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3-13乌鲁町的蹂躏剧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三卷试看 3-13乌鲁町的蹂躏剧

(这是什么啊,这个……到底是什么啊,这个!)

在袭击乌鲁镇的数万魔物大军遥远的后方,临时挖掘的壕沟之中,一位少年尽可能的张开结界拼命的蜷缩着身体,清水幸利,他的身体因眼前的惨状而颤抖着,张开的嘴失去了言语,不可能的光景,不愿相信的现实,在内心重复着没说出口的咒骂。

是的,操纵着魔物大军的毫无疑问,就是行踪不明的爱子的学生,清水幸利,和某个男人在偶然之下交换了契约,企图毁灭乌鲁镇和爱子她们,但是,他认为十分容易就能击溃的城市和人,无伤地展开了预想之外的异常惨烈的迎击,以现在进行时的形式为清水描绘出了一幅地狱的绘图。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这种独特的声音在战场上回响着,无数的闪光带着杀意在天空疾驰着,闪光一瞬间就击中了目标。突进的魔物发出了令大地鸣动的咆哮,但无关它们的种族、强弱,连一丝的抵抗都不允许,一瞬间它们就变成了肉块。每分钟1万2千发、无慈悲的死之「墙」迫近着,一发一只,像击穿云朵般贯通目标,目标背后的数十只也一并被贯穿了。

被贯穿的魔物们无视着惯性定律,肉体的大部分当场爆散后就倒在了地上。立刻左右散开想回避死的射线的魔物们,作为射手的阿一当然没有放走它们的理由,两门梅塞拉伊展开成扇形,被解放的弹幕,就仿如难攻不落的城墙般不让魔物们靠近,眨眼间就筑起了尸山血河。

此外,阿一的左手边,希娅正扛着奥尔根「喜欢飞就去吧~」说着这种话一个劲儿的扣下扳机,伴随着嘭嘭嘭的声音连续放出了火箭弹。

和那个笨蛋一样的声音相反,弹头拉着火焰尾巴向着一大群魔物的正中突刺,引起的大爆炸将周围数十米的魔物都炸飞了,接近爆炸中心的魔物们,肉体都变成了微尘,而较远的魔物被冲击波击碎了骨和内脏,然后,无法站起来的魔物就被后续的魔物践踏断气了。

火箭射尽后,希娅就拿起堆在阿一身旁的弹药装填后继续射击,发射出来的火箭飞到魔物们的头上,和手榴弹一样延迟后爆炸了,向眼下散布了大量熊熊燃烧的盛炎。和「燃烧手榴弹」同样,从燃烧石中提取、持续燃烧的摄氏三千度的焦油状液体如同豪雨般向魔物们倾注而下,被触碰到的肉体都被烧灭了。悲鸣声越响越大,周围的魔物都被卷进了毁灭之炎,希娅负责范围里的魔物都爆散后化为了灰烬……无一例外。

驻守希娅左边阵地的是缇奥,她伸出去的双手前端放出的漆黑极光连周围的空气都一并燃烧,这是她在龙化状态中放出的吐息,似乎在人形时也能够放出。连阿一都需要全力防御的歼灭黑炎刹那间消灭了射线上的一切,贯通至大群魔物的后方。缇奥就这样用手腕水平横扫,横向移动的黑色炮击把接触到的一切都消灭了。

炮击停止后,被横扫的大地什么都不剩,作为代价,这一击的消耗相当大。缇奥的肩上下起落气喘吁吁,但是,吻了手上的指轮后马上就挺直了腰板。她从阿一交给她的魔晶石指环里取出了存贮的魔力。吐息的一击将缇奥负责范围内大部分担当先锋的魔物消灭了。缇奥多少从容了一些,用起了魔力消耗较少的魔法。

「狂暴吹息的必胜之风,熊熊燃烧的红莲之奔流【岚焰风尘】」

为了稍微抑制魔力的消耗,缇奥利用咏唱提高了集中力。被解放的魔法是火焰的龙卷风。其规模用地球的龙卷风等级表示就是F4级,直径数十米的火焰龙卷风向着魔物群爆进,把周围的魔物们卷上了天空,被卷入抛上空中的魔物们没有还手之力,就像是自己跳进了火焰一样。然后,从红莲的龙卷中排出的只有面目全飞的灰烬,像灰色的雪一样飞舞。龙卷风就这样让一切归于灰烬,充分的蹂躏了战场。

