅时,心中疑惑终于达到顶点。光辉表情充满困惑,提出这个疑问;其他的成员也露出同样的表情,听到光辉的话,他们也停下脚步。

「……为什么探索了这么久,却连一只魔物都没遇见。」

除了细微的岔路外,这层楼将近一半都已探索完毕。

先前的楼层因为会遭遇强大魔物袭击,无法轻易前进,通常每探索一个层楼,平均都要花上两天。

然而,自从光辉他们来到九十层楼,进行探索后,仅仅三小时就已经探索完一半。进度之所以这么快,原因很简单——他们至今尚未遇见任何魔物。

起初他们还怀疑,魔物有可能是躲在暗处,暗中观察众人的行动。可是即使运用感知类的技能和魔法,仍然找不到任何魔物踪影,甚至没有魔物的气息。这个状况实在很奇怪,明显不寻常。

「……该怎么说呢,情况很诡异啊,难道这层楼原本就没有魔物吗?」

正如同龙太郎提出的这个疑问,其他同伴也纷纷讨论各种可能性,但当然不会有答案,只会持续加深困惑之情。

「……光辉,要不要先回去一趟?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团长他们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雫提高警戒如此建议。

对于雫的提议,光辉显得犹豫不决,他也隐约察觉到不好的预感。为了慎重起见,确实应该先折返比较好。

然而,即使遭遇巨大障碍,他们也必须突破阻碍前进。只是因为不明来由的不安就撤退,光辉心中还是存在些微抵抗。另外,八十九层对他们而言已游刃有余,所以光辉认为不管遭遇任何情况,他们应该都可应付。

当光辉正在犹豫时,原本一直仔细查采四周的远藤,忽然紧张地叫道:

「这是……血……对吧?」

远藤用手指触碰地面,沾了一些给众人看。听到他那样一说,其他人也开始仔细观察地面和墙壁,随即——

「因为光线昏暗,颜色又与墙壁同化,所以不容易察觉,不过……到处都有血迹。」

「喂喂……这血迹……数量很多啊……」

永山表情严肃,加强戒备;野村则是神情僵硬地环视四周。

其他同伴现在才发觉这景象,看到周围的大量血迹,众人脸色苍白。

「天之河,还是听从八重樫同学的提议吧,这是魔物的血,而且血迹还很新。」

远藤闻了闻沾在手指上的鲜血,做了一番分析。他以不同于平日的强烈口吻力劝光辉,光辉沉吟一阵,稍稍提出反对意见:

「有这么大量的血,代表这一带的魔物全被杀了。既然能够杀死那么多魔物,表示这里一定存在非常强大的魔物……不管它有多强,我们也必须打倒它才能前进吧?」

听到光辉的说法,永山摇头否定。永山和龙太郎是班上的两大巨汉,不过他和龙太郎不同,个性非常深思熟虑;另外,因为他和远藤是交情很久的好友,因此非常信任远藤。

「天之河,你仔细听好,魔物不可能只出现在这个房间,应该也会现身在我们先前经过的通道和房间。而我们却到了这个房间才首次发现痕迹,这就表示……」

「……有人袭击魔物,并清除了痕迹?」

雫接在后头说道,永山点头附和。听到他们的说法,光辉猛然醒悟,和永山一样露出严肃表情,将警戒的程度提升至最高等级。

「虽然可能会有那么聪明的魔物,但是……判断对方是人类比较合理吧。而且,只有这个房间有痕迹,代表对方不是来不及湮灭痕迹,就是——」

——代表这里就是终点。

接在光辉的话之后,大厅内突然响起一个不曾听过的女性声音,是有着男性口吻的沙哑嗓音。众人大吃一惊,瞬间进入备战状态,望向声音的方向。

响亮的脚步声响起,一位拥有火红发色的妙龄女子,从宽广空间内的黑暗中现身。女子的耳朵微尖,肤色浅黑。

光辉等人惊愕地睁大眼睛,因为女人拥有他们熟知的特征。虽然没有实际见过这支物种,不过伊什塔尔等人替光辉他们上课时,曾经多次提到女人拥有的种族特征。那个种族被圣教教会视为神敌,同时是人类的宿敌。没错,就是……

