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四章 真正的心情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第四章 真正的心情

耀眼夺目的光芒逐渐消散,始发觉周围同伴的气息都消失了。

「……被分隔开了吗?不过这也是在预料之中就是了。」

话虽如此,实际上真的发生了,他仍是不禁想要咂舌一声。始皱起眉头,目光向周围环视。

「只有一条路啊。」

这是一条由两公尺见方的冰镜面拼凑成的通道,没有退路,传送门已经失去光辉,只剩下普通的冰镜面墙壁。

与镜中回过头的自己目光交会,始摇了摇头,回头面向前方,然后走向明显只容一人通过的直线狭窄通道。

上下左右都映著好几个自己重叠的身影,并且追随著自己的动作而动。

脚步声听起来格外响亮,虽然始精通消除脚步声的走路方法,却是没什么效果。甚至每当脚踩在地上,感觉就像是水滴滴在水面激起波纹一般。

那种波纹并不是普通的声波。虽然是不可思议的感觉,不过始觉得那似乎是由心中发出的声音。每走一步,感觉那波纹就像在叫自己自问自答一样。

感受著内心既骚动,又相反地逐渐沉寂的奇妙感觉,始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

这是一条没有分岔的直线道路,始在道路的前方看到一个巨大的冰柱。

那个冰柱彷佛连结天地一般,耸立在大房间的中央。冰柱在地面的部分和天花板的部分都是逐渐向外扩张,看起来就像是在扎根散叶一般。始心想,这简直像是由冰块形成的大树。

「没有其他通道啊……」

始口中自言自语,同时走向冰树。

冰树似乎也是由冰镜面构成,由于直径很长,所以就算是圆柱形,映在镜中的始也没有扭曲变形。

随著始的接近,镜中的自己也逐渐变得更大更清晰,宛如有另一个始要从镜中世界过来似地。

靠近至伸手可及的位置后,始凝视著映在冰树中的自己。

白发加眼罩,身穿黑色大衣,一只手臂是义肢,多么完美的中二风格。

始跪倒在地。

「……糟糕,重新意识到自己的装扮,真是沉重的打击啊……」

其实始平常就不怎么照镜子(起床时的乱发,每次都有最爱帮始打理的月帮忙处理),而且进入冰镜面的迷阵后,总是处于全神戒备的状态,所以没有在意自己的装扮。

因此像这样一人独处,在安静的空间中仔细端详自己,始才重新客观意识到自己的衣著装扮……封印在心底的黑历史被唤醒,对始的精神造成相当大的伤害。

始在心中试著为自己辩解。比如在旅行途中要常常染发的话很麻烦;没有眼罩的话,魔眼石会发出蓝白色的光芒。黑色的大衣是月亲手缝制,始不可能有怨 言;义肢也是因为失去一只手,不得已才装上……等等。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在攻略大迷宫的这段过程中,这或许是他受创最深的瞬间。

始低著头,趴在地上。这样难得一见的景象,如果光辉他们看到,大概会惊讶得瞠目结舌吧。始声音颤抖著说道:

「呢喃声说的没错,日本确实可能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因为就日本的社会观感来说,很可能会有「妈妈,那个人……」「嘘,别看他!」的情况出现。

