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17 白色神龙与白金使徒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17 白色神龙与白金使徒

直径有数十公里的巨大浮游岛。

草原和森林,两者之间的空隙分支出小川,那个上流接壤着翠绿繁茂的山系。 与四周的浮游岛相比规模最大的浮游岛,其自然也格外美丽。

那个浮游岛的草原地带有白色的方尖碑坐镇。有50米高的巨大的塔、就算在壮阔的自然中也是异质的存在。与那人工的白结合起来、看起来格外的奇怪。

但是,比那更异质的是,在那个方尖碑更的上面,光辉闪耀的魔法阵上盘腿坐着的银色男人。随风飘动的银色头发和羽翼。肌肤呈透明般的白色,瞳孔也看起来闪耀着银色的光辉。

服装是,纯白的神父服之类的。与那泰然自若的样子相结合,总觉得哪里有着神圣的感觉。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看见了的话,一定会认为是天界的使者降临了吧。

那个男人,对于弗里德?巴古亚说的第一句话、阿一相对的嗤之以鼻的说着俏皮的话来回击。

「是新的潮流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只能说真没有眼光啊。到了那个年纪还是对父母准备的东西照收不误、就会变成这样让人羞耻的事呦。原来的赤色的头发和浅黑色的肌肤的样子,我认为更男人一点呦?」

这样的说法、让旁边的希娅和缇奥「噗呼」的笑了出来。父母准备的衣服大多都很令人羞耻?(? ???ω??? ?)?,两人也许也有过这样的经验。卡姆和阿图尔、到底送给女儿什么样的衣服当成礼物了、然后、那个时候希娅和缇奥一定浮现出了很微妙的表情了吧……那还真是十分在意的地方啊。

不过、明显被当成笨蛋的弗里德、仅仅只是略微的皱了一下眉毛、泰然自若的态度便已经崩溃了。然后、像没有理会阿一的俏皮话一样、用冰冷的声音说了起来。

「……没想到、还真的活着呀。阿尔巴哈伊特大人没能回来、而且还是你干的收到了这样的报告,我还以为是什么玩笑呢……无论到哪都是个顽强的男人啊。明明痛快的被解决掉就好了」

「嘿,艾希特那个混蛋家伙预测到了吗。嘛、就那样的吧。我对月的感情多少也应该知道了吧。然后, 那你呢? 过来是为了打倒我们,你是想这样说吗? 自杀一样的行为啊、还真是残酷的命令呐。那个呀、是因为压力才变得雪白的呦」

再一次、阿一的旁边再次响起「噗吼」这样的笑声。

无视了投向自己的混杂着「弗里德君、真是劳苦人」这样同情的眼神,弗里德继续说道。

「无论到哪里都在开玩笑的家伙呀。真的、看不出是连最爱的女人被夺去的男人啊」

「因为月是最好的好女人呐。受欢迎也是没有办法的。我呀、把伸出手的人依次收拾掉就行了。你那引以为傲的主人,我也会让他将痛苦和后悔铭记于心后在杀掉」

「那个傲慢、马上就会被打得七零八散的我的主人已经完全掌握那个肉体了。你的女人能回来的可能性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就像为了要降下绝望一样、为了展现那就是事实一样、弗里德用没有激动感情的淡淡的说着。

