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9.Drunk·on·Non-alcoholic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6.5卷 9.Drunk·on·Non-alcoholic

(Non-alcoholic是无酒精饮料的意思)

暑假即将结束。

某个晴朗的早晨。

「孝弘,今天就拜托了。」

水泽孝弘被身为兄长的裕二敲着肩膀。

「是是,时间和平时一样?」

孝弘瞥了裕二一眼,立刻把视线转回手机屏幕上。

「是啊,从六点半开始。」

「了解。真是的,到底有多人手不足啊。」

孝弘一脸不满。

「今天由美子小姐会来~」

留着随意自然的灰发的裕二,一边调整着刘海的位置一边开口。由他指尖所触,质朴的银色耳环轻轻晃动着。

「是这么一回事啊……」

「嘛嘛,就当是为了赚钱吧。」

「倒无所谓……但我姑且还是高中生哦?」

孝弘吊起了眉毛,裕二露出了笑容。

「你真是不懂啊,那样才好吧。」

「变态吗?」

孝弘也笑了起来。

「那拜托了!啊,头发好好打理一下哦?」

「我知道。」

「那就好。那么,哥哥我就去上白天的班了。」

「是是,路上小心。」

「多~谢~」

裕二一边轻飘飘地说着一边朝玄关移动,穿上了中意的红色AIR MAX,朝着任职的美容室前进。

「……嘛,挺开心的倒是没问题啦。」

孝弘自言自语了一句,开始回复积攒起来的LINE。

* * *

同日,涉谷。

成田鶇·通称鶇儿,正和学校的朋友间宫叶子、藤井瞳三人在购物。

「啊~这个好可爱!」

「啊哈哈,叶子你穿穿看嘛~」

捏了捏叶子拿着的衬衫的袖口,鶇笑着说道。

她们在109的Hikarie和Mark City逛了一圈之后,正在逛ZARA、Bershka、H&M等等外资系的时尚品牌店。(这都是些什么鬼店……)

今年开始就是高中生了。对于心境上想要变成大人的她们,比起同为时尚品牌的优衣库、GU等国内商店,对海外商店要更为青睐。

「要去约会的话果然想穿这件啊。」

「叶子,面对现实。你没有男朋友吧。」

「吵死了!我觉得差不多该有了!」

对瞳这辛辣的言语,叶子发起了吐槽。

「啊!这个也是!」

一边交流一边购物。等结束的时候,时间已经超过傍晚六点了。

身处橙色阳光穿过大厦的缝隙洒下的街道上,她们手中握着今天各自的战利品。

「啊,买了买了。」

「想早点穿上这件大衣啊。」

「瞳你还真是中意这件。」

叶子与瞳边走边聊着天。鶇就像是要完全避开倾泻而下的日光,专挑阴凉处走。

「我想休息一下~」

即使身处被混凝土包围着的涉谷,傍晚依旧十分炎热。她本来就没多少的体力已经濒临极限了。

「啊哈哈,不如说鶇在这个时间还站着就是个奇迹了。」

视线追随着踉踉跄跄的鶇,叶子露出了笑容。在从中央街开始走到与步行街的交叉口的她们面前,是等待着信号灯的熙熙攘攘的人群。

「对吧~快点找个地方坐下来啦~」

在打工的卡拉OK以外都被普通地唤作【鶇】的她,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涉谷TSUTAYA。

「等等!」

瞳苦笑着追向了鶇。

那个瞬间。

「嗯?」

一张见惯了的脸进入了鶇的视野。正从步行街的交叉处前往中央街的人影,身材纤细高大,散发着成熟气息的一位男性。

「那是……」

在同一个地方打工的水泽孝弘。

然而鶇已经没有了出声叫住他的体力,只能用目光追随着他。

「鶇,怎么了?」

注意到她不太对劲的叶子出声询问。

「嗯,看见一个熟人。」

「诶?在哪?」

被问到的鶇举起无力的手臂,指向孝弘的方向。他刚好走完了横断步道,正在她们稍微前面一点的地方横穿着中央街。

「就是那个人。那个,穿着白色衬衫打着黑蝶领带的……呃,嗯?」

鶇说着说着注意到了一件事。

「……蝴蝶领带?」

他的服装总觉得有些奇怪。

仔细看看的话,奇怪的不只是服装而已。平时随意垂下的松软前发,今天也梳了上去露出了额头。头发的质感也比平时要湿润一些,总觉得酝酿出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嗯?」

