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7 有时候只有饰品是所有角色都能用的装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7 有时候只有饰品是所有角色都能用的装备

在那之后的事情发展,几乎可以说是非常理想的情况了。

首先,深实实造成了满大的骚动,却很快地就回去社团的行为,虽然也有社员抱持著批判性的观点,不过她是好好地低头而回到田径社了。毕竟不知道原因的人占了大半数,造成了些混乱的样子,不过在提出退社申请书的隔天入社,再加上有好好地道歉并且做了「我是新加入社团的七海!请大家多多关照!」之类的寒暄而让大家觉得『真是笨蛋啊』而傻眼,完全是欢迎她的气氛,好像也没有到被拿去当成哏的地步。真不愧是她。

而且最重要的,深实实对日南的想法,也就是混合著感谢与尊敬的,嫉妒心或者想赢之类的心情,也多亏小玉玉所说的对深实实的思绪,而减轻了许多的样子。相对地,我总觉得她对小玉玉的性骚扰频率也变成了之前的三倍左右,不过那从保养眼睛的层面来看,我想反而是当成一件好事、提出来也没有关系的程度。多做一点吧。

像那样发生了不少事情的星期一,还有事情收拾起来的星期二都过了,到了星期三。今天是升学学校特有的,有点晚的休业式。也就是说明天开始就是等了又等的暑假,不过——

在那之前,我已经被赋予了至今为止最难的课题。

「哦,喔,谢谢……」

「不、不会,没、没什么。毕竟也有受你关照。」

「唔,嗯——」

第一学期最后的班会之后。

像是下定决心般地吐露「我,不去不行了!」这种戏剧里头会出现的台词的泉,往中村靠近,说了「这、这个!」并且把包装满可爱的小袋子给他,是刚才发生的事。而他们两个人一起脸红,眼睛没有对看,互相说了某些纯真的话则是现在发生的事情。你们两个到底是怎样啊。还不快点交往喔。

对,今天是中村的生日。

可是真可惜啊,两人时间结束了。要说为什么的话,今天日南出给我的课题就是。

『把礼物给中村,并且对话三分钟以上。』

就是这样子!那是什么鬼啊!那家伙出这个课题是不是有一半是觉得有趣啊!?

可是决定要做的话就会做下去的男人nanashi,也只能一直服从下去。

「中、中村。」

我以完全不需要存在于两人世界中的碍事者的身分,过去搭话。

「喔喔,友崎。」

总觉得态度比平常还要柔软,喂喂等一下喔是因为从泉那边拿到礼物了吗?

「呃——这个……生日,礼物。」

「……啊?」

中村把嘴巴张大,表明著他真的觉得莫名其妙。

「唉,好了,不管怎样你就接受啦!」

我这么说,并且从纸袋中拿出什么包装都没有的那个东西,粗鲁地递给中村。中村很惊讶地注视著那个。

「……手把。」

我点了头。在旧校长室玩AttaFami的时候用过的游戏机。我觉得那个想必是中村的个人物品,不过那手把的摇杆部分松松的。

对于AttaFami,摇杆松掉可是十分重大的问题。与其说是难以操作,会发生『明明是用跟刚才一样的方式操作,却变成了别的动作』这样的现象才是问题,那不只会影响当下的比赛,还会变成让实力进步的阻碍。

所以,如果是打算多加练习玩得更好的话,手把就更为重要了。毕竟是比较大的大赛中,每个人都会各自带手把过去的程度啊。

像这样子的事情,我一边忍耐著中村可怕的视线,一边说明。别名是,如果能讲原本思考过的事情跟AttaFami的话题的话,就靠那么做来争取时间。毕竟课题是三分钟啊。

「欸……」中村像是很佩服般地点头。「可是你这是怎样,高高在上的人特别怜悯我吗?」

中村边皱著脸边说,咿好可怕喔好可怕喔。

可是我,就算面对他那样,还是回以老实的话语。

「不,并不是那样……」

「是怎样啊?」

「该说我不讨厌不服输而努力的人吗,因为我不觉得你是没有关联的人……所以我有著身为深爱AttaFami的玩家的,公平竞争的精神……这样子。」

尽管因为中村的压迫感而让我的语尾变小声,我还是全部说明完了。

「这样喔。」中村觉得无聊似地回应。「……我就收下了。」

「……喔。」

他把那个收进书包里头。

然后,我视线的角落看见有什么东西快速地动著。把目光朝向那边后,原来是泉在下面悄悄地挥挥手,看了她的脸之后,发觉她用『太好了呢☆』这样的感觉拋著媚眼。

啊啊,说起来,这是和好大作战啊。

那么姑且算是,作战成功!这样子吗?