在阿一右边驻守的是月,她的歼灭力更是丧心病狂。从阿一他们开始攻击时,月就安静地闭着眼,领悟到右侧攻击薄弱的魔物们,从破坏的暴风处逃离,扎堆的从右翼攻入。魔物们已经密集到连进军都受到影响了,然后,终于到了彼此距离不足五百米的那个顺间,月只是睁开眼睛并慢慢抬高了右手,然后,一句,嚅嗫似的,却又如同向世界宣言般,说出了那个强力的魔法名。

「【坏劫】」

这是发动神代魔法的扳机,米莉迪·莱森所授予,能干涉世界的法则之一的魔法【重力操作】,就算是魔法有着先天才能的吸血姬,也需要长时间的【蓄力】来精练魔力、固定想象,是连她也不能即时发动的困难魔法。

月咏唱后的同时,在迫近的魔物的头上出现了对黑龙战时见过的黑色旋涡球体,不过,和上次不同,那球体的形状变化了,球体被拉得很薄很薄形成了一个四边都有五百米的正四边形薄片,遮住阳光的黑色的天顶,瞬间向着眼下的魔物们一口气落下。

下个瞬间,直接说明发生了什么事,就是「大地上的魔物被消灭了」。其实,从后面的墙壁上,正哑然的看着阿一他们的蹂躏剧的乌鲁町的人们,他们只看到了这个结果。

他们所看见的事其实很简单,黑色的天顶向魔物群砸下,就这样让魔物和大地陷没了,成了一个四方形、边长五百米、深十米的大坑,密集突进的魔物们连理解的时间都没有就全部被压扁了,在地底里成为了大地的斑点。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魔物的坟场。月放出的一击,一次把近二千体的魔物一瞬间压死,运气不好的魔物,在魔法的境界线上身体被切成两半,内脏都流了出来。

后面的魔物们没注意到前方的地面突然消失了,进而不断向巨大的穴中掉下去。没能立刻消去突进的气势,后面的魔物们继续冲上前来,眨眼之间就有数千只魔物掉进穴中,月就取出了魔晶石来回复魔力,继续干涉重力,魔物的尸体上堆积了更多的魔物尸体。

一阵风吹拂大地,将战场被蹂躏的魔物的血的气味运向了小镇,忍受不了强烈的气味,呕吐的人接连出现,尽管如此,人们仍然为了不像是现实的【压倒性力量】和【蹂躏剧】欢呼,城芇到处都响起了「哇喔哦哦哦哦哦」的欢声。

城市里的重要人物和护卫骑士们,如同被初见的阿一他们的力量吞没般惊呆了,学生们,在那个力量的面前,痛感自己的【差距】,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本来,应该从那些威胁人们的魔物手中好好保护人们的,至少最开始是这样扬言的。但现在只能作为被守护的一方,从和城市的人们一样的地方,注视着作为【无能】而被轻视的同学的背影。心境复杂也无可奈何吧。

而爱子,只是在一味祈祷阿一他们能平安无事。与此同时,她事到如今才对自己做的事有多恐怖有了真实感,进而表情扭曲了(大概是指把阿一他们推上战场这件事吧)。眼前极为凄惨的战场,感觉就像是有什么在殴打着自己那充满天真、相互矛盾的内心。

不久后,魔物的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被大群的魔物遮挡着的北边的地平线也能看见了。终于,缇奥倒下了,借给她的魔晶石的魔力也用完了,魔力枯涸不能动了。

「呣,妾身好像到此为此了……连一发火球也放不出来了……不好意思」

缇奥一边倒下一边把脸转向阿一的方向谢罪,她的脸色已经越过青色变成苍白,如字面那样,竭尽全力的消耗魔力了吧。

「足够了,本来就没有期待过变态能做什么,之后交给我就去睡吧」

「主人真温柔……还以为会骂我呢……不,也有糖果之后就是鞭子这种事……能期待吗?」

「就这样去死」

缇奥脸上已经褪去了血色,完全是一副死人脸,却对阿一的言语起了反应,身体抖了一下,露出了满足的表情。阿一则一边咂嘴一边露出了看到很讨厌的东西的目光,再次把视线转向魔物群。

