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篇 午夜的女生私房话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番外篇 午夜的女生私房话

满天的星斗好似随时会落下。

夜空灿烂闪烁,空气清澈得令人吃惊,吸入肺中彷佛连心灵也被洗净。耳边只听得见微小的虫鸣与树叶磨擦声。

在如此美好的夜晚──

地上有两具尸体。

「……小雫雫,你还活著吗?」

「…………我还活著。」

似乎还活著。

宛如被踩扁的青蛙似地,这两位落魄得像尸体的人是雫和铃。

两人翻过身,变成仰躺的姿势,顺便手脚伸直呈大字形,然后深深吐了一口气。

夜晚的空气充满肺中,温柔地将火烫的身体冷却。在满天的星空之下,两人「呼~」的一声,异口同声地吐了一口气。

「明天终于要出发了呢。」

「是啊,还好总算是有个形了。」

雫与铃躺成大字形,互相交谈。

两人在说的是关于熟悉被始魔改的神器。

那些神器的能力增加,威力也增强。在闯入下一个目的地【修尼雪原】之前,她们像这样在停泊中的佛尔尼尔的甲板上进行练习。

现在位置已经来到雪原前不远处,明天就要进入雪原,然后就要马不停蹄进入最后的大迷宫【冰雪洞窟】。

在进入大迷宫的前一晚,看来雫和铃已经达成在某种程度上能接受的成果了。

虽然魔力用尽,让她们感受到强烈的倦怠感,大汗淋漓也满不舒服,不过两人的表情都颇为满足。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

「小雫,小铃,辛苦了!」

伴随著黄莺出谷的声音出现的是香织。明明外表是『神之使徒』诺因,但是却穿著上下一套白色的睡衣,至今仍给人难以言喻的感觉。

在香织身后则是站著月、希雅和缇奥,她们与香织同样穿著不太暴露的睡衣。只有缇奥是穿著类似浴衣的服装,明明是不怎么暴露的衣服,但是她的双峰和大腿却隐约可见,铃内心嘀咕「这个人真是异样地妖艳啊」。

「来,你们两位,汗水要确实擦乾哦?」

「谢谢你,香织。」

「小香香,谢谢!」

接过柔软的毛巾,雫和铃站起来,开心地擦拭身体。

缇奥看著两人,忧心地问道:

「都已经跨日了哦?你们两人会不会太拚了点呀?」

「就是说呀~总之,我们来吃宵夜吧!运动过后也要好好吃一顿,不然是不会变强的哦!」

希雅端的餐盘上摆著冒著蒸气的浓汤和柔软的面包,芬芳的蔬菜香气扑鼻而来,马上就听见有人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

「啊哈哈,铃小姐饿坏了吗?」

希雅微笑著说道,铃却白了她一眼。

「虽然很想质问为什么那么自然地以为是铃的肚子在叫,但是小希希,肚子在叫的不是铃啦。」

那么是谁呢?全员的视线必然集中到另一人身上。

「……别、别看我……」

是雫。她似乎饿坏了。只见她马上把马尾卷在脸上,发动羞耻心防御──马尾防御。

现场充满既温暖又温馨的气氛。

「这么说来,光辉同学和龙太郎同学呢?」

为了拯救因为羞耻而颤抖的好友,香织转移了话题。雫感谢著好友,解开马尾防御回答道:

「他们先休息了。龙太郎一如往常,因为太过拚命而倒下。光辉则是因为圣剑的输出超乎想像,魔力先耗尽而倒下。」

「他、他们没事吧?」

「对,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人都已经熟悉神器了。再来就是明天在抵达之前,我们要做最后调整和确认默契配合。」