「……魔人。」

听到不知是谁说出的词语,女魔人微微露出冷笑。

出现在光辉等人眼前的女魔人,嘴角带着讪笑,像是在观察似地,看着惊讶得睁大双眼的光辉等人。

她眼睛的颜色与头发相同,火红得像在燃烧,身上服装宛如摩托车骑士服,全身漆黑,没有任何光泽。由于衣服紧贴身体,即使在昏暗的迷宫中,仍能清楚看见她性感的身体曲线。

在她魅惑的气质衬托下,明知不是那种场合,近藤、中野和斋藤依然无法克制地涨红双颊。

「那位像傻子一样,穿着闪亮亮铠甲的人,你就是勇者吧?」

「傻、傻子……少、少啰嗦!魔人没资格说我是傻子!为什么魔人会在这种地方!」

听到对方的说词太过侮辱,光辉心中一怒,靠着怒气从惊愕中回过神,质疑女魔人的目的。

但女魔人好似感到厌烦,无视光辉的质问,摇了摇头,像是受不了他的愚蠢。

「真是直率啊,这就是我们要招募的勇者?这种人真的有用吗?算了,既然是命令,也没办法。」

然后,对方似乎显得非常不愿意,却说出令人意外的话语:

「那边无谓地闪闪发亮的人,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呢?」

「什、什么?加入……你是什么意思!」

「你的脑筋真迟钝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我在招募勇者小弟,问你要不要加入魔人这边,可以享受很多优待喔。」

对于光辉等人来说,这句话完全出乎预料,他们花了一点时间才理解。其他成员听懂女魔人的话后,目光自然集中在光辉身上,光辉则是重新绷紧神情,瞪视那个女魔人回答:

「我拒绝!竟然要我背叛人类、同伴,以及王国的人们,那种话亏你说得出口!你们魔人果然是邪恶的存在!你似乎是特地来招募我,但一个人来就显出你的愚蠢。寡不敌众,快投降吧!」

光辉的怒吼响彻四周,语气中没有丝毫动摇。

虽然被果断拒绝,女魔人却只是微微眯起眼睛,像是在观察光辉,似乎毫不在意光辉的话。非但如此,她甚至提出更优渥的条件:

「上司有交代我,你的同伴也可以一起过来喔?这样也不答应吗?」

「我的答案仍旧相同,不管你说几次,我都不打算背叛人类!」

光辉依然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仿佛对这样的招兵买马感到不快,发动圣剑,让圣剑缠附光芒。此举表示——不用再多说废话,不投降的话,就用实力让她屈服。

对光辉行动表现焦虑的不是女魔人,反而是永山和雫。

两人在内心咂舌,比起注意女魔人,他们对周围全神戒备。永山将手放在背后,不着痕迹地下达指示,原本就在戒备的远藤听从指挥,无声无息地消失踪影。

永山和雫原本打算不惜说谎迎合女魔人,也要先换个地点再说。但他们还来不及把想法告知光辉,光辉就已经回答对方,两人逼不得已只好准备提防突发状况。

一般想来,即使魔人在魔法领域再怎么优越,也无法单靠一人之力来到这种地方;更别提要毫发无伤地歼灭这一层魔物,还不留下任何痕迹,更加不可能。如果魔人真的有那么强,打从一开始人类应该会毫无抵抗之力地惨遭蹂躏。

再加上,面对有能力到达这个阶层的十五名人类,女魔人却没有任何焦虑之色。如果将湮灭战斗痕迹之事也一并考虑,正如他们最初的忧虑,女魔人应该早就在此埋伏。若是如此,她掌握了地利——这种想法比较妥当。

——我们现在不是在大迷宫里,而是在敌人的势力范围!

