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寻找西海圣女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2 第一章 寻找西海圣女

清脆悦耳的声音喀啦喀啦响起。

地点是位于【赤色大沙漠】西方的一处小绿洲。那里有一池小小的泉水,以及数量少到数得出来的树木,是一个被柔软杂草覆盖的地方。

又或者说,那个绿洲就像是某处人家的高雅庭院一般,而密雷迪等人就在泉水的池畔。

「没想到竟然能在沙漠吃到冰品……」

奈兹用汤匙喀啦喀啦地挖著碎冰堆,佩服地说道。

正如奈兹所说,他们路过这个绿洲,便在这里暂时休息,吃冰乘凉。

附带一提,冰是密雷迪以魔法所制。不过毕竟无法将冰块碎成雪花冰,所以这时派上用场的是奥斯卡以炼成制作的『刨冰机』。

「嗯~~嗯!嗯!」

「你从刚才就在做什么啊?」

看到身旁的密雷迪从刚才开始,就在地上打滚了好几次,奥斯卡的表情像是被她打败了。

「好痛~头好~痛~~哦!」

「那是因为你一口气吃下去的关系吧?一点一点吃不就好了。」

尽管被冻到流泪,密雷迪仍是夸张地耸耸肩,摆出一副「这家伙什么也不懂啊」的态度,实在是令人火大。

奥斯卡气到眼角微颤。

「阿奥,你真是不懂呢,这种冰凉透顶的感觉才棒啊!甜~甜的果酱和软绵绵的冰一起把嘴里塞得鼓鼓的,在享受甜蜜的幸福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这股直冲 脑门的痛感!要连这样的感觉也一起享受,才是真正的『※行家』呀。懂了吗?阿奥。」(编注:原文为つう,读音和「痛」相同。)

密雷迪拿著汤匙比划,态度就像是知名教授在发表演说。

奥斯卡才不管什么行家,只是每当她挥动汤匙,分不清是口水还是融冰的水滴就会飞过来,所以奥斯卡希望她停手。对眼镜来说,水滴可是大敌,就跟密雷迪一样令人厌烦。

正当奥斯卡皱起眉头,擦拭著眼镜的时候,原本一直一副事不关己的奈兹,突然对奥斯卡说道:

「奥斯卡,你的果酱还有吗?」

「宁蒙果酱吗?抱歉,我刚才用完了,你吃的果酱不合你的口味吗?」

奥斯卡的刨冰淋上满满的淡黄色果酱,这是一种柑橘类水果,在爽口的酸味中,带有适度的甜味。

奈兹有些羡慕地看著奥斯卡的刨冰,摇了摇头说道:

「不,很好吃,好吃是好吃,不过……嘴里甜到有些腻了,想要尝一点酸味。」

奈兹的刨冰淋著满满的橘色果酱,那是一种叫做邙果的水果,甜死人不偿命,是沙漠的代表性水果。不过奈兹似乎淋得太多了,虽然奈兹喜欢甜食,但也受不了这样的甜度。

「原来如此,那种果酱确实非常甜。来,奈兹,不嫌弃的话,我的可以分你吃喔。」

「唔,可以吗?」

「可以,相反地我想要再多一点甜味,所以我们交换一下吧。」

「多谢。」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舀起对方的冰,心情愉快地交换吃著冰。

总之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让密雷迪忍不住吐槽他们。

「你们是女生吗!」

奥斯卡与奈兹两人含著汤匙,同时侧著头感到不解,动作配合得天衣无缝。

「所以说你们是女生吗!」

密雷迪再次吐槽。

见到她突然大吼,奥斯卡与奈兹实在不明白她在做什么。隔了一拍之后,他们似乎得到相同的结论,心想「反正密雷迪就是这样的人」,于是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动作依然配合得天衣无缝。

看到两人的反应,密雷迪不满地大声叫道:

