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出来吧,『背后之物』!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出来吧,『背后之物』!

这里是海上都市爱尼森,气候温和,悦耳的浪潮声带给人们精神的抚慰。

和平的城镇现在、不,应该说最近的气氛都不怎么和平。

始今天也在栈桥上悠哉地进行炼成,造成不和平状况的『一半原因』来到他身旁。

「始同学,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香织啊,你想坐就坐,不用征求我的同意。」

穿着泳装的香织走了过来,征求始的同意,想要坐在他身旁。她距离始很近,非常近,甚至到了会妨碍炼成的距离。

因为距离实在太近,始打算要求香织自重,视线转向她——刹那间,香织带着微笑被打飞出去。

只见她在空中转了好几圈,画出美丽的抛物线,噗通一声掉落海里。

香织消失之后,月坐了下来,宛如一开始就在那里。她面无表情,却又似乎颇为满足,从黑色比基尼伸展出的纤细手脚,令人看得目眩神驰。

「月,你刚刚把香织——」

「……始,你在制作什么?」

月小姐今天好像也状况绝佳。她强行岔开话题,侧着头装傻,仿佛在说:「香织?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时香织浮出海面游了回来,身上滴着水珠,黑发垂在前方,简直就像某个诅咒录影带的贞〇小姐:

「……月?你想辩解的话,我可以姑且一听喔?」

「?……你是哪位?」

香织小姐的额头上青筋浮现,月小姐依然面无表情、冷眼以对,两人之间激起看不见的火花。

「呵呵呵呵,真奇怪,月真奇怪。刚刚才用力把别人推入海中,现在就已经忘记了吗?你的脑袋有那么笨吗?」

「……嗯,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闷骚的香织,由于你的闷骚气息太重,我的防卫本能不小心发动了,请你自重。」

「自重这句话,我想月才需要吧。」

只见香织与月彼此相视,哈哈大笑。两人不知何时站了起来,面带笑容,互相瞪视对方。

这么一来,『背后之物』必定会出现。

浮现在月背后的是雷声隆隆的乌云,以及发出咆哮的黄金龙;香织背后刮起暴风雪,般若小姐扛着巨大太刀,在肩膀上敲呀敲。

这就是最近轰动爱尼森,已经化成名胜奇观的神奇现象。只有香织与月在争夺始时会出现的『背后之物』。

附带一提,在这之后的发展大概都是固定模式。香织意气昂扬地打算教训月,对她发动近身肉搏;月则是充满战意应战,要让奸诈的香织认清自己的程度。看到两人拉扯对方的脸颊,许多爱尼森的居民都不禁莞尔。

「唔唔,雷龙和般若小姐今天也出现了呢,那到底是什么现象呢?」

始面露苦笑,看着月和香织的争吵;希雅走到始身旁,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

「你为什么好像很不满的样子?那种东西当成『自然现象』就好了吧。」

「始先生,你在说什么!听好啰,那是她们在争夺始先生之际召唤出的东西。也就是说,即便说那是她们对始先生的爱之证明也不过分!」

「太过分了!如果雷龙和般若小姐是爱之证明,那我该如何面对啊?」

只见希雅的兔耳折叠起来,不肯听始的说词,她接着说:

「她们两人因为爱才能叫出像背后灵一样的东西,同样爱着始先生的我却什么也叫不出来,太奇怪了!我应该也有『背后之物』才对!」

看来是这么一回事。理解希雅不满的原因后,始的表情像是被她打败,希雅却开始使劲。

「我就姑且一问,你在做什么?」

「当然是在挤出『背后之物』!」

那东西能靠用力挤出来吗……?身体能力开外挂的兔子似乎只想得出这个办法,她刚刚说的『背后之物』又算什么呢?

只见魔力满溢而出,让她的身体闪耀天蓝色光辉,淡蓝色的头发飘逸而起。她发出「唔喔喔喔喔!」的呐喊,压迫感使大地震动,爱尼森的居民见状纷纷逃窜。

栈桥下的海面浪涛汹涌,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东西出现——

「还是不可能出现吧。」

「啊唔……太遗憾了。」

希雅瘫坐在地上,显得十分沮丧,兔耳也垂了下来,已不见先前的霸气。

希雅失落地喃喃自语「该不会是我的爱不够?怎么可能……」始微微一笑,将手伸向毛茸茸的兔耳,尽情地抚摸。

「该怎么说呢,我觉得你是做不到的啦。」

「怎么这样,始先生怀疑我的爱吗?」

希雅陶醉于兔耳被抚摸的感觉,但听到始的话,她大受打击。始摇了摇头,表示不是她想的那样。

「该怎么说呢……我不是说你不好,只不过,我认为那种东西源自负面情感。她们以负面情感为根底散发的气息,让我们产生了幻觉……」

「喔……是那样吗?」

虽然不太明白,但希雅眨了眨眼心想:原来始有做过一番考察,然后兔耳一弯,思索「所以始先生想说什么?」

始笑得更加开怀,把希雅拉向自己,加重抚摸兔耳的力道。

「也就是说,那种情感不适合希雅啦。再说,就算『背后』没有东西,你头上不是已经有如此漂亮的兔耳了吗?你该感到满足,至少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呜……我好恨自己缺乏经验,不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反应,我想要更有女人味……」

希雅既害羞又难为情,忸忸怩怩地任由始抚摸兔耳,将身子紧紧贴着始,兔耳也撒娇似地磨蹭始的手。就在这个时候——

「呵呵,希雅真是让人大意不得啊。」

「……嗯,漂亮的奇袭。不过……你撇下我这个师傅就不对了。」

「!」

兔耳仿佛遭到电击般猛然竖立,希雅就像是忘了加润滑油的机械,动作僵硬地回头看去。

眼前的景象当然就是……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两个人站在那里,背后分别是用大太刀敲着肩膀的般若小姐,以及发出落雷咆哮的雷龙,脸上都挂着十分灿烂的笑容。

希雅立刻飞也似地逃走,月和香织追赶在后,随即响起爆炸声与悲鸣,不知为何还有爱尼森居民的鼓掌喝采。

「海上都市真是和平的好地方。」

始的话声消失在喧闹之中。-->">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