「这样啊,那就好。不过该怎么办呢?我基本上也准备了他们两人的宵夜耶。」

确实,希雅端的大餐盘上所装的宵夜看来有六到七人份,那是考虑到有两名食量大的男生而准备的份量吧。

「那么难得有这个机会,大家一起吃宵夜如何?在夜空下举行只有女生的晚宴,感觉也相当有趣。」

希雅摆动兔耳,开朗地说道。

「……嗯,始为了努力恢复体能,今天也已经休息了,所以我也赞成。」

既然月也同意了,那就没有人反对了。

于是午夜的女生派对就这样开始了。

彷佛美好的滋味传遍疲惫身体的每个角落般,雫和铃在喝下浓汤的瞬间,立刻露出陶醉的神情,负责烹调的香织也露出开心的微笑。

「我以为这像平常一样也是希雅做的餐点,不过……这是香织的味道吧。谢谢你,香织。」

「嘻嘻,果然瞒不过小雫。」

香织露出羞赧的笑容。雫则是温柔地笑著说:「那是当然的吧?」

「雫小姐和香织小姐真的感情很好呢~」

希雅摇著兔耳,似乎颇为敬佩。香织则是彷佛要抱住雫一般,依偎在雫的身旁,露出「对吧?」的得意表情。同时眼神不住向月飘去。

「……你干什么一脸得意表情,得意崎笨香织。」

「那是谁啊!?」

或许是觉得炫耀好友的香织很烦,月「哼」的一声,把身旁的希雅拉向自己。

「……雫没有这对诱人的兔耳。」

月得意的表情就像在说「我的好友赢了!」。

「小、小雫有这条马尾呀!」

「……哼,比不过这柔软的感觉。」

「比胸部的话,小雫的也很柔软喔!」

雫斥责香织「你在说什么呀!香织!?」。彼此都在炫耀自己的好友多么棒的时候……就在那个瞬间──

「有好友真好呢,很棒吧,好友,铃也曾经有过呢~啊,是我误会了,我们连『前』好友都算不上吧……哈哈。」

全员的目光猛然移向铃,然后看见开心果的眼神就像腐败的死鱼后,众人的表情为之僵硬。

香织迅速与雫分开,月也悄悄地放开希雅。

「铃、铃啊,你对铁扇的掌握如何了?还顺利吗?」

面对铃如此沉重的自虐,缇奥毕竟无法开玩笑,而且也不能耍变态。对于缇奥拋出的话题,月她们则是小小地竖起大拇指称赞。

「嗯,很顺利喔,缇奥小姐。虽然这是我第一次使用扇子,不过心情上感觉有点优雅呢!」

只见铃收起了黑暗面,恢复为原本的开心果。

为了不让铃意外深沉的黑暗再次浮出表面,雫小心翼翼地加入话题。

「是啊,确实既优雅又漂亮。带有铃魔力的扇子,配合著动作,将橙色的光芒洒在空中,那可以说正是『舞蹈』呢。」

「小、小雫雫,别突然这样夸奖铃啦~铃会不好意思的。那只是南云同学的神器很厉害,他也说过神器会附带光辉灿烂的效果。」

始还是老样子,在制造物品方面,总是不惜在不必要的地方花费心力。

看到铃害羞的模样,雫苦笑著说道:

「呵呵,抱歉,因为在光辉面前不太敢夸奖,所以我才会一时忍不住。」

听到这句话,香织侧著头感到疑问。

「?为什么在光辉同学面前不太敢夸奖呢?」

雫一瞬间露出「糟糕!」的表情。她和铃互看一眼,脸上的神情难以言喻。香织因此更加好奇,在她再三追问之下……

「那个……你们知道的,光辉对南云同学很有意见对吧?可是又不能不借助他的力量……」

「啊哈哈,也就是说,只要称赞南云同学的神器,他就会有点生气呢。」

看来是这么一回事。战力增强固然很高兴,可是一想到那是出于始的赏赐,对于想要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光辉而言,他的心情就会变得非常复杂。