魔物的数量,已经从原本的几万变成现在的八千至九千了,明明最开始那一大群魔物已经受到了几近毁灭的攻击,但是,魔物们仍旧不顾一切的往前冲。正确来说,是因为一部分魔物发出的命令。大部分的魔物完全没有要冲的意思了,但它们必须遵从各种族首领魔物已经发出的命令,只得不知所措的突进过来。数量变少了之后,阿一注意到了这一点。

清水幸利是这个事件的犯人的话,就算是有挂,到底还是没有办法把如此大群的魔物以及缇奥洗脑,完成对它们的支配吧。这点是阿一的疑问,但是,如果他不是把数万只魔物全部洗脑,而是对其各种族的首领洗脑,采取让那些部下追随魔物首领的方法。这样,就相当有效率了。不过,要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聚集到这种数量的魔物呢,这一点还残留有疑问……

总之先把疑问搁置在一边,这群魔物是由动作迟钝单调的首领,和动作临机应变、只会点头哈腰遵从命令一味向前猛冲的魔物们构成的,所以先灭了领导的魔物较为妥当。那样的话,忠实于本能的魔物们应该就会领悟到和阿一他们的实力差,进而逃回北边的山脉。

阿一望着手里的歼灭兵器【梅塞拉伊】。两门都已经升起了白烟,冷却机能已经不管用了。到达耐久界限了。如果继续射击的话,太概不知哪里就会坏掉吧,当然,就算变成这样也能修复,不过因为东西很纤细,瞬间当场修复是不可能的。有必要花费时间进行精密作业。如果变成那样的话会很麻烦,所以转换攻击方式较为妥当。

「月,魔力残量是?」

「……嗯,魔晶石两个的份左右……重力魔法的消耗预想以上,要练习」

「不不,已经一个人杀了两万只以上了哦?足够了,剩下的我来做掉,援护拜托了」

「嗯」

阿一话不多,细委承知的月立刻点了点头。心领神会。满足的阿一向希娅搭话。

「希娅,魔物的不同搞明白了吗?」

「是的,一种是像被操纵时的缇奥桑一样的魔物的说,另一种是看起来畏首畏尾的魔物的说」

「畏首畏……嗯,嘛,对啊。恐怕那些类似缇奥的魔物就是被洗脑的魔物首领,只要杀了他们,其他的应该就会逃跑了」

「原来如此,我这边也正担心没有剩余弹药了的说,直接杀进去的说!」

「……啊啊。这么有干劲……」

「当然的说。因为你二人在我身边的说」

看见希娅突然微笑了,阿一也还以一个哪里透露着温柔的苦笑。但是,下一瞬间就绷紧脸颊,把【梅塞拉伊】放回宝物库,拿出了多纳·修拉库,同时,希娅也放下了【奥尔根】把大锤拿在手里。

作为领导者的魔物约有一百只,恐怕,它们担心直接突击的话会立刻被杀,令部下的魔物们群龙无首,所以大部分都在后方龟缩吧。

当【梅塞拉伊】和【奥尔根】以及缇奥的魔法这些攻击都停下的时候,认为这是机会么。魔物们如苏醒般再次开始突进。

为了援护阿一和希娅的突击,月放出了魔法。

「【雷龙】」

天空立刻乌云万里,并激烈的放出闪电,一条雷之龙发出落雷的咆哮出现了,从右到左的蹂躏前线。黄金色的龙张开大口,前面的魔物们就像是自己跳进它嘴里似的被消灭了,看到这幅光景,后续的魔物们不敢再向前迈步。在那个间隙,阿一和希娅一口气向魔物群突击。

do bang! do bang! do bang! do bang!do bang!do bang!

阿一使用【缩地】在大地上疾走,同时用多纳·修拉库连射。在他眼里,从魔物群的间隙中————只能看到一点点————捕捉到了魔物首领的身影,就这样开枪、放出了死的闪光,从仅存的缝隙间直达目标要害,毫不留情地使其爆散了。

前线的魔物什么都没看到,不知为何后方的首领就不断被吹飞爆散,它们对此感到奇怪,周围的魔物们动摇了。突然,一个影子笼罩在一头魔物的头上,魔物立刻看向天空,兔耳随风飘动、肩膀上扛着巨大战锤的少女,和字面一样从天而降。

那个少女是希娅,她正在把魔物的头当成踏板,像兔子一样(译:本来就兔子啊。。。)从魔物群头上跳过,以压杀的气势踩向一个被当做踏板的魔物头后,又用重力魔法把自己的体重一口气减轻再次跳向天空。