鶇歪着脑袋。

「啊,那个人吗!诶诶,那不是个帅哥吗?!」

「什么什么,在哪里认识的?好成熟啊!」

对喧闹起来的友人们,鶇的回答有些困惑。

「呃,打工的前辈。」

「诶!好帅啊?」

对叶子的发言,鶇点了点头。

「嗯,的确脸很漂亮。」

「就是啊!给我们介绍一下嘛!」

「诶,好麻烦啊。」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随着会话的进行,瞳呆呆地睁着眼睛。

「啊嘞?但是鶇你打工的地方不是在大宫吗?」

「嗯?是在大宫啊。」

「但是刚刚的那个人,不觉得穿的很像工作服吗?」

鶇点了点头。

她自己也很在意。

「是的吧,毕竟是个蝴蝶领带。」

白衬衫和黑蝶领带,下身则穿着黑色细口的西装裤。以他平时的穿着来看,很明显不是私服。至少鶇一次都没有在打工的地方看他打过蝴蝶领带。

「怎么回事?」

「唔,不知道。」

然而很快就觉得麻烦的鶇放弃了思考。

「朝那边走了呢,是在那边工作吧?」

得出一个草率的结论之后,鶇从包里拿出装了柠檬茶的塑料瓶喝了起来。

「太随意了……」

「适当点!」

尽管叶子如此吐槽,鶇还是呆呆地和朋友一起看着水泽的背影。

他手里提着的大概是便利店的塑料袋吧。从他没有带包这点来看,应该是在哪里买了东西之后正要回去吧。

接着他就那么进入了中央街林立着的其中一个建筑物里去了。

「啊,进去了。」

发言人是瞳。

「怎么办?要追上去吗?」

兴致勃勃的是被孝弘的外貌吸引了的叶子。

「诶……」

虽然鶇嫌麻烦到了极点,但瞳和叶子都很感兴趣。

「的确,感觉很有趣呢。」

「嗯……」

鶇犹豫着。不过与其说是抗拒着为她们介绍水泽,不如说走到离这数十米的地方要来得更为麻烦。涉谷TSUTAYA的星巴克已经近在眼前了,可以的话她希望能进去。

「走吧走吧!好像很好玩!」

「叶子你到底有多想要男友啊!」

虽然瞳对兴奋异常的叶子发起了吐槽,但她自己的眼睛也在闪闪发光。

鶇在思考。可以的话比起走那么远,她更希望能直接进入眼前的星巴克。但是,在这里进行去或不去的问答恐怕会变得更加麻烦。

思索了一会,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就快走吧~」

「当然!」

鶇调动起她的探险心,带着两人走向孝弘进入的那幢建筑物。

* * *

「……呐,确实是进了这里吧?」

瞳如此问道。

「嗯,从这里下去了。」

叶子如此回答。

离先前的位置数十米,某幢建筑物的正面。

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是朝着地下延伸的楼梯,还有【Bar aqua】的英文看板。

「……吧?」

瞳有些胆怯。

「嘛,的确穿着很像回事的衣服……」

叶子表示可以理解。

「呃,不觉得有点可怕吗?」

瞳边说边交互看着两人。

「嗯,话说高中生进这种地方没问题吗?」

叶子也有些不安。然而,在这里举起反旗的是鶇。

「诶~都走了这么远了就进去吧,再让我走回去我就要死了。」

「不,连一百米都没有走到吧……」

叶子似乎已经放弃了。只要和鶇扯上关系,事态似乎无论如何都会如此发展。

「既然水泽前辈进去了,那我们进去也没事吧?那个人也一样是高中生啊。」

「诶!是这样吗?!」

叶子吃了一惊。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

「呃,我以为是大学生……」

「啊……」

的确,平时他就散发着大人的气场,再加上今天又穿了十分成熟的衣服。这也难怪。

「水泽前辈比我们高一级,是高二的。」

「这,这样啊……」

瞳望着楼梯下面。楼梯十分狭窄昏暗,青色的灯光照着那扇简单的黑门。

「好了,快走吧。」

鶇已经等不下去了,敲着叶子的肩膀。

「噢,噢……那我们进去吧。」

本来就是自己嚷嚷着要跟过来的————叶子也做好了觉悟。

「嗯,嗯……」

瞳有些胆怯地点着头。

然而,这两人的脚却一动不动。

「……哈。」

为了引导两人,鶇一个人下了楼梯。

「等,等等我啊鶇!」

「我们也一起去!」

接着,三人踏入了【Bar aqua】。

* * *

「欢迎光临。」

三人推开有些沉重的门进入了店里。一位大约三十岁前半,梳着背头的男性调酒师擦着玻璃杯招呼着她们。

店内十分昏暗,星星点点的青光照着五颜六色的瓶子。以稍大的音量播放着的EDM营造出流行的氛围,可以看出这里绝不是爵士酒吧一类的安静空间。

这个事实让叶子和瞳更加紧张了。

「你好~」

与两人相反,鶇一点都不紧张。藏在她身后的两人也跟着她「晚,晚上好~」这样打了招呼。

调酒师笑着开口。

「第一次来?」

「啊,是的~不过,这里好像有我的熟人。」

「熟人?」

鶇在店内环视了一圈。

「是的,名字叫水泽。」

调酒师似乎明白了,拔高了声音。

「这样啊!那家伙的熟人啊。」

他以轻浮的口吻说着,将头探向深处。

「喂!裕二!你熟人来了哦?!」

鶇感到有些违和。

「……裕二?」

记得水泽前辈的名字是……她还在考虑,从里面出来了一位男性。当然,鶇并不认识他。

「来了来了。」

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以轻飘飘的步子靠近的正是水泽孝弘的兄长·裕二。上身是印着蒙娜丽莎、带着黑色LOGO的大尺码米黄色T恤,下身则是两膝破了个大洞的mnml的青色细口牛仔裤,还戴着两条长度不一的银色项链。