听到铃这么说,香织露出暧昧的笑容,月的表情像是被他打败了,缇奥则是一副「真拿他没办法啊」的表情。

看到面露苦笑的雫,希雅则是感到疑问。

「雫小姐喜欢他吗?」

「什么?」

雫的表情就像是被问到意想不到的问题。

「不是啦,我一直有个疑问。该怎么说呢,雫小姐总是对光辉先生相当宽容,而且很在意他的感受不是吗?」

「是啊,这一点妾身也有感觉。在学得升华魔法的时候,只有光辉表情很复杂。而且雫,你对那时光辉的态度也非常在意吧?」

「……嗯,对于无法为青梅竹马的成果感到高兴的男人,你未免太过偏袒了。你是会被渣男吸引的那种女生吗?」

雫只对最后月的疑问郑重否定,然后面露难色,耸了耸肩。

「因为他是亲人,我不能拋下他不顾。」

除了香织以外,其他人都感到疑问。『亲人』一词难道是说他们并非只是青梅竹马,而是亲戚关系?

「小雫的意思是光辉同学是八重樫流的门生啦。在小雫她们家,对于正式的门生都是当成『家人』看待。」

八重樫流──它是自古深植于地方的剑术道场。有别于对一般人开放的剑术教室,八重樫流是对保全公司和警界人员进行武术指导,在业界是相当有名的流派。

能够成为门生的人极为有限,反过来说,只要入门的话,八重樫家就会把他们视为『亲人』。

──家人绝不拋弃家人,正因为不会拋弃,所以才是家人。

身为八重樫流的师父,同时也是雫的祖父的鹫三,在八重樫流众多教条之中,他最重视的就是这一条。

实际上,过去无论门生遭遇何种灾难,八重樫流的人都不曾对其见死不救。因此,与八重樫相关的人们都有深厚的羁绊。在祖父、父亲、母亲和门生们的耳濡目染之下,这个教诲也深深刻印在雫的心中。

附带一提,就光辉的情况来说,他是因为母亲过去曾有恩于鹫三,光辉才能靠这层关系获准入门。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虽然光辉很让人伤脑筋,但我不能弃他于不顾。该怎么说呢……如果真要说的话,他感觉就像是『需要人照顾的弟弟』吧。」

被同年级的女生当成弟弟看待,想到那个男人的心情,那也不免使人有点同情。

时常听说如姊弟般长大的青梅竹马,却因为如此所以不会抱持恋爱的感情。光辉和雫确实有可能是这种关系,但……

回想光辉看雫的眼神,实际如何倒也很难讲。

希雅的兔耳动了动,她眼神充满好奇问道:

「你没有意识过对于他的感情吗?」

问题终于开始呈现女生爱听八卦的样貌后,雫似乎感到坐立难安,身体动了动。或许是代替她回答吧,只见铃吃著浓汤的蔬菜,无视餐桌礼节开口说道:

「谣言是没有少过啦。因为小雫雫和小香香都时常与光辉同学在一起,而且光辉同学也明显对两人特别看待。」

「是啊,多亏如此,自认比不过光辉的男生就不会来告白,我也因此轻松许多……」

也就是说,她果然有意识光辉!不只是希雅,月和缇奥的眼中也充满好奇的光芒。因为月她们全员都喜欢始,所以就算要聊恋爱的话题也只有始的事可以聊。或许是因此造成的反作用力,让她们对别人的恋爱八卦非常有兴趣。

雫脸上的苦笑之色更深,她微微摇头。

「其实我有一段时期很怕见光辉。」

「「「「欸!?」」」」

铃也加入其中,跟月她们一齐惊讶地叫道。她们的惊讶固然是因为雫从未表现过那样的态度,但是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雫竟然会害怕见到自己的青梅竹马。无言的压力要求雫详细说明。