「我早就在纳闷,阿奥和小奈为什么感情那么好呢!?你们根本心有灵犀嘛!最近小密觉得相当有疏离感喔!排挤同伴是不对的!绝对不可以!」

怕寂寞的小密用双手比出一个大大的叉,要求改善他们与自己的关系。

密雷迪看著这里,一副很想和奥斯卡他们做朋友的样子。

奥斯卡叹了口气,把眼镜往上推,然后开口说道:

「密雷迪。」

「嗯嗯,什么事?阿奥!」

得到奥斯卡理踩,密雷迪开心地回答,奥斯卡则是说道:

「沙尘会飞起来,请你安分一点好吗?」

「掀起沙尘是我的错,不过阿奥!不是那样的!」

奥斯卡的回应似乎与密雷迪要追求的不同,就密雷迪来说,或许她是希望奥斯卡对她说句贴心的话语吧。

认定不能冀望奥斯卡后,密雷迪望向奈兹,将一丝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传达过去吧!我的意念!

「……要吃吗?」

奈兹经过一番挣扎之后,舀起最后一口冰,递到密雷迪眼前。

「谁那么贪吃呀!」

不过还是要吃!密雷迪宛如宠物犬似地一口吃下。

奥斯卡似乎也拿她没辙,于是舀起最后一口冰,将汤匙伸了出去。

密雷迪则是理所当然地一口吃掉。

「嗯呣嗯呣……你们真是不懂女人心。嗯呣嗯呣……说起来最近你们两人对待小密太不体贴了。哈呣哈呣……我并不是要你们把我捧在掌心哦?嗯呣嗯呣, 可是啊,你们两人常常闲聊或是玩阿奥做的游戏直到半夜吧?嗯呣嗯呣……我认为那样不行,因为我们是三人旅行哦?你们应该要问我『小密,你要不要也一起来聊 天?』或是『我们一起玩吧!』才对吧。」

密雷迪一边攻略自己的刨冰,一边侃侃而谈,看来她对最近的奥斯卡与奈兹,累积了相当多不满。

说穿了,密雷迪想要的就是「多找我!」「让我加入话题!」「邀我一起玩!」。密雷迪眼神没有看向奥斯卡他们,而是注视著刨冰,或许是在隐藏对于说出真心话的害羞之情吧。

密雷迪楚楚可怜地朝奥斯卡他们偷看一眼,这个动作感觉非常出于算计。

「骑士走到E-4,对奈兹的海盗发动攻击,突击。」

「太天真了。发动地形效果,藉由这个效果,海盗可以立即移动一格。我将E——4的海盗移到D-4,回避突击。」

「什……么?这么快就使用新功能『地形效果』了啊……很厉害嘛,奈兹。」

「哼,就算你夸奖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哦。」

两人感情融洽地游玩奥斯卡制作的棋盘游戏。那是一款酷似西洋棋的模拟战争游戏,不同点在于棋子有成长规则,而且也有地形效果。

即使是士兵的棋子,只要妥善地让士兵的能力值成长、在擅长的地形战斗,并且得到我方魔法使的支援,士兵也能战胜阶级较高的骑士。

这个棋盘游戏追求真实感,是奥斯卡引以为傲的杰作。

因为密雷迪似乎会说很久,所以他们就开始玩游戏了。

只见密雷迪无声无息地猛然站起。她垂下的浏海遮住了表情,看起来非常阴森可怕。

而阴森可怕的密雷迪在下一个瞬间————

「飞走吧!————『崩阵』!!」

她解放重力的束缚,发动把目标轰至遥远天际的神代魔法!

「唔哇!?」

「唔喔!?」

奥斯卡与奈兹吓了一跳,杂草、砂土以及奥斯卡引以为傲的棋盘游戏都被卷起,战士与魔法使们飞向遥远的天际……

「你、你做什么啊,密雷迪!我的游戏飞走了啊!」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阿奥,我要让你失去眼镜,像丧尸一样徘徊找眼镜!你这个眼镜!」

「别揶揄我的眼镜好吗!啊,喂,住手!别对著我的眼镜施放重力魔法!为什么在这么没意义的地方使出高水准的招数!」

奥斯卡拚命死守眼镜,密雷迪则是企图让他的眼镜飞向遥远天际。

可见遭到无视的小密就是如此悲伤!