但是、相对的阿一的表情完全没有动摇的神色。倒不如说、露出了大胆的笑容。

「将我叫做不规则(特异)的可是你们那边呦? 你们那边编写的什么无聊的剧本、给你破坏的一塌糊涂」

「……」

一时间无言的交换着眼神的弗里德和阿一。明确的杀意的风吹了起来。那个就像滑溜溜,滑溜溜的抚摸着肌肤一般。正所谓一触即发的状态。

阿一的手指接触到多纳、那个瞬间、就像要抢占先机一般、弗里德抢先开口。

「刚才的质问」

「啊?」

「“说是来打倒我们的吧”这个质问――有一半是正对的」

「一半?」

手里握着多纳、以随时都可以射击的状态,阿一惊讶的眯起了眼睛。

弗里德、从盘腿而坐的状态、慢慢站了起来展开银翼浮在空中、开口说道。

「主――艾希特月大人传达道、你到这里来的时候,就赏赐你这样通过的权利。不能用这双手将你杀死,没有比这更可惜的事了、但你活着的可能性一点也没有」

「吼。那? 在这期间内、你来当希娅和缇奥的对手吗?」

「就是那样。在你从神那里接受神罚的期间内、我会将恋慕你的女人们彻底玩弄折磨致死的」

弗里德这样说的紧接着,方尖碑闪耀起灿烂的光辉。

阿一、仿佛是问答结束了般拔出了多纳开始了射击。射出的子弹,化作红色的闪光迫近弗里德的眉间。

但是、

叮!

这样、回响起硬质的声音、那一击就像被阻塞停止了一般。看起来、弗里德眼前的子弹就像撞到了看不见的墙壁般的停留在空中。

「如果认为我的空间魔法还和以前一样就大错特错了」

看来、弗里德在自己的周围预先展开了空间遮断性的屏障。从连阿一的魔石眼都未能察觉到这点来看、就像弗里德所说的那样、他的水平看来提高了。

初次攻击被防了下来,在赚到仅仅一点时间的那个瞬间、方尖碑释放出强烈的光辉仿佛爆炸般闪耀着。

视野的一切都被白色的光所渲染。但是,和光量等没有关系的阿一的魔眼石,正确捕捉到了那是有着什么意图的现象。

不久,光芒平息后恢复了视野、将视野的全部都覆盖住程度的驻留的魔物大军就这么跳入了视野中。可以确定有四位数以上。大概在2000体这种程度吧。

无论哪一个、感觉最低都有着????奈落最底层程度的强度。也有至今为止都没有见过的魔物,那个都是,从外表看来都已经进化了。

持有赤黑色四眼的黑狼,如地狱的看门狗般的头增加了两个。持有触手的黑豹,不知是嵌入的还是融合的,持有着龙种的爪和蛇的尾巴连周围的空间都动摇了、马头的魔物阿哈特多,在此之上增加了两支胳膊,此外还缠绕着类似“金刚”的赤黑色的魔力。

特别是,覆盖了天空的灰龙群,一体一体的、都保有在【古鲁恩大火山】那时敌对的白龙同等的力量。

然后、既是它们的老大、也是弗里德拍档的白龙、散发着轻松凌驾于其它所有魔物的不寻常的压力。体格是,已经接近二十米的巨大的身躯,纯白的鳞片放出钢铁的光辉。背上的羽翼呈2对四枚状、像是为了吐气一般纯白的火花从口中迸出。

胸前的伤口酝酿出凶猛的威严,灿灿发光的壮丽的身躯散发着神圣的气息。神话中出现的白龙————白色的神龙,还是该叫白神龙。不管怎么说、有着轻松凌驾于先前遭遇的神兽利维坦力量应该是不会错了。

阿一他们,被几百、几千只不寻常的魔物所包围,沐浴在全方位激烈的杀气之中、弗里德悠然的扇动着银翼待在白神龙极近的旁边。

「那么,南云阿一。在这绝望之中、你就扔下爱慕着你的女人继续前进好了」

想要见到最爱的女人、就不得不将希娅和缇奥扔在这群魔物之中这样独出心裁令人恶心的弗里德、阿一向他嘲笑道。

「白痴吗? 为什么,我必须要听你们的话去做不可啊? 将你们全员瞬杀之后,在慢慢的前进不就好了」

没有必要特意在敌人的面前分散战力,全员一起上的话能更早的完成这样含义的阿一、弗里德送去了冰冷的视线。

然后,宣言到。

「不,你要一个人先行前进。一个人、面向绝望、呐」

「哈、擅自说些什么――呜!?」

刹那间,黄金色的光柱降向阿一。从云的间隙中,突然出现的“天使的梯子”,和曾经抓住月的那个光的奔流极为相似。

「阿一桑!」

「主人」

希娅和缇奥、是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事了吗,带着稍微焦急的声音向阿一伸出了手。果然,两人的手被弹开了。