呢喃声想要说的恐怕……一定……绝对不是那种事吧,始真是误会得很严重。

而彷佛证明始误会了一般,这几个小时已经听习惯的声音忽然响起。

『才不是那个意思啦。』

「……果然出来了啊。」

始眼神一敛,抬起头来。

眼前是睥睨著自己的自己。

没错,始明明跪倒在地,映在冰树上的始却是站著。

『果然没有动摇啊,这跟你预料的一样吗?我自己。』

「当然啊,这个大迷宫的主旨我大致都猜到了,再考虑到天之河的证词,我早就知道迟早会演变成这样的事态。」

镜中的自己在和自己说话,始却是丝毫没有动摇。

看到始的反应,镜中的始咧嘴一笑。

『顺便问一下,你说的主旨是……?』

「你就是我吧?那应该不用问也知道才对。」

『不不,我确实是你,但却不是全部的你。这一点你也预料到了吧?』

「是啊,我确实预料到了。」始点头承认。

镜中的始是幻影的始,始在【哈尔崔那树海】就已经遭遇过相近的存在。正确来说,那是月她们的幻影,不过恐怕是大迷宫读取她们本人的情报,藉此创造了几可乱真的冒牌货吧。

幻影说的『不是全部的你』就证明了这一点。也就是说,始的幻影纯粹是大迷宫的试炼。所以尽管仿照本尊而创,却仍是需要与本尊对答案吧。

始站起来,不耐烦地说出解答:

「……这个大迷宫的主旨是『战胜自己』。比如负面的自己、至今不敢面对的污秽内心、逃避不愿承认的现实、矛盾的情感……等等,这个大迷宫就是在考验是否能战胜自己的这些弱点。」

始视线微微往上看去,上方只有冰做成的天花板,不过始的双眼看著遥远的上方。没错,他似乎正看著天上的世界。

「即使有强悍的力量,精神软弱就没有意义……这可能是为了不让神抓住精神的弱点而设下的试炼吧。」

『不愧是我,完全正如你所说。』

镜中的始夸张地拍手鼓掌。对此始则是非常不爽,心想「这家伙的嘴脸真是讨厌」,但这完全是在说自己。

然而,那张讨厌的嘴脸在鼓掌停止的同时,瞬间有了巨大的改变。他的眼睛开始发出暗红色光芒,头发逐渐染成黑色。黑色大衣、义肢和其他装备则是相反地变成白色,肌肤则是染成和魔人一样的褐色。

颜色的反转。这个现象发生的同时,始心怀戒备,向后退了一步……

剎那间──两发激烈的枪声响起。

没有拔枪动作,甚至也没有杀气,动作自然得就像水从高处往低处流,始与幻影同时神速地拔枪射击。

始的黑色多纳尔释放鲜艳的红色闪光。

幻影的白色多纳尔则是发射与枪身颜色相反的黑色闪光。

缠绕著黑色电流的子弹,从冰树里飞进现实世界。

子弹有如照镜子一般准确射出,正因如此,两颗子弹在空中撞击,挤压得扭曲变形,掉落地面。

这有如玩笑的现象,是因为两者的动作和想法都分毫不差的关系。

采取『退后一步』的退让动作,但是身体却为了确实杀死敌人而无意识地行动。丝毫没有犹豫,实在是非常宁静的明确杀意。

『哈哈,你果然瞭解要在什么时机,用怎样的思考,使出怎样的招式杀死敌人。』

幻影笑嘻嘻地露出令人火大的笑容,然后从冰镜面的世界跨出脚步,宛如从扩散波纹的冰树渗出似地,走进现实的世界。

然后,白色义肢拔出白色的休拉克,跟多纳尔一起摆出架势。他左脚向后拉,微微沉腰,多纳尔握在胸前,义手的手肘向前突出,休拉克则是握在腹部。这是始自创的架势,用多纳尔和义手手肘的散弹枪应付正面,休拉克则是护住后方。

那跟始自创的枪械形架势,完全一模一样。

始默默摆出相同的架势。

白发的始(本尊)与黑发的始(幻影),在现实世界对峙了。

两人解放凶狠的杀意与如大瀑布水压般的压力,使得空间嘎嘎作响,宛如发出痛苦的哀嚎。

这个地方有如异空间,正常人肯定会发狂吧,只见幻影咧嘴一笑。

『来吧,南云始。你胜得过你(我)吗?』

剎那间,强烈的巨大声音响彻四周。

那是两人单纯的踏步声,也是瞬间召唤的两架十字浮游炮一齐炮击的声音,而且也是假装开枪,实则彼此使出回旋踢冲击的声音。

始之所以转换为回旋踢,是为了在闪避子弹的同时加以攻击。正如始的估算,他靠著『瞬光』增强的知觉,看著枪林弹雨从身旁通过。但是,这一点对方也是相同,始的子弹一发也没打中。