「啊。」

可是看了时钟之后,发觉还没有到三分钟。糟糕了该怎么办。日南现在也在附近,她大概已经发觉还没有经过三分钟。不过就算没有被她发觉,都难得努力了,以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也想要确实没有疑虑地达成。

所以我著急地从头脑里寻找可以对中村开启的话题,而不禁把最先找出来的那个,用嘴巴说了出来。

「说、说起来,日南跟水泽在交往的事,是真的?」

* *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深实实像这样爆笑著的地方,是放学路上的一间家庭餐厅。我被深实实邀请而跟日南、深实实还有小玉玉一起吃著午餐。女生群的三个人是社团活动结束,而我是在图书室看了安迪作品之后才跟她们会合,演变成现在这样。这是什么现充过头的状况。

「哎呀真是杰作耶友崎!」

「啊——别再这样了!」

对于我刚才对中村说溜嘴的事情,深实实使出全力嘲弄著。

「『说、说起来,日南跟水泽在交往的事,是真的?』」

「噗……深深,学得太像……!」

「抱、抱歉喔友崎同学……啊哈哈哈哈!」

「唔唔,每、每个人都这样……」

深实实敏锐地模仿著我的语调,听著她模仿的两个人笑出来。听了她们的笑声,我的内心负伤。我受不了啦好想坐时光机改变过去。

看著我的反应,深实实很开心地开了口。

「哎呀,可是友崎,你还真敢问耶!我觉得大家都很在意那个喔!」

「好好好,是那样吗……」

「那么葵同学!实际上到底是怎样呢!?嗯!?」

深实实用她擅长的访谈攻击强硬地逼迫著日南。

日南把视线朝上,像是要敷衍过去而微笑。

「嗯~」日南发出绝妙的可爱声音。「觉得是有还是没有?」

她的视线朝著我这边,是不怀好意而且像个小恶魔的笑脸。咦,这是怎样?这可是没办法从平常的日南脸上看到的表情的说。讲白了就是可爱到受不了。我不禁把脸别开。

「哦!脸很红喔~?果然友崎对葵是……很喜——」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

在不吉利的话语被讲完之前,我把平常练习附和跟语调而锻炼出来的声音全部挤出来。

「友崎好吵!这里是家庭餐厅!」

小玉玉强烈地警告我。

「抱、抱歉。」

我很乾脆地畏缩了起来。

「说?起?来?啊!我也很在意的说!?到底是怎样啊葵~嗯~?」

深实实一边用头在日南胸口摩蹭一边说。

「唉……那么,我就自白了。」

我下意识地把口水吞了进去。

「有在交往。」

「咦!?」

我又不禁用很大的声音做出反应。

而且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早做出了反应。

因为我的声音而惊讶,深实实跟小玉玉没有好好做出反应,然后——

「……要是我这么说的话,你们会怎么做?」

「喂。」

日南轻声地笑著那么说,然后呼出了一口气而不知道为什么看著我的眼睛。

「根本不可能在交往吧。」

她这样,说了一句话。

那句彷佛是只有对著我一样的话语,还有把自信满满画成图像一般莫名有魅力的表情,把我的思考给夺走了。

「……刚才的是怎样,葵超级小恶魔的!」

「我也是在教室里头丢脸了喔?这就是还以颜色。」

「……哦,喔。」

日南优雅地掩著嘴巴,看著我这边很开心地笑著。是怎么了今天的日南同学好可爱的说。让人不爽。

「那,友崎选手!听了真相之后的感想呢!?」

「呃,不……没什么特别的。」

我这么说之后,日南就眼睛半睁往我这边瞪来。

「欸~?特地问了之后才这样?」

日南那像是在考验我的视线又贯穿了我。我对她那莫名散发魅力的美丽湿润眼瞳,还有嗜虐的同时不知为何也会勾引人般的表情静不下心来的时候,日南就像乐到了极点,满足地笑了出来。这种时候的S个性就跟平常一样啊这家伙。

「不过——也没差就是了。」然后日南把视线朝向我的头。「啊,说起来那个!」

「咦?」

「你买了发蜡?」

「啊,对。」

说到这个。是以前水泽有帮我抹过,后来我一个人去买的发蜡。

跟深实实之间发生了不少事情的期间是没有想要抹的意思,不过总之全部都告一段落了,就想说下定决心,而抹看看——与其这么说,其实是我每天都有带到学校,而今天,也被赋予了跟中村讲话讲三分钟以上的那种课题,所以该怎么说,是打算武装自己,而在午休抹上去的。