阿一,想着不会两次都在相同的手法上吃亏,将Pile bunker(打桩枪械)拿了出来。但是,比那更早,弗里德张开了嘴。

「那个光是转移之光。和你的“最爱”是相连接的」

就在那一瞬间、阿一的手停了下来。确实、现在、降下来的光柱一点也没有对自己造成有害的影响、有着和哪里的空间联系在一起的样子。

但是,马上重新振作起来想要将光的奔流打破。和希娅她们一起将弗里德和魔物们驱逐之后,再一起到月所在的地方让她恢复原样就好了。毕竟,就这么将两个人放在这个空间也放不下心。

但是、阻止了这样的阿一的、不是别人正是希娅和缇奥。

「阿一桑、请你去吧」

「嗯。难得的邀请。这里有妾身我们就足够了」

阿一仅有一点但还是瞪大了眼睛。对此并不在意的两个人一起说道。

「这里交给我们,先走吧! 这样的,早就想说一次了」

「呐~啊、马上就会追上去的、呐。呼呼呼」

对啪的眨了一下眼睛送出秋波和立下了死亡Flag的兔子和駄竜她们、阿一变成了一脸呆滞的表情。然后、在俏皮的回应中、察觉到了她们所说的先走吧是认真的。

那是,有着就算是对手准备的舞台也好也不能错过让月恢复原样的机会这样的斥责、也有着在与艾希特的战斗中,不允许有其他人从旁干涉的决意、也有着阿一一定能救出月的信赖,还有这她们之间面对这样程度的事态,怎样都能度过的自信。

阿一的身影渐渐淡薄了。那时已经要转移到别的场所的前兆。阿一,略微踌躇了一下,然后下定决心般的用对希娅和缇奥注入完全信赖的眼神并强有力的点了点头。

实际上,【神域】的内部、包含着如此这般多样的空间是预料之外的。因为有罗盘,所以到月所在的场所不会有迷茫。但是,假如艾希特能将空间的配置如同积木游戏一般重组、无限制的随意移动的话、就变成了打鼹鼠游戏一样让人后怕。

在这种意义上,劣化版的水晶钥匙在进入【神域】时就坏了说实话让人很痛。最糟糕的是、制造神器时挪用的仅有的神结晶是制造劣化版的水晶钥匙的必须材料、从对面送来邀请就像久旱逢甘露一样。

这样的事希娅她们也是知道的、所以才会、接受分散战力这样一手坏棋的提案吧。

「我明白了。希娅,缇奥……」

「在的说」

「嗯」

在转移的边缘,阿一露出了凶猛的笑容、代替着身体给两人留下了话。

「不需要客气。要有是我的女人的样子……把它们都杀光」

「嗨的说!」

「呼呼、交给我吧!」

希娅和缇奥,返还了一个如同猛兽般的笑容。

那一瞬间,阿一的身影和光一起雾散消失了。

后之后剩下的二人――希娅一边用战锤毕尼多琉根咚咚的敲打着肩膀一边睥睨着周围的魔物们、缇奥响起咔咔声音,一边浮现出妖艳的笑容。

「那么、好像说过要将我们尽情玩弄之后再杀了这样的话吧……」

「不如说、现在也好、以后也好、被玩弄的都是你那边吧。真是没有学习能力的男人啊」

被几百,几千只等级异常的魔物们包围着、游刃有余的表情不但没有崩坏、反而用看到笨蛋的表情看向敌人的希娅和缇奥、弗里德一直眯着眼睛。

「我、不要认为现在的我还和以前一样。由我的主人赐给我的这个力量――已经,对那个怪物暂且不说、对你们这种程度的我确信可以轻松凌驾。觉悟吧。被逼着舔的苦恼(舐めさせられた苦渋)、完完全全的、不、几倍的返还给你们。你们就在临死前,尽情的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好了」

