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五章 无能的无双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第五章 无能的无双

「咦?始同学?南云同学吗?咦?什么?怎么回事?」

听见香织欣喜若狂的呼喊声,站在一旁的雫顿时陷入混乱,视线来回望着香织与始。相对于香织一眼认出眼前这名一头白发、配戴眼罩并身穿黑色大衣的人就是始,雫的理解力还没来得及跟上现实。

不过,尽管疑惑,雫依然试着将越过肩膀回头望着自己与香织的少年,与记忆中的南云始重叠,不由得当场瞪大双眼,发出一声惊呼:

「咦?咦咦?真的假的?真的是南云同学吗?咦?什么?这是真的吗?」

「呃,你先冷静一点,八重樫。你最大的卖点就是冷静沉着吧?」

原本雫也和香织一样,做好必死的觉悟,这时却发生一连串出乎意料的事件。就算雫再怎么冷静,仍免不了陷入混乱,甚至忘了身上的疼痛,连话也讲得断断续续。

始叫唤了一声正混乱不已的雫制止她时,不经意地察觉到从上空传来的气息,于是抬起头,伸出手以公主抱的姿势接住从天而降的月。弯身将她放到脚边后,再以同样的方式接住随后跳下来的希雅,让她站到自己身边。

最后一个落地的则是远藤。

「喂,南云!我说你啊!那样会被余波震飞吧!是说刚才是怎样?居然二话不说打穿迷宫地面,你究竟在想什么啊!?」

远藤不满地抱怨,同时放眼环顾四周,就在他发现朋友们和成群魔物,正僵硬地紧盯着自己与始等人时,当场「唔喔!」地发出一声奇怪的悲鸣。紧接着听到一声半带重逢喜悦,半是责怪他为什么要回来的愤怒高喊:

「「浩介!」」

「重吾!健太郎!我带救兵来了!」

听见『我带救兵来了』这句话,光辉等人与女魔人终于回过神,再次定睛打量始与两名少女。

然而,始像是完全不在意周遭的视线,脸上挂着些许不耐烦的表情,迅速地向月与希雅下达指示:

「月,不好意思,麻烦你去保护那群石化的家伙。希雅,前方有个倒在地上、身穿骑士铠甲的男人,请你去察看一下他的状况。」

「嗯……交给我。」

「收到!」

月似乎丝毫没把周遭魔物放在眼里,踩着悠然的步伐前进。希雅则借着惊人的跳跃能力,

一口气飞越魔物群头顶,在倒卧不起的梅尔德团长身边落地。

「始、始同学……」

香织用颤抖的声音再次呼唤始的名字,其中蕴含了万千情绪,仿佛随时都会溃堤,却仍努力压抑。重逢的欣喜自然无须多言,从中亦能感受到日益强烈的爱慕之情,伴随着苦涩流露而出。然而,除了宛若熔岩的热情,另一股完全相反的寒冷沁骨悲痛,同样包含在对始的那声呼唤中,是因为始来到这般绝境吧。虽然香织不清楚事情的经过,但脸上的表情如实地表达出她有多么希望始能立刻逃跑。

始回望了香织一眼,耸耸肩简短地说道:「不会有事的,待在原地别乱动。」接着立即发动『瞬光』,身体的知觉能力随之爆发性提升,并从『宝物库』取出三座十字浮游炮,有如盾牌一般配置在香织与雫周遭。

突然从虚空中出现的十字架飘浮物体,让香织与雫惊讶地瞪大眼睛。始转身背对她们,用堪称傲慢的态度向原凶·女魔人开口提议。因为女魔人还不是始的敌人,他才特别大发慈悲。

「那边的红发女,如果你现在立刻离开,我保证不会追过去,不想死就立刻消失。」

「……你说什么?」

想想也是,一般人在被魔物包围的状态下,绝对不会做出这番发言。因此,女魔人才会不由自主地反问。始则是一脸不以为然地再次重复:

「身处战场,必须迅速做出判断才行啊。我是说,现在逃走的话,我可以放你一马。听懂了吗?」

女魔人再次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脸上表情倏地绷起,接着——

「杀了他!」

她伸手指向始,向魔物下达短短一句命令。

此时,由于事态发生得过于突然——尤其是爱兽,亚哈托得被莫名其妙的攻势一击毙命,女魔人失去冷静,犯下了致命性的错误。

一方面或许是由于始的狂妄态度,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亚哈托得是女魔人最敬爱的上司赐予的魔物,当下却被始践踏在地,因而涌现出满腔怒火。此外,始一行人打破迷宫天花板从天而降,这个超乎常理的事态更令她混乱无比。

总之,如果是平时的女魔人,应该可以做出更加谨慎的判断,但现状逼得她不得不孤注一掷。

「原来如此。那我可以把你视为『敌人』吧?」

始如此轻喃的同时,晃动的空间袭向他。

他身后传来「始同学!」、「南云同学!」这样充满焦躁的警告声。只见喀迈拉从左侧袭来,始却丝毫无以为惧地伸出义手一把捉住,像拎着小猫咪似地将其举向半空。

喀迈拉感到惊愕,但为了挣脱始的制伏而不停挣扎,空间的晃动也随之更加激烈。始见状后,眼神满是不以为然地看向喀迈拉。

「喂喂,这种半吊子特有魔法是怎么回事?杂耍卖艺吗?」

明明应该是隐去气息或踪迹的特有魔法,然而喀迈拉每做出一个动作,就会让空间产生大幅晃动,根本没有意义。再怎么本末倒置也要有个限度吧——始忍不住吐槽。

深渊里,也有一些魔物具备消除气息与形体的技能,但不管哪个都是极度棘手的隐蔽能力。与之相比,一移动就露出破绽的隐形魔法,在始看来太过拙劣。

始不但光凭单手举起壮达数百公斤的巨大身躯,而且喀迈拉在半空中不断扭动身体、死命挣扎,始依旧不动如山,女魔人与香织等人各个一脸愕然。

他以眼角余光瞥了众人一眼,好像是在嫌弃喀迈拉连观察的价值也没有,将力量注入义手。一道「喀叽」的颤栗声随即响彻四周,激烈晃动的空间戛然停止,被捉住头部的喀迈拉现身在众人眼前。先前的威容已荡然无存,扭曲碎裂的头颅还握在始的手中,身体无力瘫垂,一动也不动。

「不会吧……」

某人用沙哑的声音低喃。

始将气断身绝的喀迈拉随手扔了出去,再以极其自然的动作拔出多纳尔。好比水从高处流往低处,自然得近乎不自然地瞄准目标。枪口对准乍看之下空无一物的虚空,然而——

砰!砰!

狙击绝对没有落空。

清脆的爆裂声响起的同时,两道划破天空的红色闪光不由分说地贯穿目标。空间瞬间晃动一下,从中出现头部炸裂的喀迈拉,以及心脏被射穿的伪布鲁塔尔,它们仅在半空短暂停滞后,便摇摇晃晃地坠落地面。

「你、你怎么会知道……」

女魔人毫无自觉地脱口说出疑问。

始只是从鼻子冷哼一声,没有回应。即使魔物们静止不动,但风的流动、空气与地面的震动、视线、杀气、魔力的流动与体温等,全都未加隐藏地表露无遗。这些魔物看在始的眼中,就只是一块伫立在原地的标靶。

始看都不看被自己秒杀的魔物,朝战场——不,朝刑场迈开步伐。

接下来的展开甚至不能称作交战。而是一场由深渊怪物(绝对不该与之为敌)主导的单方面行刑。

看见始不费吹灰之力残杀魔物,女魔人愕然无语;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武器,让永山等人惊讶不已、呆立原地。

魔物无视僵止不动的众人,为了忠实履行女魔人的命令,一个个袭向始。

黑猫从始背后屏息靠近,正准备伸出触手时,始连头也不回,反转随意垂落的手腕,握在手中的多纳尔向后射击。超越音速的子弹轻而易举地打穿黑猫的头盖骨。

两匹四眼狼完全不理会被弹飞的同伴,从左右两侧同时扑向始。只见始举起不知什么时候拔出的休拉克瞄准左边敌人,再将多纳尔的枪口朝向右边敌人,几乎以零距离将目标轰飞。

刹那之间,隐藏于断气四眼狼身后的黑猫,与从始背后逼近的喀迈拉联手,射出触手,却未能触及仅闪身回避的始半根汗毛。非但如此,始在电磁炮的掩护下同时击出的一般子弹,打中地面后反弹而起,由下往上猛然轰向黑猫的下巴,赏了它一记宛如重量级拳击手的上钩拳。