只有香织看著雫,眼神略带忧虑。

「光辉从以前就很受女生欢迎。」

雫回想起伴随痛楚的记忆,以及女生们冰冷的目光。

女生们阴险且因年幼而不知轻重的残酷,毫不留情地把雫逼到濒临崩溃。

「当时的我不太像女孩子,因为那个关系,当我和光辉站在一起,就会引来女生们的嫉妒。」

雫虽然语气轻松,表情也好似无所谓,但是心中却是充满痛苦。雫压抑著感情,不让关在内心深处的痛苦外溢,然后继续说道:

「再加上我当时不善交际,所以无法妥善应对……」

「然而因为是亲人,所以你也不能拋下光辉,这样的苦恼使你怕见光辉是吧?」

听到雫说得含糊,缇奥接著替她补充,雫则是耸了耸肩。

「欸~难道光辉先生什么也没做吗?青梅竹马的女孩遭遇困难了说。」

光辉当然有行动,他拜托嫉妒雫的女生和雫和睦相处。当然,事态更加恶化。这些事雫并没有说出口,取而代之,她以温柔的眼神看著香织。

「帮助我的人是香织。」

「小雫……」

现在雫仍鲜明记得。

早在两人尚未同班、香织认识雫之前,雫就已经认识香织了。

同时还带著少许的嫉妒。

当初雫对香织的印象是一个闪亮亮的女生。她与被说像男生的自己居住在不同的世界,雫觉得香织是真正的女生,就好像是公主。

即使明知道和她没有任何关系,雫却仍是无法直视香织,也无法对她敞开心胸。只是身在香织附近,听见有人赞美香织,内心就彷佛要涌出黑暗情感。雫讨厌那样的自己,所以即使同班之后,她也一直回避香织。

然而,雫筑起的小小障壁,对香织似乎一点意义也没有,她轻易踏入雫的世界。

「好漂亮……」

那是雫第一次听见香织对雫说的话。

香织蹲在雫的桌子旁,小小的指头撑在桌上,探头看著雫。

最初雫以为香织在讽刺自己。想到连这么一个公主般的孩子,竟然也像其他女生一样伤害自己,雫产生近似绝望的心情。虽然之后因为香织的超突击少女精神,雫自然也知道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之后她每天都来找我。那时候我无法相信别人,变得十分顽固。虽然起初我还无视香织……但是她每天都缠著我说『吶吶,小雫!我可以叫你小雫吗?』,像小狗一样摇著尾巴释出善意,最后我只好投降。」

「因、因为我真的第一次见到像小雫这么漂亮的人呀。」

或许是想起当时的事了吧,香织双手遮住泛红的脸颊,害羞地颤抖。

看到香织那个样子,雫轻轻地笑了起来。但是她很快地又眯起眼睛,温柔地抚摸香织的头。

「虽然那时候我没有说出口……不过我真的很高兴,高兴到躲起来偷偷哭泣哦。当其他女生在教导香织该对我采取何种态度的时候,香织也一脸认真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香织就像是完全不管会有何种阻碍或代价,一直线地走到雫的身旁。

现在回想起来,香织或许是感受到雫心中的痛楚了吧。所以才绝对不离开雫,想要疗愈雫的心。

「后来我之所以能够改变,大概是我分到她突击少女的力量了吧。」

唉声叹气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所以雫想成为像香织那样勇于面对困难的人。

因为这么想,所以雫开始磨练自己。不是为了报仇,但也不是只为忍耐,而是为了让自己有自信能够抬头挺胸,用言行让别人认同自己。

「对了对了,我之所以开始留长发,也是香织的突击害的。」

「竟然说是我害的,好过分!」

雫一边安抚著气愤的香织,一边对不明所以的月等人说明。

「香织说『小雫留长发比较好看!』,我告诉她,因为爷爷说练剑术要剪短头发,所以我不能留长发。但是……」

或许该说果不其然吧,香织愤慨地前去找八重樫流师父理论。

然后,香织不顾雫慌张地制止,有如踢馆似地拜访道场,指著连警察高官都要敬为『老师』的鹫三说『小雫的爷爷错了!』。

之后香织在众多门生面前,极力主张雫是多美的美女,长发有多么适合她。

就结果来说,她惹得总是扑克脸的鹫三哈哈大笑,最后把明明不是门生的香织也视为『亲人』,成为至今仍在门生之间流传的传说。

总之,香织用双手遮住脸。

「因为年轻气盛犯下的错误真是讨厌呢。」

「……放心吧,你现在也完全没变,错误崎笨香织。」

月以同情的表情和语气说道。香织则是挥出高速的一拳,却被月用缇奥盾牌阻挡!缇奥因此兴奋地喘气!