「喂、喂,密雷迪,是我们错了,你就到此为止————」

奈兹觉得自己毕竟有错,于是想要劝和。

「笨蛋!笨~蛋!小奈是萝莉控!是随身携带漂亮年幼姊妹照片的变态绅士!」

「你给我收回那句话!我才不是萝莉控!」

奈兹并没有否认自己带著照片。

因为他无可奈何。丝夏与允法————她们是对奈兹怀著崇高的敬爱之情,把成为奈兹的妻子做为人生目标的姊妹。每当奈兹没有把照片随身珍藏,她们不知为何就是会知道。

然后,在『解放者』组织的连络员送来莫名散发黑色怨念的信上,她们会询问————为什么把照片放在行李的最底层?

不用说,那一天奈兹吓得整天不停打哆嗦。

因此,他并非自己喜欢随身珍藏年幼姊妹的照片。

即使照片中的她们身穿惹火的女仆装,摆出性感的姿势,奈兹也绝非自愿贴身带著照片!

「吵死了~!竟然对小密置之不理,小奈最好受到小丝的惩罚啦!我要向小丝告状!说『小奈要小密张开嘴,亲手喂小密吃东西喔?』!」

「别那样做啊!笨蛋!」

「我偏要!你就等著承受小丝的愤怒————」

「在这种情况,要承受她愤怒的人是你吧!你不想活了吗!?」

确实,被抢在自己之前得到奈兹亲手喂食,丝夏的嫉妒怨念很可能会冲著密雷迪而来。

密雷迪的脑海中,浮现过去丝夏听说密雷迪频繁与奈兹见面时的反应。她的眼神完全失去光采,冰冷无情的表情连神之使徒也要自叹不如……

「……算、算了!我不向她告状了!相对地,不管是真实还是虚构的事情,我都要跟她说,不对,到了这个关头,就算完全是虚构的也没关系了!」

「你太恶劣了吧!」

奈兹恐惧年幼的爱情猎人(丝夏),于是打算封住密雷迪的嘴。

他使用空间转移到密雷迪的背后!但是,密雷迪却往正上方坠落回避!

————同时顺便对奥斯卡施放瞬间的重力反转。

「唔哇!?啊,糟了!我的眼镜!」

奥斯卡失去平衡,他的本体终于被夺走了。

「呼哈哈哈!阿奥的眼镜就由我怪盗密雷迪收下了!小密要夺走你的重要之物,让你好好体会小密的悲伤!」

「密雷迪~~!别在镜片上留下指纹啊啊啊啊!」

镜片是否沾上指纹,似乎比起眼镜被夺走更重要。只见无数的『锁炼』————具有远距炼成与电击能力的神器锁炼————朝著飞在空中的密雷迪袭去。

「没有眼镜的阿奥不足为惧!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吶吶,阿奥!你现在心情如何?被受你冷落的小密夺去眼镜,阿奥你的心情如何呀?你看你看,我要在镜片上印指纹啰~」

「密雷迪!!你这家伙!竟然做出这么残酷的事!」

密雷迪的动作就像在表演杂技似地,在空中飞来飞去,并用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闪躲暴雨一般的『锁炼』。她从上方俯视奥斯卡,轻声一笑后,将食指按压在眼镜的镜片上。

奥斯卡心中,响起了理智断线的声响。

「奈兹!」

「有!」

奥斯卡的眼镜被夺去当作人质。

奈兹则是害怕密雷迪向可怕的爱情猎人说三道四。

由于彼此都面临无法置之不理的事态,所以『绝代炼成师』与『沙漠守护神』联手了!