「少在那大言不惭啦。。圧杀、扑杀、殴杀、爆杀、格杀、虽然都是些类似的东西、让我用你喜欢的方式将你赶尽杀绝吧」

「豪言壮语说的就是这样的事吧。要是能体会到格的差距就好了呐」

双方口锋相接。

一拍。

从各自的全身喷发出杀意

然后、

「杀了你!」

「完完全全杀光你们!」

「歼灭你们!」

战阵的号角已经吹起。

极光的暴雨从天上倾注而下、从三头狼开始吐出巨大的火焰、六只胳膊的马头迸发出惊人的冲击波、银之闪光和数不清的细毛从正面纷纷杀来。

从全方位袭来的致死攻击。希娅和缇奥的视野被死所填满。

但是、

「缇奥桑、右二步,稍微落下之后向前三步的说」

「嗯、得救了」

随希娅的低语缇奥如条件反射般行动。一瞬间之前所在的场所极光倾注而下、在进一步降低高度的地方通过了冲击,向前踏入的行动反而躲过了银羽。

与此同时、希娅那边、也同样如同舞蹈一般踩着舞步、就像攻击的那一方有意避开希娅一般从全方位攻击的空隙中钻了过去。

希娅移动到的场所,并且希娅指示缇奥移动到的场所。那里是、在受到的攻击之中攻击的密度最小的场所。

固有魔法“未来视”的派生“天启视”――能够窥视任意数秒之后的未来的能力。希娅,利用自身这一能力预知攻击的轨道,提前一步确认出安全地带。

就算这么说,袭击过来的攻击的密度,大部分都和墙面差不多。相较之下、虽说是不易受到攻击的场所,并不是说完全没有攻击。

所以、

「呜啦啊啊啊!!」

「这种程度!」

希娅、从虚空中取出阿赞琪姆制封印石表面涂层的剣玉、一瞬间发射到头顶上。毕尼多琉根敲打到金属上发出惊人的轰鸣声、同时用如同火箭飞出宇宙的猛烈气势冲向空中的剑玉。

表面涂层了的封印石、它的特性毫无遗憾的发挥出来减轻了极光的豪雨。之后,由于剣玉的纯粋的破壊力向着后天方向被弹开了。

然后,为了放出极光而毫无防备的灰龙们、盯着眼下像玩笑一般突然急速迫近的金属块一会儿、在下一个瞬间是、メキョ(meiQ看不懂/(ㄒoㄒ)/~~)! 这样响彻着血淋淋的声响的额剑玉冲进了腹部、被吹飞到了在此之上更高的地方。

全身的骨头都被粉碎的灰龙一瞬间就从之前所在的场所消失到了彼方、取而代之出现的希娅、就那样、使用着锁链回转着剑玉、卷起了将灰龙包围起来殴杀的旋风。

对于那样的希娅、弗里德仅仅眯起了眼睛、又向好似仅留下形状的缇奥投去了视线、在那里的是、手臂交叉着被火焰和光的冲击所淹没的缇奥的身影。

虽然比较起来有些少、但如果从攻击的威力来考虑的话已经受到了足以成为致命伤的量的攻击了。

但是、

「那身姿……」

「哼,和主人的褒奖比起来的话、温吞的也要有个限度啊」

与那样的言词一起,缇奥微微的上扬起嘴角露出了无敌的笑容。那个身姿,和一瞬间之前相比起来发生了变化。

总之,就是肌肤的颜色不一样了。如陶瓷般美丽的肌肤被漆黑所覆盖,在那之中只有金黄色的瞳孔依旧炯炯闪耀着。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漆黑的真相是因为龙鳞的缘故吧。

固有魔法“龙化”的派生“部分龙化”。本来只有在黑龙状态下才能出现的龙鳞、更加细致的为了不阻碍到人形的行动而如链子甲般的铠甲一样缠绕着。此外,能根据消费的魔力来增加龙鳞硬度的“龙鳞硬化”、所有的攻击一个人也能顽强的承受下来。