他们彼此都用瞬间在鞋底炼成的鞋钉,强行将差点被脚踢的冲击震飞的身体稳住。

接著始立刻进行下一个行动,他以鞋钉为起点,转体半圈,将多纳尔的枪口指著对手。

铿的一声,金属交击声响起。仔细一看,幻影也往相反侧转体半圈,将多纳尔转了过来,两支枪的枪口分毫不差地对在一起。

两人始终像在照镜子,因此口中的咒骂也完全相同。

「去死吧。」

『去死吧。』

始毫不犹豫扣下扳机,破裂似的声音响起。同时,彼此的多纳尔以猛烈之势互相弹开。在那段期间,两颗挤扁的子弹掉落地面。

他们都没有理会掉落的子弹,下一个瞬间,两把绕过腋下的休拉克开火了。

红色闪光与黑色闪光在极近距离发出,正好在两人中间正面冲突,产生的冲击波令空间发出悲鸣。

本尊与幻影甚至利用冲击,施展上段回旋踢。

铿的一声,有如玩笑一般,不像两个肉身碰撞的冲击声响起。接著始立刻改变踢腿的角度,巧妙地变化为中段踢。

金属冲击声再度响起。下一个瞬间,幻影得意地笑了,有如在宣告游戏到此为止。实际上,宛如照镜子般的武术表演落幕了。

始用多纳尔瞄准幻影的头部,扣下扳机。但是在那之前,幻影持休拉克的左手挥开多纳尔,藉此逃出射击轨道。

红色闪光掠过幻影的太阳穴的时候,这次则是幻影的多纳尔对始的头部射出死亡。

始彷佛早就预见似地,只是脖子一歪就闪过子弹。对于黑色闪光的刺击,始看也不看,将休拉克对准幻影的脚。

幻影一边转身,一边推开休拉克。取而代之收回多纳尔,瞄准始的心脏。但是依然在开枪之前被肘击打偏,黑色的死亡光线朝不同方向飞去。

在极近距离,始宛如在格斗一般,拍开、击落、扛起对手的手臂。

两人都以毫厘之差躲过或推开彼此的射线。为了捉住剎那的瞬间,致眼前敌人于死命,两人都无止境地提升速度。可是黑与红的闪光都没有抓住对手,而是空虚地往背后飞去。

始也利用十字浮游炮从死角发出的多角攻击,然而结果还是『没打中』,运气好也只是互相抵消。

投身于超高速、超高级的近身枪格斗风暴中,幻影忽然开口了:

『好强啊,你真的很强,那不是人类会有的力量啊。对吧,我自己?』

「啊?」

两人假装要开枪,伸出多纳尔,却从多纳尔的枪身伸出『风爪』,浅浅划过彼此的脸颊。从飞溅的鲜血缝隙间,看得见幻影的笑容。

『有如怪物的力量、沾满鲜血的双手、对于杀戮毫不犹豫的心……我(你)的家人看到现在的你会怎么想呢?』

「……你想说什么?」

两人同时转枪,在空中装弹。

始在装弹完毕前的短暂期间,企图以『炼成』破坏幻影脚下的平衡。

然而,地面窜过红色电流的同时,幻影彷佛早就知道似地,他的黑色电流窜过,阻碍了『炼成』。

『想回到故乡,那是存在于我(你)根底的愿望,可是……你真的以为故乡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吗?』

「……」

『在那个世界对杀人并不宽容,特别是日本这个国家更是如此。更何况,谁会接受一个怪物呢?爸爸吗?妈妈吗?一直行踪不明的儿子终于回来,结果却已经变成杀人的怪物,他们一定会受到很大打击吧。他们会心想「这个真的是我的儿子吗?」。』