然后,在升向天顶的空中迅速回转,今次把体重一口气提升数倍,用猛烈的气势下落,目标地点是,几位魔物首领所在的位置。自由落下的速度加上挥动多琉根的反动力后更加提速,再加上最大限度的身体强化,把一击的威力提升至最高。然后,没有浪费一丝气势,全部变成了破坏的化身————挥下了铁锤。

「哩呀啊啊啊啊啊啊!!!」

多哦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可爱的呐喊一起放出的一击,宛如陨石一样,受到直击的蓝巨魔首领,从头直接被压扁在地面上,异常激烈的冲击使血肉爆散。被冲击吹飞的血肉伴随着大量的土石化作肥料回归大地。然后,在周围扎堆的魔物都平等的变成了这个下场。多琉根具有压倒性的冲击力,被吹飞的土石如同散弹般,击破了周围的魔物,让它们也一同回归大地。

希娅从自己作出的陨坑底部,利用反作用力将一半埋入地下的多琉根拔出的同时,利用高速移动,袭击好像是各个群落首领的魔物。

果然,被深入腹地的魔物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它们似乎是打算以数量压制,围成了一道肉墙包围希娅。希娅则握住了多琉根的手柄,将大锤向前伸出一米,开始如陀螺一样高速回旋,虎虎生风的多琉根将迫近的肉之壁全部吹飞了。

无数呈放射状被吹飞的蓝巨魔在空中飞舞着。看起来十分奢华的少女,把大于自己数倍、以巨驱而自豪的魔物如乒乓球般轻轻的吹飞了。如同开玩笑般的光景。希娅从回转运动回到了原来的体势,从被吹飞的蓝巨魔的隙缝中看到了下一个目标的首领,为了深入击溃它,希娅摆好进攻的体势。

那个瞬间,兔耳捕捉到右后方有新的敌人在高速接近,希娅并不惊慌,以多琉根在最佳时机转身迎击,新的敌人是有着黑色的体毛和四个红玉般的眼睛的狼形魔物。它如同料到般在寸前急剧减速,漂亮的闪过了希娅的一击。

普通的魔物的话,只要一挥武器就会变成死尸吧。其实,希娅也认为眼前的魔物是这样的,她把身体强化集中在脚上,突进的瞬间把大锤举在头上。

但是,事实背离了希娅的预想。黑色的四眼狼井非向着希娅,而是向着大锤扑过去,以那强靭的下巴把全身的体重都挂在了大锤上来封印希娅的动作。当然,顶多也不过就是一头魔物,希娅用【身体强化】强化膂力的话就没问题,但是面对意外的事,一瞬间动作被封印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然后,对黑色的四眼狼而言,这已经很足够了,在完美的时机里,另一只同类的魔物从希娅的后方张开排列着锐牙的颚门向她迫近。希娅瞪大了眼睛,然后立刻解开了集中至足部的身体强化施展至全身,那是,做好了被攻击的觉悟。

就在那锐牙将要染上希娅鲜血的瞬间,有什么东西挤进了希娅和四眼狼之间,那是纵六十厘米。横四十厘米,中心部分有着圆盘的金属制十字架。那个十字架撑住了魔物的双颚,阻止它啃食希娅。

发出了喀喇喀喇的声音,魔物拼命想把突入口中的异物咬碎,十字架发出了淡红色的光,接下来的瞬间,随着轰鸣声,魔物的下巴被炸飞了。

「咕呜噜啊啊啊啊!!!」、

发出悲鸣的魔物在地上打滚,十字架在它头上无声的移动着,再度响起了爆炸声并喷出子弹把魔物的头粉碎了。

兹噔!

刚想着听到了枪声,希娅握着的多琉根就变轻了。希娅把目光再次投向四眼狼,而它的腹部和头部已经被悬浮在空中的两个十字架打穿,滚落在地上。

「【希娅,别疏忽大意,有些魔物的行动明显和其它的不同,应该也是受到洗脑支配的,但不像是其它魔物的手下,十字悬浮炮给你三台,把右边的27只杀掉。月,前线那边再给我撑五分钟】」