而那更加触怒了小密。

「可恶!又展现你们的交情给我看!你们要更关心我啊啊啊啊!」

「总之,别碰镜片啊啊啊!」

「丝夏可不会把那种事当成玩笑,我要确实地杀人灭口!」

超重力将大地压得凹陷,空间剧烈震荡,锁炼与魔剑在空中飞舞。

三名神代魔法的使用者,在小小的绿洲,展开恐怕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白痴战争(斗嘴)。

之后过了一段时间。

「「「……」」」

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红褐色的沙尘大地上,有三人在默默前行。

他们是密雷迪一行人,整体看来气氛似乎有些阴郁。

「……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啊。」

「那个绿洲无可挽回了啊……」

「虽然基本上留下了相当多水和粮食,不过……对于要前往那个绿洲休息的人们来说,他们看了大概会感到愕然吧。」

而且他们一定会对犯人感到无比愤怒吧。沙漠的绿洲是休息之处,同时也是旅行者的生命线,而密雷迪竟破坏了大半绿洲,这是多么罪孽深重的行为啊。

看到自己造成的惨状后,三人的脑袋完全冷静下来,尽管已经尽可能修复绿洲,但是……被破坏的大自然却不会再度恢复。

奥斯卡对自己的愚蠢深深叹一口气,然后向密雷迪说道:

「抱歉,密雷迪,我们放你一个人孤零零的。」

「不要说得人家好像没朋友……不过,那个,嗯,把动物性油脂抹在阿奥的本体上,我也觉得很抱歉。」

「喂,密雷迪,本体是我,绝对不是眼镜喔。其实你没有要道歉的意思吧?」

即使用了黑眼镜功能之一的『全自动洗净』,也迟迟洗不掉顽强的污垢,密雷迪实在罪孽深重。

「小奈,我也向你道歉。」

「不,我并没有什么实际损害————」

「抱歉,至今不管是真实还是虚构的情报,我都告诉了小丝与小允。」

「你已经做了吗!?不,应该说果然你就是犯人!!」

附带一提,在虚虚实实的情报之中,小丝不知为何总是能看穿真实的情报,并写在信上寄给奈兹。

对于密雷迪各种可怕的犯行,奥斯卡与奈兹都气得眼角肌肉抽动。

两人的交情之所以会变得要好,原因往往都是密雷迪造成,不过密雷迪本人并没有发觉这一点。

密雷迪愈是讨人厌,奥斯卡与奈兹就愈有默契,但是不讨人厌的密雷迪就只是个天才魔法使兼超级美少女,所以她不能丧失讨人厌的这个特质。结果,密雷迪没朋友的问题就得不到改善。

如果旅途的同伴里能够再有一人居中协调,那么大概就能在某种程度上解决『密雷迪没朋友的问题』了吧……

「西海圣女啊。」

听见奥斯卡的自言自语,奈兹疑问道:

「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吧?那个圣女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在想既然足以被称为圣女,如果真有其人,那么她一定是个心胸宽大的杰出女性吧。」

「咦?阿奥,照你那样说,小密就是圣女了哦?」

奥斯卡不理会密雷迪的胡言乱语,接著继续说道:

「如果那样的人能成为我们的同伴,我想她一定能妥善应付密雷迪。」

「原来如此,既然是圣女,那样的女性一定心地温柔,而且又具有能指出他人过错的正直性格。要控制密雷迪,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对吧?圣女……希望真有其人啊。」

「没错。」

「吶,阿奥、小奈,你们要打架的话,我就奉陪哦?不用客气哦?如果是现在的小密,即使是沙漠,大概也能把它变成莱森大峡谷哦。」

密雷迪相当火大,她的眼神充满怒火,手上卷起重力力场的漩涡。被当成凶猛的珍禽异兽看待,似乎惹恼了她。

在强大的压力之前,奥斯卡与奈兹一同冷汗直流,试图赶快岔开话题。

「若是在港都能确认传闻的真伪就好了。」

现在他们正前往位于沙漠西海岸的【港都艾波纳】。

『西海圣女』是丝夏她们从来自西方港都的商人口中听到的传闻,内容也只是『在大陆西侧的海域,有人会解救遭海盗袭击之人或落难者,替他们治疗并且送回陆地』而已。关于传闻的真伪,依然是有如虚无飘渺的云雾般无法捉摸。