那句话就像子弹,企图贯穿心脏。有如恶魔般充满破坏力的子弹。

受到无法防御的言语攻击,始沉默不语,面无表情。

只不过,他的身体以行云流水的动作,从宝物库召唤出大量手榴弹,然后用『缠雷』的电流在空中点火。

看到始在脚边洒下带有自爆觉悟的攻击,幻影面露嘲笑。

始身上罩上一层红色,幻影则是罩上一层黑色,然后同时发动『金刚』的光辉。

下一个瞬间,整个空间发出惨叫。

轰然巨响与冲击波足以令人产生如此错觉。爆炸的红色火焰照亮空间,在爆炸中心处制造出一个坑洞。

在爆炸的火焰中,只听见啪的一声,两个人影往相反方向冲出,他们同时在地面滑行,并取出奥尔康,立刻将十二发飞弹全部发射。

在两者中间的位置,破坏与爆炸声此起彼落,互相抵消的大量飞弹所制造出的冲击十分强大。地面固然不用说,甚至连天花板也受到伤害,出现大量龟裂。

因为飞弹与子弹不同,跟精密的瞄准一向无缘,所以有半数直朝目标而去。但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精密射击,却是将飞弹一发不漏地全部击落。

隔了一拍过后,一道声音若无其事地响起:

『其实你很害怕吧?害怕早就没有地方可以回去了!害怕被故乡的世界、被自己的亲人拒绝吧!?』

「你的话真多啊。」

幻影有如舞台演员一般,手上拿著奥尔康与多纳尔,大大地张开双臂高谈阔论。对于暴露始隐藏的心事,他似乎非常乐在其中,语气愈说愈投入感情,同时言词也成正比变得更为犀利。

始皱起眉头,射出从宝物库召唤的圆月轮。

『所以你才无法无视畑山爱子说的话,被指出回乡后的生活方式,你的内心动摇了。你之所以尊畑山爱子为「恩师」,那是因为她为你心中存在的忧虑,带来一个微小的解答。我说的没错吧!?』

「……」

无言就是肯定的证明。

幻影脸上嘲笑之色变得更浓。他和始同样取出圆月轮,然后随手一掷,在空中与始的圆月轮相撞,轻而易举地抵销始的攻击。

始对著手上的圆月轮射击子弹,透过内圈的传送门,施展空间跳跃射击的绝技。从幻影弹开的圆月轮飞出的子弹,以令人不寒而栗的精准度袭向幻影。

然而,应该说果然不出所料吧,幻影并没有动摇。他同样对手上的圆月轮射击子弹,回应来自空中一对的圆月轮的空间跳跃射击。

彷佛在告诉始,不管做什么都没用一般。

幻影摆出游刃有余的态度,继续出言嘲讽始。

『然而,就算不会过著「寂寞的生活方式」,你依然是沾满鲜血的怪物。不管是那个世界还是家人都不会接受你。』

「……」

『你说过第一次杀人时,你什么感觉也没有,但是我知道那是谎言!就算没有罪恶感,你也确实感受到一种感觉!那就是恐惧!即使你没有自觉,你的内心仍是恐惧不再是「父母所知道的南云始」!』

始皱起眉头,反应稍迟了些。就在那个瞬间,从圆月轮飞出的黑色闪光浅浅划过始的右肩。

那只是小伤,没什么大不了。然而自从战斗开始后,这是第一次只有始负伤。

见此情况,幻影仍趁胜追击地继续扣动言语的扳机,彷佛要用无形且穿心的子弹,把始的心打成蜂窝。

『有月在真是太好了对吧?只要坚持「我有月就足够了」,那么不管被其他人如何拒绝,你都还有月可以依靠。』

始似乎并不在意肩头的伤,一对冷酷的眼神直盯著幻影。

始没有表情,没有反驳,冰冷的眼神宛如逐渐失去感情,这究竟是因为始的愤怒?还是钢铁的意志快要崩溃的关系呢?