希娅的意识还停留在稍微脱离了危机这件事上,接着就收到了阿一的【念话】,然后就恢复了自我,重新绷直了神经,通过颈部围脖(希娅咬定这不是【项圈】)上的念话石答复了。

【了解的说!还有,得救了。谢谢!】

【啊,小心一点】

「……呼呼,最近阿一桑的态度在持续软化的说,既成事实只差一步的说!」

希娅, 确认通信切断了,看着浮游在周围保护着自己的【十字悬浮炮】绽开了笑颜,独自一人嘟哝着。然后,重新注入气势架起了多琉根,一边注意着和刚才毛色不同的魔物,一边继续着手歼灭首领。

「呼,仍旧没变,处于危险之中还在想什么啊,那家伙……」

阿一想着这样的事,同时以猛烈的气势击退魔物,阿一的周围也浮游着四台十字架。

【十字悬浮炮】。阿一如此称呼这些浮游的十字架,移动原理和无人侦察机一样的攻击特化形,内部填装有步枪弹和散弹,安装了七块感应石,用手镯操控。另外,还用生成魔法造出付与了【金刚】的矿石覆盖其表面,对感应石的魔力作出反应后也能成为强固的盾牌。

阿一用着【枪=形】的战法,纵横无尽的操纵着多纳·修拉库,与十字悬浮炮相结合,展开了就像没有间隙的暴风雨般的攻击。已经杀了近四十只了魔物首领,在【威压】全开的情况下,也开始出现逃亡的魔物。

在阿一的视界彼端,逃亡的魔物群里,可以看到一个正在喊着什么的人影。从阿一的视角看来,就是地面上有一颗生首,(科普:生首,指刚被砍下来的头颅)一瞬间,阿一还以为看错了。随后他又用【远目】看到那个头的确是在动,而且还被黑袍包覆着。

穿着黑袍的男人,清水,正在冲着逃跑的魔物们叫嚷,仿佛在对自己的孩子们发脾气。之后举起了从王宫里得到的神器的杖咏唱起了什么,当然,阿一丝毫没有义务就这样等待他咏唱完毕。所以他单手用多纳射击,把那手杖的上半段吹飞了,清水则被余波震飞,滚到了地面的穴中。

这时,阿一还没搞清那家伙是不是清水,隐藏在魔物群里、耐心的等待着阿一露出决定性破绽的黑色四眼狼魔物就一齐跳了出来。果然,它们和周围的魔物有着不可相提并论的潜力和合作能力。到了令他想起了曾经的双尾狼的程度。

实际上、阿一觉得如果它们和双尾狼对战应,该能上演一场精彩的战斗吧。虽然它们没有双尾狼那样操控雷的固有魔法、单体的攻击力也很弱,但时不时,它就像事先知道阿一要攻击的场所似的,能避开。恐怕是有着【先读】系的固有魔法。并且,连携作战也和双尾狼有着相同的水准……也就是说,就算是在奈落的上层出现这种魔物,也丝毫不奇怪。

为何,这样的魔物会出现在这里?这样的疑问,在受到攻击的现在,是多余的考虑。阿一暂时把集中力从驱除魔物首领转移到了击破十二只黑色四眼狼身上。

黑色四眼狼从前后左右、甚至上方展开波状攻击,阿一的身体像陀螺一样旋转,同时用多纳·修拉库连射。用了【先读】事先跑到了能够回避的位置吧,而阿一也使用【先读】向它们能回避的位置射击。尽管如此,它们除了一只以外全部回避成功,这令阿一很震惊。和双尾狼一样,同伴之间有像心灵感应般的沟通方法,说不定在某程度上做到了俯瞰战场。

钻阿一开枪的空子,趁着他在空中装弹这个仅有的空隙,一只四眼狼从他的背后突进,却被像花瓣一样展开的一台【十字悬浮炮】吹飞了。别的四眼狼把魔物当作踏板跳入,阿一立刻移动十字悬浮炮当成盾牌防御,并用义手左肘的霰弹枪将其炸碎。

在倾注而下的血肉之雨中,打算包围的四眼狼的其中一角受到两台十字悬浮炮的集中炮击,阿一强行突破包围,以【缩地】滑行移动,在背后的四眼狼被十字悬浮炮击毙的同时,重新装弹结束后又用多纳·修拉库屠杀两只。

那里面的其中一只,从最开始就打算舍身么,被击毙的魔物向着阿一直飞过来,阿一则横向跳跃回避,向着撞来的魔物的下方开枪,在后面紧随而来的四眼狼的头部被吹飞了。受身后的阿一立刻站了起来。就是在等这个瞬间!一只四眼狼好像这么说着似的张开了大口,打算以那锐牙把阿一咬啐。从旁边来看的话,一定会觉得下一个瞬间四眼狼的颚门就会啃噬阿一吧。