当然、如果真的将全部攻击一齐接受的话也会被伤害穿透吧,多亏了希娅的帮助,提示的地方攻击的格段十分的少,各种各样的攻击一两发的程度完全没有问题。

顺便说一下,没有完全龙化的原因、单纯只是因为人形的方面能够在最小的范围内做出有效的回避而已。和完全的龙化相比虽然臂力的规格稍显下降、而防御力方面几乎相差无几,因为掌握了“部分龙化”,所以在这个场合很方便真是太好了。

要命名的话就是龙化変成混合魔法――“龙鳞装甲”这样的。

「回礼吧!」

攻击破绽出来的一瞬间、缇奥开始了反击。以双手水平伸展的姿态、刹那间收束了庞大的魔力、下一个瞬间压缩到极限的如同镭射般的吐息从两手的前方放出。

像黑丝的那样笔直地从左右放出的吐息、呈射线状的将魔物们贯穿。就算是那个以防御力见长的马头也毫不例外。就是精练到威力如此之高的一击。

而且、那并不是结束。缇奥、保持着两手水平的姿势、在那种场合下做出了回转的舞步。

当然、所有的全部被贯穿、能够一刀两断的极细吐息,配合着缇奥的横扫蹂躏着战场。

和服风的衣服、和长长的美丽黑发一同轻轻飘摇、在战场如同披露着优雅的舞蹈一般。被一刀两断坠落下去的魔物们所喷洒出的血的飞沫、如同是由缇奥着色了的樱吹雪一般。

「可恨的……克拉鲁斯啊。过去所受的耻辱,今天就让你还清!」

看到了缇奥的身影、紧皱眉头的弗里德向旁边的白神龙优拉纳斯(ウラノス)发出指示。白神龙、就像欢喜一样赤黑色的瞳孔闪耀着光辉并发出、

咕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般特大的咆哮。

并不是像吐息般放出极光那样、仅仅只是雄叫而已、仅是这样就令空间发生了颤抖,产生了声音的冲击波。如果是普通的东西,那肉体就会就这样就粉碎了吧、就算是承受住了,也会涌起让人发狂的根源性的恐怖吧,那就是这般激烈的咆哮。

那正是,神龙的咆哮。

并且、本应是同伴的魔物们一瞬间不由自主的僵直了、肆虐的攻击也全都消散了。

不过,这绝对不是为了帮助缇奥、

「不!?」

由于全身受到冲击波强烈的敲打、再加上人形的身体很轻的缘故而被盛大的吹飞了。像陨石一样向着地面坠落。光是看的话、那个轨迹中飞散出小小的闪耀着黑色光芒的碎片。缇奥自满的龙鳞被稍微的打碎了。仅仅因为一个咆哮。

缇奥、就这样气势不减如子弹般冲入地面。地面响起咚的一声在浮游岛上做出了一个小小陨坑,卷起尘雾隐藏起了身姿。

在那里,毫不留情的追击被放出了。

咕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世界被染上了白色的光芒。那是白神龙的吐息--极光。

那个威力是巨大这类的只言片语所无法表现出来的。不寻常的光的洪流,颤抖了整个空间、只是余波就仿佛将浮游岛的大地卷了起来一般。

然后,受到直接袭击的地方是……那个正下方――将浮游岛的底边吹飞贯穿到了遥远的彼方。

没错、直径有数十公里的浮游岛的大地被贯通之后向着下方坠落。岛的下方蔓延着的云海,就像台风眼一样开了个洞呈放射状雾散开来。

可怕的威力。仿佛是神罚的光一样。阻碍的东西没有区别,全部通通破坏掉的预兆。

不久,世界染上了的闪光仿佛在虚空中溶化一般消失了。

「缇奥桑!」

对于只能想到被极光所吞没、不、连同大地一起连灰尘都没有留下被毁灭了的缇奥、希娅不由得用绝叫般的声音,呼唤着那个名字。

一边用剑玉殴杀着几体灰龙、一边将视线凝视在缇奥被吹飞的场所、那里只能看见大地中突然裂开的空旷的地穴,完全看不到缇奥的身影。

「哼、做过了吗。明明打算蹂躏一番的啊。一击就被消灭了……嘛,也就这样吧」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哇――啊!?」