雫他们的危机感很快就被证明是正确的。

「……是吗,那就不需要你了。话先说在前头,我们并非一定要招募你,上头的命令是说『如果可能』就拉拢。我可以视情况消灭勇者,所以你不要天真地以为自己不会被杀。路特斯、哈贝尔、恩基,用餐时间到了。」

女魔人呼唤三个名字后,一道破碎声响起,雫与永山同时发出苦闷的哀嚎,被打飞出去。

「唔!?」

「咕啊!?」

打飞两人的东西不知是何物。只听见女魔人的号令一出,光辉等人左右的空间突然产生晃动,『某个东西』以比『缩地』更快的速度接近,袭向把注意力放在光辉与女魔人谈话的后卫组。

只有从最初就布下最大警戒网的雫与永山,勉强察觉这次的奇袭。

雫立刻拔刀,用剑和剑鞘架成十字,对晃动的空间进行防御,并抓准冲击的瞬间,向后跳跃,借此减弱敌人攻击的威力。然而,对手的攻击力远超出雫的想像,雫的防御遭到攻破,腹部被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重重摔在地面上,肺里的空气被强制挤出。

永山拥有『身体强化』这项能提升肉体强度的技能,并习有能以魔力制造强化外装的『金刚』。若同时启动这两种技能,将会得到远比钢铁之盾更强的防御力;再配合他本身的巨大身躯,想要突破这个人体要塞,可说是难如登天。

不过,即便是永山也被『某个东西』的攻击攻破防御,双臂留下深深的伤口,鲜血飞溅,整个人飞了出去。他撞上后方的斋藤等人,勉强逃过冲撞地面造成的追加伤害。

那道有如玻璃破裂的声响,是钤顺从本能的危机感,瞬间张设起障壁被打破的声音。

位置在队伍后方。铃并非感觉到那里有『东西』,而是从雫与永山的位置,判断应该在后方展开障壁。这个判断或许是出于本能,也可能出于她的经验。

就结果而言,此行动十分正确。如果没有钤的障壁,第三个晃动的空间就会毫不留情地撕裂辻和吉野他们了吧。

但是,成功守住同伴的代价,就是完全承受障壁破碎的冲击,钤也被轰至后方。

幸亏钤的运气很好,后方的惠里成功接住她,因此没有大碍,但铃的身体因冲击而麻痹,身子一时之间不听使唤。

第三个晃动空间紧接着展开追击,雫、永山和钤才刚被弹飞受伤,三人固然不用说,对于突然的袭击,后卫组根本还反应不过来,毫无抵抗之力!

在同伴就要丧命的瞬间——

「以护光照亮一切!——『回天』『周天』『天绝』!」

香织借由接近无咏唱的咏唱省略,发动三种光属性魔法。

一种是光属性中级回复魔法『回天』,能够同时治愈分散各处的多数对象。被撕裂击飞,撞击地面的雫与永山,立刻得到治愈。

两人痛苦呻吟,挣扎着想要爬起,白堇光芒洒落他们身上,伤口立刻以非比寻常的速度开始愈合。

有三个空间晃动,它们是看不见形体的存在,只要稍一分神就会错失踪影。与落在雫他们身上相同的白堇光芒,紧接着也洒落在那三个存在上。只见光芒扩散开来,在空间中浮现光之轮廓。

光属性中级回复魔法『周天』,回复量虽少,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施加回复魔法;这个魔法的特征就是在发动的期间,对象的身上会缠附一层魔力光。香织利用这个特征,将回复量设为最小,借此魔法间接使看不见的敌人现形。

白堇光晕勾勒出一个奇形怪状的魔物,头部像狮子,手脚有龙一般的利爪,尾巴类似蛇,背上则长着老鹰的翅膀。如果要命名,大概就是喀迈拉吧。它恐怕拥有类似迷彩功能的特有魔法。不只形体,连气息也能消除,是相当难以对付的能力。不过那个特有魔法也有缺点——行动中似乎无法完全发挥效果,所以会产生空间摇晃的现象,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毕竟在班上同学中,雫与永山拥有一等一的近距离战斗能力,连他们也因它的一击就丧失行动能力。若喀迈拉能完全隐形,实在不是光辉等人可以抗衡的敌手。与先前楼层的魔物相比,喀迈拉的等级明显远在这个楼层的魔物之上。

「「「吼啊啊啊啊啊!」」」

三只喀迈拉发出怒吼,丝毫不管身上缠附的光芒,对尚未重整态势的雫等人,挥出利爪追击。

喀迈拉的利爪宛如死神-->">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