但是,那一瞬间,阿一的身姿轻轻摇动后,四目狼的口在什么都没有的空中发出吭哧一声关闭了。阿一不知何时前进了一步,回身用修拉库向着擦肩而过的四目狼的腹部开枪了。

然后,更多的四眼狼像阿一扑去,但它们都在和阿一一纸之隔的地方咬空了,每次阿一都会确实命中擦肩而过似的四眼狼。

黑色的四眼狼们宛如目测错误般的这一连串事件全都是同一个道理,这是阿一【气息遮断】的派生技能【幻踏】的效果。其效果是在遮断气息之际,在几秒前原本的位置残留气息。因为本体的气息被掩藏,会使敌人产生他还在一瞬前的地方的错觉。当然,这只是单纯的气息位置的偏差而已,只要仔细观察就能轻易看穿。不过,在数秒就会分出胜负的的战斗里,想要不被迷惑是很难的,特别是,越优秀的家伙对气息的感知就越敏感,就越会容易中招。

当然,对为了操纵十字悬浮炮连【瞬光】都用上了的阿一来说,就算黑色四眼狼是有着奈落级实力的魔物,完全敌不过阿一也是很正常的。结果,恐怕是清水的王牌的四眼狼,连碰到阿一这种事都做不到,就在两分钟内被歼灭了。

阿一则继续以怒涛的气势放出十字悬浮炮,把魔物首领一个不留的杀光了。从希娅那里的十字悬浮炮传来的情报来看,希娅那边也只剩几只就完了。向小镇突进的前线的魔物也,全部被月的【雷龙】驱散了。

约两分钟后,阿一确认被洗脑的魔物已经被清除干净后,大大地吸了口气,并用【魔力放射】喊出了天地轰鸣般的咆哮。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特大的咆哮声裹挟着魔力在战场上奔走。那个压倒性的威压,比什么都更令魔物们的精神受到冲击,几乎所有的魔物都本能的感到恐惧。然后,注意到自己们群落的首领已经不在了吧,短暂的僵硬之后,它们开始一只一只的后退,终于,它们调转脚后跟,迂回到阿一的两侧,以北部的山脉为目标开始拼命的逃亡。

名为魔物群的洪水,就像遇到了河川里的岩石一样,避开阿一左右分开逃亡。看着它们的样子,阿一用锐利的眼睛确认到,混在乱流之中,骑乘着应该是最后一头黑色四眼狼,正在逃跑的清水的身姿。

阿一以膝立的姿势用双手牢牢架好多纳,然后连续扣下扳机,子弹在绝妙的时机飞向天空。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四眼狼回头瞥了一眼,用【先读】回避了第一击,但第二击则正中大腿使它跌倒了,清水向前飞了出去。因为属性很高吧,虽然身体受到了强打但立刻就站了起来,然后走到黑色四眼狼前,开始踢它的脑袋。

恐怕,是在叫着「赶快给我站起来!」吧,看上去已经歇斯底里了,最后,是打算对它进行暗示什么的让它强行动起来么,清水举起手对着黑色四眼狼的头开始咏唱。

阿一看着他那个样子,二话不说就放出了电磁炮。黑色四眼狼再也不动了。清水再次被余波吹飞,手脚绵软无力的动起来的同时,这次他好像打算自力和魔物们一样向着北方逃走。

阿一取出了魔力驱动摩托车,一口气加速,眨眼就就追上了清水。清水从后面听到了耳熟的kiiiiiii的声音,回头一看,看到了在异世界里不存在的摩托车,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并拼命地动起手足逃跑。

「混蛋啊!那是什么啊!不可能的吧!真的,我可是勇者咳啊————!?」

清水一边骂人一边拼命逃跑,乘着摩托的阿一用义手殴打了他的后脑勺。清水的面部向地面俯冲,保持着像搁浅的虎鲸一样的姿势,向前滑行了几米后停止了。

「那么,老师会生气的吧?这家伙的事……根据情况,我的事也……」

阿一一边独自想着这样的事,一边用义手中的钢丝把清水绑在摩托上,就这样返回了小镇。魔物的血肉和尘埃如颜料般涂抹在荒芜的大地上,配上清水被绑在摩托上的身姿……正可谓是残兵败将的样子。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