「就算在艾波纳没有收获,只要到安迪卡,一定就能查到什么线索吧。」

「无法都市吗……」

听到密雷迪说的话,奈兹的表情微微一僵。

————无法都市安迪卡。

安迪卡是位于西海远海的一座浮空岛,正式称呼为海上都市,但是因为其特殊的创立经过,所以被俗称为无法都市。

它是一座巨大的岛屿,能浮空的原理不明,而且岛上居住著无法在大陆生活的人们。没错,也就是异端者与罪犯,最后都会流落到此处。

有人说,那里的人都沉溺在欲望中,无爱无情,每个人都堕落为失去人性的野兽。那是一个杀与被杀,每天上演掠夺抢夺,人们只能在痛苦中死去的地方。

也有人说,那里是这个世界的垃圾场。

有人说,那里是被神舍弃的地狱。

也有人说,那里是没有信仰之人的流放之地。

在大陆上,一般人对那里的认知都是如此。

那个地方之所以能够躲过圣光教会狩猎异端的行动,理由有二。

一是做为借镜。向众人表示「看吧,就是因为没有信仰,所以才会落到那种下场」。

而另一个理由则是当作监狱。要把分散在全大陆的异端者,一个一个找出、狩猎非常不易,但是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们逃避追捕呢?那么什么也不必做,异端者们就会自己集中于一处。

之后只要放他们在岛上自相残杀然后减少数量,就大功告成了。

因此不管是奈兹还是奥斯卡,他们小时候受到管教时,都有被教育「坏孩子会被送去安迪卡哦!」的经验,所以对于要前往安迪卡,他们心中难免有所抵抗。

看到两人的反应,密雷迪轻声一笑说道:

「『解放者』的成员之中,过去也有出身于安迪卡的人。」

从她是以过去式来形容,可想而知那个人后来如何了。密雷迪的眼眸深处看得见少许寂寥,可以知道她非常怀念那个人。

「那个人很高兴地对同伴们说『安迪卡是自由之都』喔!在那里,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做主,自己做的事全部都自己负责。虽然不能大意,但是却过得很快乐;虽然有很多坏到骨子里的人,却也有很多好相处的人们————每个人都活在自由的意志之下。」

「那个人是……」

六年前他还在『解放者』之中。某一日,他为了庇护小孩而殴打神官,因此遭到逮捕。在那之后,他受到严厉的拷问,然后被送到莱森。

他的名字叫做达维•康斯曼。

他是过去在密雷迪年幼的心中,种下一根小刺的人。是尽管满身疮痍,却仍问密雷迪「孩子没有笑容的世界,有什么价值吗?」的罪人,同时也是一切的开端。

密雷迪挥别莱森伯爵家,加入『解放者』后,同伴们把达维的事告诉了她。他们说达维一直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大陆上也能出现像安迪卡那样的地方。

「我心想,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去那里看看。因为他临死之前能露出那样的笑容,他所引以为傲的那个地方,一定!绝对!是一个很棒的地方!所以我们一起去吧!」

密雷迪露出灿烂的笑容,奥斯卡与奈兹则是苦笑著点头回应。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里听说有赌场哦!别名叫做赌城安迪卡哦!可以赚钱哦~!小密的赌徒魂在兴奋颤抖了呀~~!!阿奥,小奈!赌博在等著我们哦!」

「你把气氛都破坏光了啦!」

「……密雷迪终究还是密雷迪。」

不用说,奥斯卡与奈兹的脸上充满失望的表情。

之后的三天,他们不知道越过多少沙丘,遭遇多少次与魔物的战斗,并且都露宿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当强烈散发存在感的闪耀太阳刚过天顶时,密雷迪等人抵达【港都艾波纳】。