好像很有趣似的往下睥睨着的弗里德。

希娅、一边否定着那句话一边狂吼乱叫。

然后,将毕尼多琉根转换到炮击模式对准弗里德……那一瞬间、希娅的脑里映出了被无数的大剑切碎了的自己的身姿。那是固有魔法“未来视”的死亡预知。

一瞬间全身被恶寒所包绕、说不出话的同时半无意识的扭动着身体。在攻击的瞬间这个绝妙的时机、空间跳跃攻撃――希娅的经验告诉她不可能完全回避掉。

刹那间、希娅的周围的空间泛起了波纹、从那里大剑间不容发的突入过来。

「――呜」

发出无声的悲鸣 、至少致命伤要回避掉,希娅在空中空中侧转的手足、被四把大剑掠过飞溅出了血沫。

迫近头部的另一把大剑、摇摆着头部以掠过脸颊的程度闪过、逼近脖子的左右两柄的大剑、一个是用毕尼多琉根,而另一个则是被剑玉的锁链所防住。

还进一步的扣下了毕尼多琉根的扳机、利用量子如陀螺一般旋转、像是为了堵住退路一样飞来的三把大剑、以削过肩口的姿势勉强躲过。

然后、承受着伤痛、总算成功的回避了死亡的未来的希娅在空中使用“空力”踏出脚步的同时、从泛起的波纹中打开的空间里飞出的飘动着白金的???头发和羽翼的使徒、用双大剑放出了强烈的斩击。

「库呜呜呜呜」

两柄的大剑同时放出的一刀两断。被希娅用毕尼多琉根的柄部防御住了,在惊人的压力和冲击力的激烈竞争下的状态被推到了地面上。

大剑和战锤迸发出了激烈的火花、对着以猛烈的气势落向地面的希娅、在极近的距离上发挥着异常力量的白金的使徒开口说道。

「第一使徒爱阿斯特。赐予神之敌断罪」

紧接着、大剑闪耀着白金色的黄辉。一瞬间、爆发了膨胀性的力量的洪流。名为A阿斯特的使徒、就这样一口气挥下了双大剑。

「库啊!?」

被冲击强烈击打着身体的希娅、就这样坠落到了地面。发出了令人吃惊的咚的冲击声还形成了了陨坑,土尘飞扬。就像先前缇奥的再现一样。

果然,瞄准着陨坑底部的希娅的白金色的闪光有5个、一齐放出了。

「第二使徒祖瓦依特。赐予神之敌断罪」

「第三使徒德利特。赐予神之敌断罪」

「第四使徒菲依亚特。赐予神之敌断罪」

「第五使徒菲因福特。赐予神之敌断罪」

不知不觉间出现的四个人的使徒一边进行自报家门的宣告,一边加入了炮击。即便魔力的光有所差异、但如果那是使徒所释放的分解能力的话就可以理解了。

如果考虑到将希娅击落到地面那爆发般的力量的话、明显的比普通的使徒规格更高的白金之使徒的炮击、那个破坏力一定是非比寻常的这件事很容易想像到。

虽然立刻,将剑玉拉到跟前想要作为盾牌、到底是否来得及……。和缇奥一样、希娅也被认为消失在了光芒之中。

但,在那个时候、

不知从何处放出的特大的黑色闪光向着使徒迫近、在此之上、还发出咻的风切般的声音从粉尘之中突入的绳索一样的东西、缠绕住希娅的身体就这样一口气脱离了现场。

白金的使徒们、扇动着白金色的羽翼回避着黑色的闪光。

同时、希娅被拉走的脱离的紧接着那个场所就被白金的炮击贯穿了。粉尘被吹散后的大地、即使没有到达穿透贯通的地步、也到了深不见底的程度了。果然,和普通的使徒的威力有着层次的不同。