「总之后来我的精神也有了余裕……所以能够冷静地看待光辉。」

光辉依然追求正义,只要发现有困难的人就会东奔西走,投入骚动的漩涡之中。不可思议地,似乎连骚动也聚集到光辉的身边。

光辉相信人性本善,光辉本身也是丝毫不带恶意,为了世人而努力奔走。

他直直地看著前方,用正直的光辉解救了人们,所以大家不会发觉在光背后所产生的影子。

是啊,他实在是给雫添麻烦,所以……

「我不会把光辉当成恋爱的对象,因为不管是好是坏,我对他都太过瞭解了,甚至可以说就跟家人一样。」

原来如此,果然是因为距离太近的关系吧,渴望恋爱话题的月等人基本上接受了这个说法。话虽如此,因为机会难得,不愁没有话题。

「那么雫小姐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希、希雅,你还真是紧追不舍呢……」

因为周围只有始至上主义者和变态,所以最近恋爱修成正果的兔子,精神上有了余裕,开始渴望知道别人的恋爱历程!从竖起的兔耳和充满期待的眼神,可以看出这只兔子内心有这样的想法。

该如何回答呢?不,应该说该回答吗?正当雫犹豫的时候,香织代替她回答。

「这么说来,小雫。你在剑道杂志的采访被问到喜欢男生的类型,你说是『会守护我的人』。」

香织的嘴被摀住了。口头禅是『小雫她啊』的香织,是『喜爱谈论小雫病患者』,她的口风比有时效性的氦气还要松。

女孩们的目光不怀好意地飘向雫,雫则是咳嗽一声。

她露出甜美的笑容说道:

「是啊,我喜欢像香织这样会守护我的人。」

「欸?」

雫凝视著香织,散发出略显妖艳的气息,接著呵呵一笑。香织被她凝视,脸颊再次开始发热。

「咦?奇怪,是我的错觉吗?香织小姐和雫小姐的后方好像开满了花朵……」

那一定是百合花无误。

「……百合崎笨香织,祝你永远幸福。」

「月~!我们才不是那样呢!话说笨香织三个字是绝对不改的吗!?」

或许是因为羞耻吧,香织好似迁怒般过度反应,朝著月扑过去。

但是,她们的情绪却马上冷却。

「小香香和小雫雫的百合谣言其实传得相当开呢……这么说来,在奥尔库司大迷宫遭遇危机时,小香香离开铃的身旁,奔到小雫雫的身边去了呢……意思是小香香愿意和小雫雫一起死,跟铃就不行了吧。哈哈。」