就在黑猫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后空翻时,始使出『豪脚』向下压踢,狠狠踹落飞扑而来的喀迈拉。

始看也不看飘在半空的黑猫,以及因脑震荡而头昏眼花的喀迈拉,放出致命闪光。

「咕啊啊啊啊啊!」

「吼喔喔喔喔喔!」

伪布鲁塔尔发出震耳雄吼,从左右两侧夹击始,手上的战棍宛如死神镰刀,挟带着呼啸风声,像是要将一切击碎似地猛然挥向始。然而,始俐落地转身蹲低,漂亮避开右侧伪布鲁塔尔的攻势,同时将其扫倒在地。接着将愚蠢地挥舞双手、飘在半空中的伪布鲁塔尔当作挡箭牌,推向它站在对面的同族。

「嘎啊!?」

这声吼叫充满困惑。两只同类相亲相爱地抱在一起,随即一道闪光划过,一并贯穿它们,当场击毙。

此时,纵横交错地腾跃于半空的八只黑猫,同时向始发动攻击。但这次并不是发射触手,而是利用惊人的高速空中移动,以尖爪使出斩击。

始的双手仿佛两只不同的生物,各自展开行动。右手的多纳尔瞄准正面射击,左手的休拉克便绕至背后。若多纳尔射击右侧,休拉克就瞄准左侧。多纳尔越过右侧腋下发动攻击,休拉克则蹂躏前方魔物。休拉克贯穿右方敌人,多纳尔则在背后的敌人身上绽开鲜红血花。两口电磁炮发出的溃灭闪光,绝对是朝向不同方向的目标物。

那是一种登峰造极的境界。

其动作绝非像梅尔德团长使用之王国骑士剑术、或雫的八重樫流般,历代传承的武术特有、精益求精的俐落动作,甚至可说十分粗糙。

然而,却很合理。无庸置疑、近乎极限地合理。

如流水般自然地移动至敌人攻击不易命中的位置,针对无数目标,以精细达小数点的缜密度进行判断后,决定先后顺序,采取的每个行动都必须连结至下一个行动。光是知道武术的型,也绝对无法到达这等境界。唯有累积巨量经验,方能引导出的合理性极致,就在始的动作之中。

始的嘴角浮现出笑意。

并不是出于蹂躏敌人产生的愉悦,而是要向不讲理的世界发出宣战「要是杀得了我的话,就尽管动手试试!」那道笑意正是对一切的困难与存在,展露出生存的决心与杀戮的觉悟。

就在多纳尔&休拉克子弹用尽的绝妙时机点,四眼狼与喀迈拉再度发动突击,似乎还没学乖。

始原地纵身跃至数公尺高的半空,接着一个翻身,在上下颠倒的世界中,俐落地转枪。仅在短短一瞬,多纳尔&休拉克便已重新填弹完毕。刚才因始毫无预警地跳跃而追丢目标,不知所措地游移于半空的两只四眼狼与一只喀迈拉,当场化作枪下亡魂。

魔物的血肉犹如纷飞的雪花漫天飘落。两只伪布鲁塔尔像是算准始落地的时机,挥舞着战棍逼近。

然而,像这种老套的发展,当然对有如怪物化身的始不管用。只见始使用『空力』于半空中纵身再一个腾跃,接着像是陀螺般旋转,同时连续击发手中的多纳尔&休拉克。

释放出的杀气暴风,贯穿炸裂地面的两只伪布鲁塔尔,以及从后方逼近而来的喀迈拉与四眼狼的头部。血肉四溅的魔物们顺着惯性定律,在始的脚下错身而过,各自往前跨出几步后,全身一软,瘫倒在地。