海潮的气味轻搔鼻腔,与沙漠截然不同的潮湿空气轻抚著肌肤。

其实,这三人都是第一次看见海,所以在听见海潮声的瞬间,三人立刻闪耀著兴奋的眼神,迫不及待地一齐奔出。

他们穿过大街,通过仓库区,然后————

「是海啊~~!!」

「喔、喔喔!那就是海!」

「……」

看到眼前的光景,密雷迪高举双手并大声欢呼,奥斯卡露出兴奋的表情,奈兹则彷佛被大海壮阔的气势压倒,睁大了双眼,一时说不出话来。

放眼望去,看见的并不是地平线,而是海平面。闪耀的大海反射著阳光,有如宝石一般。

海上漂浮著大大小小的船只,数个码头突出海上,海鸟在上空来回飞舞。彷佛在与它们的鸣叫声合唱一般,船员们也发出气势十足的吆喝声。

三人带著兴奋的心情,眺望著广大壮阔的光景。

过了一会儿,他们发现在没有停泊船只的最边缘码头处,有数名孩子跳入海中快乐地嬉戏,或许是当地的孩子吧。

「走吧!弟兄们!跟著小密上啰!」

密雷迪一边大叫一边冲向码头,当奥斯卡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密雷迪已经在奔跑的同时,灵巧地脱下斗篷、长袜以及鞋子了。

「呀呼~~?」

密雷迪发出欢呼,朝瞠目结舌的孩子们正中央跳了下去。

「啊啊真是的,在别人的面前这样很没教养耶。」

奥斯卡一面回收密雷迪脱下丢了一地的衣服和行李,一面露出苦笑。当密雷迪露出玉腿时,吸引了船员们好色的目光,奈兹瞪了他们一眼,追在密雷迪后而去。

不过,密雷迪本人丝毫没有顾虑两个男人的心情。

「哇哈哈哈!如何呀?大海的孩子们!姊姊游泳的技术比较好吧?来呀来呀!追得上我就来追追看呀~~」

「什么!突然跑出来,你是谁啊!可恶,站住!我绝对要抓住你!」

「大、大姊姊是谁?」

「别小看我,我才不会游输外地人!」

她一下子就混入孩子们之中,与他们打成一片了。

同时,对于突然出现的密雷迪,孩子们似乎隐约感觉到她所散发的气质,又或许是因为看到附近所没有的类型的美丽女孩而心跳加速,孩子们不分男女,脸颊似乎都有点羞红。

「真枉费她是个美少女呢。」

「呵呵,你对于她是美少女的这一点,没有异议呢。」

奥斯卡不回答奈兹的吐槽,而是把眼镜往上推,藉此蒙混过去。

「啊~你看,密雷迪那家伙是不是又用重力魔法了?」

「她赌上一口气也不想输给孩子们吗……」

看到密雷迪以非比寻常的速度游向近海,奥斯卡与奈兹都露出无奈的表情。

看起来很调皮的男孩惊愕地说「追不上!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小的女孩子双手遮著脸提出忠告「大姊姊!你的内裤都露出来了!」。就在其他孩 子们也停下来说著「那个人该不会其实是海人族吧?」「外地人好可怕!」之时,密雷迪确信自己已经遥遥领先,而终于在近海处停了下来。

她漂在水上挥动双手,强调自己的存在之后,露出灿烂的笑容,将食指往上指著天,似乎是在做胜利宣言,宣告自己是第一名。

「好了啦!你差不多该回来了~~!」

奥斯卡将双手靠在嘴边大声叫道。

密雷迪立刻将两只手交叉,似乎是拒绝回来,接著用双手招了招手。看来首领希望同伴赶过去。

奥斯卡与奈兹面面相觑,耸耸肩说「唉,真拿她没办法」,准备脱衣服回应密雷迪的愿望。

而密雷迪似乎等不及了,她笑容满面大声叫道:

「阿~奥~!小~奈~!快~点~过————啊!?」

然后她被吃掉了。

只见从海中跳出一只像是鲨鱼的鱼类,一口便吞了她。

那只鱼的体长似乎有十公尺以上。顺道一提,它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不祥的暗红色光芒,所以大概有著魔力。也就是说,它是魔物。