「我买了,这个喔。」

我一边说一边从我的书包里头拿出发蜡。

「咦——!早上没有抹吧?」

「算、算是啦。」

日南笑咪咪的同时认真地注视著,然后用力地竖起大拇指。

「不差!」

「咦,真的吗?」

我感到惊讶。是不是因为我有好好复习、整理水泽说过的话的关系啊。

「嗯,我觉得满好的。」

「我也觉得感觉挺不错的喔友崎!今后每天都会那么做吗……呃,明天开始就暑假了啊!」

咦,什么什么。深实实跟小玉玉也下了保证。

「可是……说不定只是新手运气好而已呢?」

「喂,做得不错的话单纯夸奖就够了吧。」

我一边吐槽一边把发蜡收进书包里。然后,深实实就忽然喷笑出来。

「啊哈哈哈哈!刚才那是怎样,莫名地投合的说?」

「咦?」

说起来,我觉得刚才是装乖状态的日南第一次放出了像坏话一样的坏话。

「果然葵跟友崎感情很好呢!」

「是、是这样吗?」

深实实又说了以前某个时候说过的事。啊啊,可是刚才那样子,的确看起来有点要好也说不定啊。水泽常常在用的方法。虽然是在讲坏话,却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的那种方式。我擅自称为水泽方法的那个。跟那个很像。

也就是说这么做的话,果然从深实实或其他人的眼光来看,也是看起来满要好的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么就积极地使用下去吧。

「那么,真相也已经大白了……我今天把大家集合起来的原因啊。」

深实实以莫名拘谨的语调切入话题,把书包打开。

「嗯?怎么了,深深?」

小玉玉以稍微警戒的模样问著深实实。

「那个……该说是让大家操心的赔罪吗……非常对不起!」

这么说著的深实实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纸袋。

「什么?」日南问。

「这个,是我要当成赔罪而想送给大家的礼物呢。也可以说是友情的证明!」

深实实一边说,一边从纸袋中拿出手掌大小的包装,开始一个一个分发给大家……可是啊。

「那个——这该不会是……」

我询问她。不,根本就没有什么该不会是。这就是那个啊。

条纹图样而且配色奇怪的,设计得像是土俑一样的,那个。

深实实的书包上系著的,既不可爱,又奇怪的大型吊饰。

「那个啊,毕竟真的给大家添了麻烦,也受到了帮助,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不过已经变得跟原本一样了啊!所以就把我最喜欢的这孩子!不同颜色的版本送给大家!」

用彷佛觉得对方真的会很高兴的表情看著所有人的同时,深实实说著这样的话。

看一看之后,确实就像她所说的一样,每个都是不同颜色的条纹图样,可是全部都有著土俑一般的眼睛跟嘴巴,也就是说,说实话全部都绝妙地不可爱。

「谢、谢谢……」

日南边紧盯著吊饰边说。当然是会看的啊,突然拿到这种设计的东西的话当然会看著啊。

「……谢谢。」

小玉玉也小声地说出感谢的话语,我也学著她而传达「谢谢……」

每个人都注视著那个钥匙圈,流淌著奇妙的空白时间。这是怎样。

……嗯,不过,是那样吗?

明明没有任何人不对却在各种地方错开,没有必要受伤的人也受了伤害。可是像这样子,最后还是决定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当成礼物送给大家。这就是,那个啊,单纯是物品本身的品味不好而已,但还是最大级的感谢跟友情的证明吧?而且没想到那也包含我在内,真的让我吓了一跳,是不是代表我身为弱角的同时也稍微派上用场了呢。如果是那样的话真的很开心。

不管怎样,我觉得能把珍贵的牵系保持在珍贵的状态,是非常美的一件事。

「…………」

就算这样,沉默的时间也太久了。日南那边差不多该说句话切开这阵沉默,比如说利用藉由『讲坏话』的方式,却反而让彼此看起来很要好的那个水泽方法之类的,让这个空间染上开朗的色彩才对!我这么想而迅速地移动视线。然后——

咦。

日南不知道为什么用陶醉的眼神注视著那个钥匙圈。不对,讲得更进一步的话,小玉玉也是,用类似的表情注视著那个。咦,这是怎样?后来日南终于开了口。

「这个钥匙圈,从深实实挂起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了说……」

小玉玉像是跟那番话同步一般地点头。

「嗯……」

然后在下一瞬间,两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说了难以置信的事情。

「「……好可爱。」」

「啊!?」

我就像这样在想都没想过的地方尝到了孤独,啊啊,我还没有接近现充的感性啊,我实际感受到了这一类的事情。

不,可爱吗?这东西。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