始悄然无声地降落在尸横四方、布满血肉的交叉点正中央,再次转枪,把取自虚空中的子弹全数装填完成。

当始填弹完成后,冷不防地响起一阵「叽叽哇啊啊!」的奇异声音。

始望向声音来源,只见亚布索得正张开大口对准始,口中的纯白光芒一边发出光辉,一边以怒涛之势集结聚合。

那是刚才梅尔德团长那招『最后的忠诚』中蓄积的庞大魔力。虽然范围仅限周围数公尺以内,但具备的威力要消灭一个人绰绰有余。

强大的魔力聚集至极限,下个瞬间,便化作炮击发射而出——

死亡光束直直射向始,沿着弹道在地面刨掘起一道裂痕。然而,始冷静地从虚空中取出柩型大盾装置于左臂上,同时发动『金刚』。他犹如扎根于大地的大树般,展现出不动如山的意志,眼瞳中没有丝毫的焦虑之色。

就在魔力的炮击正面命中的瞬间,震耳的轰然巨响传递四周,空气也为之撼动,其威力之强大不言而喻。但正面接下炮击的始,如同其意志所示屹立原地,没有移动半步。非但如此,嘴角甚至扬起一抹戏谑的笑意,调整大盾角度,挡开炮击。被弹开的炮击则朝向——

「唔!?可恶!」

女魔人。从始毫不留情地诛杀魔物的时刻起,女魔人在危机感的驱使下,判断必须施展大威力的魔法,于是大动作地开始咏唱。始注意到这一点,才会将炮击转向应该是在暗中指示亚布索得发动炮击的女魔人,顺便干扰咏唱。

始调整大盾角度,驱赶似地将炮击导向因突如其来的事态,而慌慌张张闪避的女魔人。光之怒涛一路破坏墙壁逼近,女魔人沿着墙边惊慌窜逃,脸上表情看不出一丝从容。

不过,就在被始挡开的炮击即将迫近身后,女魔人还以为她将会自食恶果地葬身在自己指示的攻击之下时,亚布索得蓄积的魔力完全枯竭,炮击戛然停止。

「啧……」

一身冷汗的女魔人根本无暇理会始的咂舌声,好不容易松一口气时,倏地冻结石化。

就在一道炸裂声响起的同时,一阵冲击与热浪掠过女魔人右颊,隐约有个白色的不明物体从眼前一闪而过。

那正是不久前还停伫在女魔人肩头的白鸦魔物尸骸。由于炮击未能如期命中女魔人,始为了发泄满腹不满,将多纳尔&休拉克分别对准亚布索得和白鸦。

亚布索得遭到能轻易追过声音的超速子弹命中,还来不及意识到自己的死期,子弹便钻进它张开的大口,从内侧大肆蹂躏,让其意识陷入永恒的黑暗之中。

白鸦身体炸裂、瞬间毙命,白色的羽毛夹杂着血肉飞散于四周。

遭到电磁炮余波牵连的女魔人,承受不住冲击跌坐在地,茫然地抚摸脸颊。她脸上沾附白鸦的血肉,以及刚才那股热浪留下的严重灼伤痕迹。

若攻击的准头稍微再偏一点……女魔人一思及此,顿时背脊一阵颤栗。

视线前方的那名男子,宛如嬉戏、或捏死虫子般,轻松消灭以强大无敌为夸耀的魔物军团。那名男子随时都可以杀了自己,此时此刻,自己的生命正握在他的手上。

理解这个事实后,一向自诩拥有堪比战士强韧精神的女魔人,不禁全身发抖。压倒性强烈的死亡预感,以及眼前如怪物般的不可能存在,让女魔人感觉理智仿佛逐渐消磨殆尽。

那是什么?为什么那种东西会存在?要怎样才能从那个怪物手中活下来!?

这些思绪在女魔人的脑海中卷起阵阵漩涡。

光辉他们也是一样。他们没能在第一时间看出白发眼罩少年的真正身分就是始,只知道有个来路不明的家伙突然出现,毫发无伤地击退让他们尝尽苦头的魔物们。

「怎么回事……他究竟是什么人!?」

光辉僵止不动的身体躺在地上低声这么说,这也是在场所有人心中的念头。而出声替众人解答的是刚才侥幸脱身,又凭着意志力回到此处的同伴·远藤——

「哈哈,或许很难置信吧……他是南云喔。」

「「「「「啥?」」」」」」

听见远藤的话,光辉等人不约而同发出愚昧的声音。每个人望向远藤的表情,明显写着「这家伙的脑袋没问题吧?」远藤心想「这也无可厚非啦,」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他只好耸耸肩接着开口:

「就说了,他是南云啦,南云始!那一天摔下桥的南云。他在迷宫底部时,拼命找出活路,凭着自己的力量爬了上来。就连来到这里的路上,他也将迷宫的魔物如杂兵般清除。真的很夸张吧?我也不敢相信……不过都是事实喔!」

「你说南云……咦?南云还活着吗?」

光辉的语气满是惊愕。永山他们也不约而同地重新打量——当下正大展身手进行歼灭战、强得和怪物一样的少年……但他们依旧异口同声否定:「他有哪一点像南云啊?」远藤十分理解众人的心情,干笑着说:「不,是真的啦。虽然整个人变了很多,不过我确认过他的状态板了。」如此再次重申,那名少年真的就是南云。

每个人皆一脸难以置信,茫然地眺望始大开无双的模样时,有个人用满是无措与迟疑的口气怒斥:

「骗、骗人!南云已经死了!对吧?大家都看见了吧?他怎么可能还活着!不要胡说八道!」

「唔哇,搞什么鬼!就说了我已经看过状态板,而且他本人也承认了,绝对不会错的!」

「骗人!一定是动了什么手脚吧?我知道了,他假扮南云一定是别有企图!」

「不是,你在说什么啊?那么做根本没有意义吧?」

桧山紧揪住远藤的衣领、语无伦次地说。他脸色铁青、以非比寻常的气势,全力否定始的生存。站在一旁的众人看到桧山的态度,不知所措地退缩。

就在桧山有些错乱时,匆地被人泼了一头冷水,这并不是比喻。大量冷水突如其来地出现在桧山的头顶,形成一道小瀑布洒落。大概是呼吸的时间点没有配合好,桧山似乎有点溺水的症状。不但被淋成落汤鸡,还猛咳个不停。「到底怎么回事?」桧山的思绪陷入一片混乱,此时,一道比冷水更加冷冽的声音投向他:

「……乖乖待着,别碍事。」

那种高傲态度惹得桧山勃然大怒。不过,就在他将视线转向声音来源后,原本到嘴边的话便全吞了回去。因为声音的主人·月看着桧山的眼神,冰冷就像正盯着一只小虫子。

同时,更大的原因则在于月的美貌——她宛如以理想少女为范本打造出的最高级陶瓷娃娃,让桧山完全忘了当下的状况,目不转睛地出神凝望。

这一点,光辉他们也不例外。无论男女,大家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被眼前突然出现的美丽少女吸引。铃更是完全看呆,发出「哇喔~」的怪声。少女不只拥有美丽的容貌,身上还隐约散发出与稚气外表相反的妖艳氛围,或许也是让光辉他们忍不住看呆的原因吧。

就在此时,大概是女魔人下达了指示,只见数只魔物联手攻向光辉一行人。应该是和梅尔德团长那时一样,打算把他们当成人质。毕竟若想以正当手段战胜始,简直可说是毫无希望,她只好采取老套的手段。

虽然铃想即刻发动障壁,但不停使用魔法,令铃原本状况不佳的身体发出悲鸣。她紧抿着嘴唇,试图撑住几乎就要昏厥的意识……但月温柔地举起手,制止逞强的钤。月轻轻地摸了摸铃的头,铃忍不住流泄出一声「咦?」的声音,停止了咏唱。

「……没事的。」

月仅仅呢喃了一句,尽管没有任何根据,铃却莫名感到一阵安心,心想「啊,已经没事了」,身体顿时放松下来。就连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地相信月的话,好像被一位可靠的姊姊守护着。

月从铃的身上收回视线,睥睨着不断挥舞爪牙、触手或战棍的魔物们。之后,只轻语一句后,扣下魔法的扳机:

「——『苍龙』。」

瞬间,月一行人的头上出现直径约为一公尺的蓝白色球体。那是所有炎属性魔法使都知道的最上级魔法之一,可以将一切万物焚烧殆尽的苍炎魔法——『苍天』。

要在无咏唱的情况下即刻发动这道魔法,可不是寻常人办得到的。尤其是后卫组,他们完全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茫然地看着头顶上燃烧的苍色太阳。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才最令他们感到惊讶。火光灿然的蓝色烈焰忽地扭动起来,变得有如一条巨蛇,袭向正高举战棍准备挥落的伪布鲁塔尔,将其吞噬后,连半点渣滓也不留地瞬间歼灭。

飞舞于半空中、不停改变形状的蓝色烈焰,最后终于展露出真正的形态——

一条燃烧苍色火焰的巨龙。

全长约三十公尺的苍龙以月为中心,像是要保护光辉等人似地卷起身体,并高高抬起龙首。碍于足以烧尽万物的璀璨苍色业火,魔物们不知所措,无法接近半步时,苍龙猛然张开颚门——

吼啊啊啊啊!!!

爆炸般的咆哮声震耳欲聋。动摇不己的魔物身体匆地失去重力浮上半空,陆续飞进苍龙嘴中。从魔物们即使飘在半空,仍不断死命挣扎、企图脱逃的这一点来看,可以确定它们并不是自杀。然而,它们直接飞进苍龙嘴中,最后燃烧殆尽的光景,怎么看都像是自寻死路的恶劣玩笑。

「这魔法是什么……」

某人如此呢喃。将周围魔物一个也不留地吸引过来,再让其引火自焚、燃烧殆尽,对于这门超越知识范畴的魔法,光辉一行人惊讶得合不拢嘴。

这也无可厚非,因为这个魔法和『雷龙』一样,是炎属性最上级魔法与重力魔法的复合魔法,是月自己独创的。

顺道一提,为什么不是使用『雷龙』而是『苍龙』?单纯是月想趁机锻炼。在有限的空间内,使用会发出高热的『苍龙』时必须调整空气,做好防护抵挡热波,必须用到的技巧远比『雷龙』多上更多。

光辉一行人当然不知道这些内情,于是将视线从『苍龙』移回术者·月身上,向她寻求说明。

只是,抬头挺胸、悠然昂立的月,在苍蓝巨龙的火光照耀下,仿佛天神降临。众人眼见这一幕,不由得为之屏息,想寻求说明的话语,一句也问不出口。

有好几个人早就被月夺去了心神……特别是钤,她心中的大叔正欣喜若狂地大声欢呼。

另一方面,女魔人在远处看到『苍龙』的威仪后,在内心不悦地抱怨了声:「怎么全是一群怪物!」眼见魔物们陆续被驱逐,她明显流露出焦虑,决定将目标转向身受致命性重伤的梅尔德团长身边的兔人族少女,与隔了一段距离、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名少女。

不过,女魔人接下来将面临更加不合理的事态。

正打算袭击希雅的伪布鲁塔尔,被希雅旋身一挥的德卢肯打个正着,头颅当场如弹珠般被轰飞。希雅乘着使出刚才那一击的后劲,让身体如同陀螺旋转,并以满载离心力的一击,粉碎从反方向袭来的四眼狼头盖骨,轻而易举地将其歼灭。

另一方面,香织与雫则遭到喀迈拉与黑猫的袭击。

面对散发杀气逼近的魔物,雫咬紧牙关,举起拦腰折断的剑严阵以待。然而,原本飘浮于周围的十字浮游炮仿佛要制止她,介入挡在雫与喀迈拉中间。

看到谜样的十字架为了保护自己移动,雫多少感到动摇。十字架较长侧前端突然对准喀迈拉,发出一道轰然巨响。雫在内心大喊「这究竟是什么!?」后,随即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掠过脸颊、旋转飞去,伴随「匡啷匡啷」的金属声掉落地面。香织身边出现轰然巨响后,响起同样的金属声。

尽管香织与雫内心一片混乱,依旧将注意力移回来袭的魔物身上,但眼前只剩头部碎裂的魔物残骸……

两人哑口无言,望向刚才发出金属声的方向,想要确认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是……弹壳吗?」

「弹壳……手枪的吗?」

香织与雫面面相觑,努力挖掘不熟悉的知识解释这情况。当她们看到始双手持枪大展身手的模样后,便确信飘浮于半空、仿佛在保护两人的十字架,应该是某种大范围攻击兵器吧。

「好、好厉害……始同学原来是※感○炮使啊。」

「他什么时候变成※新○类了……」(编注:皆源自《机动战士钢弹》。)