「「……」」

手还拉著衣服的奥斯卡与奈兹停下手,无言地伫立在原地,孩子们也愣住了。人被鱼一口吞下、没入海中的光景,实在太具冲击性了。

因此,谁也无法动弹,只能目送鲨鱼鳍和水的痕迹以猛烈的速度一路流向北方。

过了十分钟后————

港口北侧的沙滩上,有个女孩子被海水冲上岸,趴倒在地上————是密雷迪。

「……真惨。」

正如奈兹所说,漂流上岸的密雷迪,平常绑著的马尾变得披头散发,就像海草一样,衣服也有多处破损,全身更沾著像是水母的黏液,模样看起来十分悲惨。

「你、你没事吧?密雷迪。」

奥斯卡脸上表情微微抽搐,轻轻地把密雷迪翻到正面。

他登时看见一对没有情感的双眼。

「这种事绝对很奇怪啊。」

「那个、该怎么说呢,这是运气不好啦。好了,看你这落魄的模样,我帮你建造简易淋浴间,你换个衣服如何?」

「谢谢你,阿奥,但是女人也有不能退让的时候。」

「我不懂你的意思。」

「小密!想在!大海!游个痛快!」

密雷迪的意思似乎是:区区魔物怎能阻挡我的去路!

「我密雷迪•莱森是自由意志的体现者!是反抗所有不合理之人!」

「在很多层意义上,你确实是自由人呢。」

「大海啊,魔物啊,我要雪耻!如果你们能抗拒小密的话,就抗拒看看吧!」

外表像是遇难者的美少女(?)小密发出大吼,再度朝大海冲去。她游著美丽的自由式,一路前往近海。

「————啊!?」

结果不用说也知道。密雷迪似乎进入了只限吸引海中魔物的桃花期,并在奥斯卡等人的见证之下,被海水打上岸十次左右。

之后过了大约一个星期。

密雷迪等人专注于收集情报,今天也在享用一顿海鲜料理大餐后,一早便来到北方的沙滩。

奥斯卡在整修一艘金属的中型船,奈兹则是在写信。

奈兹的肩上停著一只乳白色的老鹰。那只老鹰是『解放者』中一名负责连络的青年提姆•罗凯特的搭档,名字叫奶油,它是伊索尼亚种的鸟,在大陆被当成传信鸽使用。

提姆拥有名为『鸟兽爱护』的固有魔法,可以将普通的鸟兽强化至魔兽等级。

藉由这个固有魔法,奶油也能以平均一百二十公里的时速,连续飞行三到四日,发挥出超乎寻常的能力,结果就成为『解放者』高速传达讯息的手段了。

奶油正好带来给密雷迪的报告信,以及丝夏和鲁思他们的信,所以奈兹正在写回信。

附带一提,奥斯卡与密雷迪已经写好回信,把信件装入挂在奶油脖子上的小包包里,奈兹之所以还在写,是因为他格外慎重。

而这是为了不让那对直觉异常敏锐的姊妹,有奇怪的误解。

密雷迪抱膝坐在远离海的位置,眺望著奥斯卡与奈兹。她之所以不靠近海,是因为心中已经留下创伤了。

「海,好可怕……呜呜。」每当密雷迪回想起来就嚎啕大哭,即便奥斯卡与奈兹两人一起安慰她,也花费了好一番工夫。

眺望著作业中的两人,密雷迪语带叹息说道:

「因为最近小密连续遇见阿奥与小奈,所以觉得一定也能遇到圣女,但是事情却没有那么顺利啊。」

奥斯卡似乎清楚地听著她的自言自语,他露出苦笑回答道:

「因为那才正常吧。」

「奥斯卡说的没错,所以我们这不就正为了前往安迪卡而做准备吗?」

奈兹目光离开信纸,抬起头说道。

这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们多方打听,但是却没有任何线索。

如此一来,果然还是前往安迪卡比较好,不过这时又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并没有前往安迪卡的定期接驳船。非但如此,甚至也没有商船。不过这也是当然的,有谁会乐意公开让人知道『我与异端者们的城市有勾结』?安迪卡只是被世人默认的地方,绝不-->">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