「小铃!?」

铃突然坠落黑暗面,或许是在树海大迷宫做的梦所残留的后遗症吧。

大概是为了自暴自弃的铃著想吧,希雅把话题转向铃。

「铃、铃小姐如何?你喜欢怎样的男性呢?」

好一个转换话题!香织与雫偷偷对希雅竖起大拇指。

「铃喜欢……不是萝莉控的人。铃和小香香你们不同,没有人会喜欢铃这种小不点!就算告白也只有住附近的变态大哥哥跟我告白过!!」

「铃小姐,对不起!!我踩到地雷了!来人啊,请给铃小姐最好的魂魄魔法!!」

看来铃的黑暗面非常深沉,到了必须仰赖神代魔法的地步了。她平常虽然能撑住,但是一旦坠落似乎就会掉得很快。

这时有人给铃比魂魄魔法更强烈的一击。

「……你说我是小不点吗?」

月女王以一本正经的表情逼近。确实,铃和月体型相似,如果铃说自己是小不点,那就等于在说月也是。

从冰冷的眼神散发出强烈的压力,铃一瞬间就脱离了黑暗面。

「不、不是的!姊姊非常棒!」

「冷静一点,月!小铃的语气开始变得跟希雅一样了!」

只见月女王迅速回到原本的位置。雫安慰著恐惧发抖、泪眼汪汪的铃,顺便探问她一直很在意却无视至今的事情。

「这么说来,铃,你为什么会称呼月为『姊姊』呢?」

因为雫也常被这么称呼,所以她个人也对此感到兴趣。

「咦?呃~因为姊姊在奥尔库司大迷宫救我的时候非常地帅气……」

只见月的鼻子鼓了起来,看来她有点不好意思。

「啊啊,对喔。月姑且不论,那时候的始同学很棒呢。」

「是啊……」

听到香织陶醉地这么说,那时一起看著始的背影的雫也小声附和。

雫回想当时情景依然非常鲜明,甚至跟香织第一次跟自己说话时一样鲜明。

那时鲜艳的红色电流、狂傲的笑容、宽广的背影──

雫认为实在很犯规。所谓的犯规不是指始的力量,而是让她看见始的那个模样。

「小雫。」

雫顿时回神,不知为何,全员都看著她。

「什、什么?怎么了吗?」

月女王再次移动,用标准配备的冷眼瞪著雫。

「……我希望你告诉我,在你眼中的始是怎样的人?」

「咦?南云同学?呃……为什么要问我呢?如果是南云同学的事,问香织她才最清楚──」

「……香织不行。讲到只有自己和始知道的回忆,她马上就一脸臭屁样。」

「月也会提到在深渊生活的事吧!你也是一脸臭屁样!」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冷静下来吧。」

希雅抓住两人的后领,阻止她们火拚。缇奥则是不管她们两人,询问道:「好了,那么是如何呢?」瞬间,月和香织都回头看去。

雫尽管身子一震,仍是稍微思考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她静静地说道:

「……这个嘛,我对他最初的印象是『真是个怪人』。」

「「「「「怪人?」」」」」

听见这个意外的回答,月她们完美地异口同声。连香织也惊讶得圆睁双眼。

「顺便一提,我心里还想说『香织,你选这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小雫,你是那样想的吗!?」

香织惊愕地叫道,雫则是苦笑著耸耸肩。

「有什么办法嘛。因为在入学典礼的时候,而且是光辉上台时,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响起的状况下,他居然还能一个人睡到不省人事。」

「唔呃,那、那是……」

即使是现在,想起那件事,雫的心情仍是颇为奇妙。

自从香织遇见始,一直到入学典礼的这段期间,大约有两年的时间,雫一直听香织说始的事,听到耳朵都快长茧了,所以雫会自然美化对始的想像也是很正常的事。

然而终于见到本人后,即使在震耳欲聋的噪音中,他却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可是当入学典礼结束的瞬间,他彷佛敏感地察觉典礼结束,立刻就醒了过来。

「在那之后我也一直觉得,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

每天早上的表情就像对人生感到疲惫的上班族,在快要迟到的时间到校。

然后,来到学校马上就睡觉。

午餐坚持吃能量果冻。

才这么想,放学后他又马上恢复为正常人类,发挥回家社菁英的实力。

他拥有瞬间入睡、瞬间醒来的超人特技,彷佛活在一人世界里。但是有人跟他说话,他也会和气以对,甚至可说是很好的听众。

「感觉这个人很矛盾,是我至今从未见过的类型。」

香织和铃「啊~」地发出认同的声音。确实,完全无法否定。

雫笑著说「对吧?」,并且继续说道:

「最奇怪的就是,他对香织完全没兴趣。」

香织从入学当初就是注目的焦点,总是受到男生热烈的视线关注。香织明明只要有时间就找始说话,始却都是露出既似苦笑,又似困扰的表情。

「这个男人到底对我可爱的香织有什么不满!我有时会用带著怒气的眼神瞪他,他很敏感,每次都会吓一跳,然后朝周围东张西望,真的很好玩。」

雫露出恶作剧的表情,她的眼睛似乎望著远方。明明距离不到两年的事,但是说起当时的事情,感觉却像是在讲述遥远过去的回忆。雫的语气显得既快乐又轻松。

受到香织邀请一起吃午餐,在同学的视线中流著冷汗的始。

总是在睡觉,却能确实取得平均分数的成绩,即使老师对他摆脸色,也只面露苦笑的始。

雫和香织一起勇闻成人游戏区,隔天听说这件事,脸色猛然大变的始。

发觉香织虎视眈眈地等待著放学时间到来,却发挥了连雫也吃惊的身手,企图逃亡的始。

尽管脸上挂著僵硬的表情,仍是听光辉说教到最后的始。

回忆就像踩著轻松的脚步不停冒出。

雫说个不停,甚至没有发觉香织她们是用何种表情看著她。

雫脸上露出更加开怀的笑容,但是口中说出的却是与表情相反的阴暗内容。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南云同学在学校的生活逐渐有了变化。因为香织喜欢他,或者该说,包括香织在内,关注度有点高的我们四人跟他走得很近,所以……嫉妒他的人也增加了。」

雫小声地说道:「就像我那时候一样。」

始周围的气氛愈来愈冰冷,手段变得更为阴险,恶意与嘲笑开始露骨地侵袭始。

回想起往事,香织的表情就变得阴暗。雫明白香织的心情,她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想过必须设法帮他,因为我知道『那种感觉』。可是,就算知道他处境艰难,我也不能阻止香织。因为我也明白香织的心情。」

至今不管受到多少人告白、受到光辉特别对待,香织都无动于衷。而始却是香织的初恋,连续思念两年,终于重逢之后,香织却无法拉近与对方的距离……

因为当时香织还没有初恋的自觉,所以她只是努力地想要尽可能得到意中人的目光与关注。

好友没有余裕注意周围的情况,雫却也无法劝谏,但是她也无法对始置之不理,只能小声地向始道歉……

然而,明明雫心中充满焦躁与罪恶感!

「但是南云同学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恶意中伤!虽然他口中说『伤脑筋』,但其实一点也不伤脑筋!因为他说那句话的时候还打哈欠呢!」

雫心想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太强!太强了!人不可貌相,这个男人拥有钢铁般的心脏!

在那之后,雫对始的认知就改变了。

她不再认为始只是个怪人。

这次雫是在不同意义上,对这个不曾见过的类型的男生产生强烈兴趣。

「起初因为他平时的态度,我以为他说不定只是没有感情的怪兽,因为对他人毫不关心,所以也不在乎别人对他如何。」

就某种意义上而言,那样说其实也没错。始这个人确实基本上对别人不怎么关心。

可是那并非是因为始不像人类,或者是冷酷的人。

雫一直看著始,并且透过香织瞭解始,所以雫能够理解始不是那种人。

始只是有其他能让他专注的事物而已。

他是真的喜欢那个事物,并且任何时候都全力以赴,所以对于倾注全力于喜爱事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他也甘之如饴。

称之为『觉悟』或许有点夸张,不过始确实有『即使如此我也要贯彻下去』的强烈心情。

就是有著那样的坚强,才会让他尽管露出困扰表情、脸上浮现苦笑,也能够克服逆境。

「我心想原来如此。虽然不太能形容,不过我能够认同,香织一定就是被他那种坚强的意志所吸引吧。」

雫的脸上露出宛如口中塞满甜美糖果的表情,同时脑中浮现一段-->">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