由于周围的魔物在一瞬间遭到驱逐,取回些许从容的香织与雫难得说出与两人不搭的吐槽。事实上,两人的对话也透过十字浮游炮传达给始,他更想吐槽她们为什么知道这个梗。不过,大概是拜月她们所赐,始的无视技能大幅获得锻炼,他决定不去理会。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魔人有气无力地嘀咕一句。不管她怎么出招,都会被始以力量全数扭转并粉碎,不合理的事态使放弃的念头慢慢渗透她的内心。如今魔物也所剩无几,不管谁来看,胜负早已一目了然。

女魔人赌上「最后一线希望!」,朝始施展出一直保留作为逃跑手段的魔法,全力奔向四处出口的其中之一——女魔人对准始所在位置放出『落牢』。

始瞥了一眼逼近而来的灰色球体,认为不具威胁便决定无视,专注上演最后的蹂躏剧。而后,『落牢』在始身边炸裂,石化之烟笼罩住他。光辉他们见状一阵屏息,香织和雫则半带悲鸣地呼唤始的名字。

女魔人连正眼也不瞧光辉等人,终于好不容易到达其中一个出口。

然而……

「哈哈……看来已经结束了呢。」

「没错。」

女魔人眼前的通路深处,飘浮着一座十字架,暗黑的炮口锁定好目标。虽然为时已晚,但女魔人此时终于认清从向始发动攻击的那一秒起,自己就已经被将死,不由得干笑出声。之后,一道冷静得令人生恨的声音,从女魔人背后传来。

女魔人回过头,眼神中寄宿着不得不放弃的无奈,只见始若无其事地从石化之烟当中走出来,又看到石化之烟被红色波动——『魔力放射』推至其他通路,不由得仰起头开口:

「……可恶的怪物。上级魔法居然毫不管用,你真的是人类吗?」

「其实我自己也很怀疑。不过,就算是怪物,也挺不错的喔。」

始半开玩笑地说完后,隔着一小段距离与女魔人对峙。女魔人大略扫视了房内一圈,不知不觉间,魔物已然全军覆没。女魔人再次露出苦涩的表情,低声咒骂了一句「可恶的怪物」。

始丝毫不予理会,俐落地将多纳尔的枪口瞄准女魔人。面对忽然横亘在眼前的死亡,女魔人用仿佛领悟到死期的澄澈眼神坦然回望。

「好了,一般而言,这时候会询问对方有没有什么遗言吧……但很可惜,我没兴趣听你的遗言。比起那些废话,能不能请你如实说明一下……为什么魔人会在这里?还有,你是从哪里得到那些魔物的?」

「你认为我会回答你吗?说出来后,很可能让人类因此占有优势吧,别瞧不起人了。」

女魔人嘲笑般嗤之以鼻,始回给她一记冰冷的眼神,没有半点犹豫地发射多纳尔,贯穿女魔人的双脚。

「呀啊啊啊!!」

她发出悲鸣跌倒在地,其叫声响彻魔物被消灭后、回归寂静的房间。始感觉得到——身后的光辉等人看见自己毫不留情的举动,不禁咽了口口水。但他却丝毫不以为意,举起多纳尔对准女魔人,再次开口:

「我不管什么人类或魔人,也没兴趣知道你们世界的纠葛。我并不是以人类的立场询问,只不过是我自己想知道罢了,请你快点回答吧。」

「……」

女魔人咬牙强忍痛楚,怒目睨视始。看着她的眼神,始领悟到多说无益,于是阐述起自己的推测:

「不过,我大致上可以预想到。你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打算攻略『真正的大迷宫』吧?」

女魔人听见始的话,微微挑了下眉。始仔细观察女魔人的每个反应接着说:

「那些魔物则是神代魔法的产物……看来被我说中了。原来如此,魔人方面的变化,是因为借由攻略大迷宫,取得了驱使魔物的相关神代魔法吗……如果是这样,难怪魔人会一边调查、招揽勇者,一边着手攻略大迷宫……」

「为什么你会……难道……」

始说-->">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