始所散发的气氛既安静又冰冷,就像是夜晚的空气,所以幻影判断是后者。

为了摧毁支撑始的另一个支柱,也就是他的『最爱』,幻影带著子弹走了过来。然后在超极近距离再度展开激烈的攻防。

『你爱著月?发自真心?没有违心?不,不对。』

他的话语中充满恶意与侮蔑,而那些话语成为无形的子弹,毫不留情地射出。

『──你只是依赖她而已。』

深红的鲜血飞溅,黑色闪光划过始的颈子。

虽然勉强不至于是致命伤,但是伤口只要再深入数公分,喷出来的血液大概就会将周围染红了吧。即使如此,始虽然仍神色不变,但他大概已经心不在焉了吧……

始的动作迟钝,没有平常俐落,面对幻影开始出现些微迟滞。

幻影笑了,打从心底笑了,宛如感到失望一般。

『她是为了当你被拒绝的时候,保护你心灵的存在。你以为是爱情的感情,有大半只是安心感。没错,月对你(我)而言只是做为保险之用。』

始手上的多纳尔被轻轻往上拨开。

门户大开的胸前,被幻影的白色休拉克抵住。

想要返乡的愿望。

对月的爱情。

幻影毫不留情地穿透做为始骨干的感情,然后准备给始最后致命的一击。

如果连自己也无法战胜,那现在就沉入恶意的海洋里吧。

扳机被扣下了。

用小指扣下扳机的人是始。

『──!?』

红色的闪光如陨石落下,贯穿幻影握著休拉克的义手,将其击落。始在手臂被拨开的瞬间便反握多纳尔,凭藉著手腕的角度和小指,进行瞄准与发射。

幻影无从得知为何会如此,他只能抽了一口气,瞠目结舌。当然,始不会给他时间掌握状况。

始瞬间就恢复身体的姿势,迅速欺至幻影的身前。动作俐落得让人疑问,刚才他的手臂连同多纳尔一起被拨开,整个人空门大开是怎么回事?

随后他彷佛引发地震似地踏出脚步,那正是震脚。接著挥出的义手手肘,有著名符其实的杀人破坏力。除此之外──

『咕啊!?』

加上爆炸散弹块造成近似寸劲的效果,幻影不可能站得住脚。

果不其然,幻影口吐鲜血,整个人飞了出去。

那简直就像是八极拳的肘击。始收起残心姿势后,重新握住多纳尔在肩膀上敲了敲,这时他才终于显露出感情。

他凶狠的眼神与青筋暴起的额头,看起来就好像是流氓。

「虽说在试炼的性质上,或许是在所难免啦,不过……你在厮杀之中太多话了。有时间说废话,不如多想一招杀死对方的方法。你这样一点也不像我。」

看来始生气的是幻影明明模仿自己,但是战斗方式却不像样。

幻影背部撞在冰树上,他带著困惑的神情站了起来。

他的脚下似乎有些虚浮,虽然瞬间靠著『金刚』多少减少撞击力道,但是义手一部分破损,腹部的伤势也算不上没事。

『……我说的全是你心里的话,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随口胡诌。为什么你毫不在乎?你的心是结冰了吗?』

「这个嘛,那些话确实听起来很刺耳。被挖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情,那种痛苦就像是有人在朗读记载自己黑历史的笔记一样。」

始露出微笑这么说道,幻影却是更困惑了。

『那么为什么你还笑得出来?』

「那还用说,因为那种事不用你说,我自己也十分清楚。」

隔了一拍后,始有如确认自己内心似地停顿一下,然后静静地说道:

『确实,我打从心底渴望返乡,却也同样感到恐惧,老师的话也确实救赎了我。不过,那种恐惧并非无法缓解也是事实。而且就算结果不如我所愿,我的身边仍然有月……我确实有这个想法,这也是事实。』

『那么为什么你没有动摇?人类这种生物无法直视自己丑陋污秽的部分,只要毫不留情地将之摊在眼前,这样就足以令人类闭上眼睛,摀起耳朵,蹲在地上不再动作。如果即使如此,仍然勉强自己面对,那么精神就会崩溃。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