「希娅,没事吧?」

「缇奥桑!」

黑色的绳索————正确的说是被黑色的鞭子卷住就这样拉了过来紧紧抱住的是、不止到处都已经乌漆墨黑、背负着大大小小的伤痕还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的缇奥。

对不由得,发出了安心的吐息的希娅、粗野的将试管形的容器叼在嘴边的缇奥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然后、动着嘴唇将试管形的容器倾斜就这样把里面的液体一口而尽、这又狂野的噗的将容器吐飞,将希娅从黑色的鞭子中解放出来。

「……逃出来了吗。真像是那个男人的女人会做出来的事啊。可恨啊」

弗里德保持着扭曲着眼睛吐出着恶言。

「嘛、我差一点就以为会死了呢。不说已经使出了“金刚”和“炼成”、连主人赐予的特制大盾都粉碎了……还真是进化成了相当的东西了」

看来、是在极光倾注而下的瞬间、从“宝物库Ⅱ”中召唤出大盾“idea”、在直到那个粉碎为止的一点点时间内勉强逃了出来的样子。也就是说、仅仅是余波穿透了龙鳞的装甲造成了相当的伤害啊。果然,白神龙的极光不寻常啊。

「哼、还摆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好吗? 到达了神龙领域的优拉纳斯的极光、不单单只是提升了威力而已。阻碍治愈的附加能力也在进化。不仅仅阻碍了生成魔法,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口也在不断的恶化。就余波而言、造成了这般伤害、不是只有等着侵蚀全身而死的份了吗?」

「是那样吗? 其它的魔物也好,白金的使徒也好、还真是麻烦啊。……嘛、如果是普通的话、但是」

「什么?」

对缇奥的话感到惊讶的弗里德的视线的前方、缇奥被魔力的光所包围。那是再生魔法正在行使的证明。正如显示的那样、缇奥所受的伤正陆续的回复。

这令弗里德膛目结舌、不由得提高了声调发出疑问。

「愚蠢啊……将极光的侵蚀无效化了吗? 那种事怎么可能会有」

「愚蠢的是你才对。你认为主人已经多少次被那个光所伤啊。也该会想出一两个对应措施不是明摆着的吗」

「……难道,是刚才的那个液体吗?」

对弗里德的提问‘缇奥只是耸了耸肩膀。也就是说那是正对的答案。

对极光用魔法药“能治好J”――极光的魔力中伴随着的阻碍回复作用的能力、那是由于极光中含有与魔力发生反斥性质的魔素,对此理解了的阿一所做出的魔法药就是这个。不会对人体造成不利影响的金属粉末、打消极光作用的魔法也被赋予在里面。

如果有超过阻碍作用的回复力的话,强行治愈也是可能的这件事已由“神水”所证明了。所以、由“能治好J”将其效果弱化的话、即便是进化了再生魔法也能将伤充分的治好。

因极光的附加能力的效果未能发挥出来、弗里德露出了焦躁的表情。就连傍边的白神龙,也好像是哪里不满一样在嘴里嘟囔着什么。

然后就在那时、

「啊、缇奥桑」

「唔」

突然、从希娅那里传来了警告的声音、二人立即从那里飞跃闪退。

那之后,白金的闪光不断地奔跑。

「弗里德大人。那些家伙,是那个不规则的伙伴。请勿疏忽大意」

「我很清楚」

爱阿斯特一边用着敬语一边向弗里德提出忠告。不知在什么时候,立场好像反转了的样子。恐怕,是与弗里德的变化有关吧、但是现在、好像没有了解详情的闲暇。

白金的使徒们,一齐集中向着希娅飞去。

「我等想将那个兔人施与断罪。可以吗?」

「啊啊。那边就交个你们了。我这边也是、想要对那个曾经愚弄过我的、那个龙人的那边施与断罪呐」

对弗里德的话爱阿斯特深深地点了点头、自己也为了讨伐希娅而扇动着白金的羽翼飞了出去。

希娅、察觉到了所有的使徒都将自己作为了目标、将第二使徒祖瓦伊特振臂挥下的大剑强硬的弹飞、凶猛的提-->">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