始听完幻影说的话,哈哈一笑。

「这种话好像在哪听过呢。以我来说,你还真是相当正经啊,是吧?」

『……』

幻影并没有嘻笑,强烈表现出做为大迷宫试炼的意志。他的目光直视始,始则是耸了耸肩回答道:

「如果那就是人类的定义,那么没错,我确实已经不是人类了。或许我是货真价实诞生于深渊的怪物吧。」

『怪物吗,可是──』

幻影反刍著始说的话,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见始的眼神,他又把话吞了回去。

始的眼神强烈地光芒闪耀,然而却又平静得有如风平浪静的水面。

始用如同他眼神的语气说道:

「我或许会被拒绝,或许故乡没有我的容身之处。然而即使如此……我还是要前进。」

『掩饰自己的内心继续前进吗?』

「我至今走过的道路,并没有平顺到掩饰自己内心还能一路走来。」

好不容易才想出的反驳之词,却被始轻易回击。幻影也知道始的记忆,所以他无从反驳。

「我无论何时都是如此。如果天真到在烦恼解决之前都不能行动,那我还能活到现在吗?不管是否有烦恼、是否感到恐惧,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以决心为武器,一路硬闯过来的吧。」

没错,南云始就是那样的存在。

能够正面面对自己的烦恼和负面部分的诚实性格,早就被他舍弃在深渊里了。

取而代之,始得到的是冰冷坚强的钢铁意志。就算要把自己的心弃之不顾,他也会踏过一切阻碍前进。

那或许可以说只是看开了。身为一个人,那并不是值得夸奖的态度,不过正因为如此,始才会这么强悍。因为强悍,他才能踏过一切障碍,一直线来到这里。

这个事实与始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化作无形的压力,压迫著幻影。幻影抽了一口气,忍不住退后一步。始则是笑著说道:

「再说创造出我这个怪物的就是大迷宫,事到如今竟然想用言词审判我?真是笑死人了。」

『好了,无聊的谈话结束了』,始带著杀意,透露出这样的弦外之音。

幻影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他面露苦笑,小小地报复了一下。

『我不觉得那样的怪物,今后可以过正常的生活耶。』

「喜欢那种怪物的怪人还相当多哦。」

所以没有问题。因为就算在艰难的未来,始的心灵再度受到质问,那些怪人一定也会帮助始吧。

「啊啊,对了,有一件事我要订正。」

心里浮现那位头号怪人,始的眼神彷佛要射杀幻影一般瞪著他。

「不是大半,最多只有百分之零点一。」

『什么?』

「把月当成保险的心情只有百分之零点一,剩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爱情。」

这也是看开了吧。然而,始肯定自己那样的感情,所以他不会感到罪恶感,也不会因此而不敢面对月。

始反而有自信敢窝囊地对月开口:「我害怕被故乡拒绝,所以月就陪著我,让我安心吧。」

这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并非完美的存在,所以自己不足和拙劣的部分,那就依靠最爱的伙伴吧。就某种意义来说,这必须有深厚的信任才做得到。也可以说始是在放闪,如果对方是月,就算是这种撒娇的话,他也说得出口。

听到始这么说,被闪瞎眼的幻影则是叹了一口气。

『……你至少也说一成吧。』

明明应该也是本人的幻影,却露出被始打败的表情。恐怕这是做为大迷宫试炼的部分,忍不住做出的反应吧。

始无视幻影,一口气冲上前。彼此的多纳尔与休拉克,再次在超极近距离纵横奔驰。

两人的攻防依然如照镜子一般势均力敌。然而,那个均衡却逐渐开始崩坏了。始射出的红色闪光,或是脚踢、十字浮游炮、圆月轮、义手内部的武器等等,全都开始确实地捕捉到幻影。

宛如证明刚才的反击并非偶然!

『唔!果然超越我之上了?怎么可能,我并没有弱化的迹象啊。』

「嗯?弱化?」

『这是超越自己的试炼。每当越过自己心中的负面情感,身为负面幻影的我就会逐渐弱化。相反地,愈是不面对问题,我就愈能得到强化。』

「哦,原来有这样的规则。」

终于,始的多纳尔打掉幻影的休拉克,他的休拉克在地面转著圈滑至远处。始的休拉克则是趁隙打在幻影的侧腹,幻影忍不住踉跄后退。

『可是你并没有克服,你只是厚著脸皮,把问题放著不管而已。证据就是我没有弱化,至少战斗力应该是不分上下!然而为什么你会在我之上!我明明就是你啊!』

看来没有超越负面心理的人,战斗力却超越幻影之上,这似乎令幻影相当难以置信。始的这个现象根本就是从根本否定大迷宫的主旨,到了这时候,幻影才第一次表现出激烈动摇。

始则彷佛没什么大不了似地对幻影说出答案:

「正确来说,你是与我见面之前的我,对吧?」

『什么意思!』

这次则是幻影的多纳尔连同右手一起遭到粉碎。

幻影虽然以洗练的动作发射义手的散弹枪,却被始轻易躲过。相反地,始在错身的瞬间射击子弹,破坏了幻影的肘关节。

从刚才就一直如此。动作相同,速度相同,思考应该也一样,然而无关强化或弱化,始就是略胜幻影一筹。

本尊与幻影拉开距离,重新面对面。然而,现在却不能说他们一模一样了。

因为幻影已经是满身疮痍。

「不懂吗?你这个幻影是读取我的情报制作而成。那大概是从进入迷阵后,直到来到这个房间的冰树前为止的情报。也就是说,你只是数十分钟前的我。那么,现在这场战斗,我只要变得比数十分钟前的我还要强就可以了。就是这么简单。」

『说什么傻话,那种事……』

幻影认为不可能,但现实就是如此不讲道理。

「我很感谢你。多亏你,我才能仔细确认自己的动作。有些坏习惯和多余的动作,只靠我自己的话,意外地难以发觉呢。」

『你说你是在战斗中修正了吗!?不可能!』

道理是可以理解,但是那种事真的办得到吗?

幻影的表情充满战栗,他的表情就好像是看到怪物一样。

与他形成对照,始则是一副被他打败的表情。

「你是我的话就别否定我啊。在生死关头找寻活路,不管是一条肌肉纤维、零点一秒的速度、一滴魔力、预判半步之前的动作,只要有任何一样在对方之上就能存活下来。我一直都是靠这样在杀戮中取胜,没错吧?」

幻影战栗地冻结在原地好一会儿,隔了一拍后,他的身体忽然放松。

然后面露苦笑,将十字浮游炮集中在周围,摆出徒手格斗的架势。

『……真是的,没想到竟然有人对问题置之不理,只靠实力就踏过这个试炼。只要你有所动摇,我都还有胜算的说。』

「别说傻话了,打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胜算。幻影终究只是幻影,我要粉碎你那张讨厌的脸。」

『你这是在自虐哦。』

以这句话为信号,最后一回合的钟声响起。

决胜只在一瞬之间。

在冲上前的同时,巨大的声音响起,只有一方被击飞。

撞在墙上,瘫软落地的是下半身消失的幻影。

他倒在地上,宛如海市蜃楼般模糊摇晃,最后逐渐消失。他已经不再言语,但是表情中似乎感到满足。

始深深吐一口气,解除残心的姿势……

接著,在逐渐消失的幻影头部,始又补了三枪。

幻影身体阵阵抽动,在他说出什么话之前,他便化作淡淡的光芒消失了。感觉似乎听见他在抱怨『也察言观色一下吧,你这怪物。』,究竟那是否是错觉呢?

始将多纳尔与休拉克收回枪套,深深吐一口气。

在恢复寂静的空间里,始没有多想便走向冰树。

「……」

看到自己如今-->">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