「……噢!」

他一瞬间浮现出十分困惑的表情,但很快就露出了笑容朝着鶇挥起了手。他的视线依次看过三人,仿佛在探寻某事一般。

「呃,你好!」

接着他摆出一副熟人的样子向三人打了招呼。当然,他根本不认识她们。

在这完美的笑容对面,三人正面面相觑。

尴尬的沉默流逝着。

「啊,大概不是这个水泽。」

痛快地告知事实的是鶇。接着,裕二安心地收起了笑容。

「啊!也是吧?!吓我一跳,完全想不起是谁。」

「啊哈哈,十分抱歉。是叫孝弘君,来着?是在找那一位。」

鶇学着裕二以轻浮的口吻说着,裕二猛地拍了拍手。接着他靠近了一步,观察起了叶子和瞳。

「是我家的孝弘啊。真是的,居然带来了三位女孩子。虽然很想发牢骚,不过那家伙还真能干啊。」

接着他开心地点了点头,向鶇说着「稍等一下」之后,回到了里面。

「好~」

鶇以一如往常的慵懒语调回复之后,转头面向两人。

「话说,姓也一样,是兄弟吗?」

两人停止的时间开始流动。(the world!)

「呐,为什么能那么普通地交流啊?!」

「和那个人是第一次见面吧?!」

对两人这不安的样子,鶇十分困惑。

「呃……是初次见面啊。有那么紧张吗?」

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当然会紧张啊!一般来说!」

「就是说啊!总觉得这里的气氛很糟糕!店员们每个都好帅!」

两人以只有鶇能听到的音量说着,鶇点了点头。

「嗯。的确刚刚那两个人,脸都很好看。」

「嗯,嗯。」

「说,说得对。」

总觉得和鶇微妙地不在一个频道上————两人有些困惑,不过还是认为游刃有余的她十分可靠。

那个瞬间。

「唔……啊?鶇儿?!」

这次从里面出来的是正牌的水泽孝弘。与鶇她们先前所见的一样,白色衬衫和蝴蝶领带,湿润的头发向上梳起露出额头。他正一脸震惊地看着鶇她们。

「啊,水泽前辈晚上好。」

这一如既往的样子让孝弘不禁露出了苦笑。

「不不,不是晚上好吧?」他用食指挠着脖颈。「诶,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这里?」

鶇以轻飘飘的口气做出了回答。

「碰巧看见你了,就跟上来了————兴致勃勃的。」

「啊,是这样啊……」

孝弘叹了口气。

对孝弘和鶇她们的对话,跟在他后面出来的裕二兴致颇深地开始询问。

「怎么?不是被孝弘带来的吗?」

孝弘皱起了眉毛。

「是啊,似乎是没有被叫却擅自跟来的。」

「等等,你那是什么说法!」

「哈哈哈。」

「话说,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呢!」

瞳和叶子只能默默地听着。

「嘛,只是来老哥当副店长的店里帮忙的……」

孝弘的视线转向了两人。

「你们是鶇儿的朋友?」

突然被搭话的叶子和瞳吃了一惊,吸了一口气。

「呃,呃,是,是的!」

「这样啊,那和鶇儿是同级生?」

「是,是的!」

叶子的声音有些大。

「明白了。虽说不能喝酒,还是请你们慢慢享受吧。坐柜台那里行吗?」

「好,好的!」

与一如既往的鶇相反,两人的身体十分僵硬,一直在点头。

三人坐到了孝弘指示的位子上。

「啊,那个就是我的大哥,这边这位则是店长。」

「嘿,嘿~!」

「是这样啊!」

孝弘介绍着两位店员,叶子和瞳做着不太自然的附和。

「哈哈哈,别那么僵硬嘛。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是,是的。第一次。」

瞳回答地十分坚定。

「这样啊。那,先喝点什么吗?」

「诶,诶……」

两人陷入迷茫之中。孝弘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旁插嘴。

「难得来了,要不要喝点酒吧风味的东西?你们两位喜欢甜的吗?」

「呃,呃,喜欢。」

做出回答的是叶子。

「那边那位呢?」

「姑,姑且能喝!」

刚刚被冷落的瞳有些焦躁。

「嗯~似乎没那么喜欢呢,那就给你们来一杯清爽的甜鸡尾酒吧。啊,当然是无酒精的。可以吗?」

「好,好的!」

「非,非常感谢!」

包含场上的气氛在内,叶子和瞳已经完全任凭摆布了。孝弘回以两人微笑,把视线转向了鶇。

「鶇儿你呢?绿茶?」

这句流畅自然的话让瞳和叶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什么嘛!请给我一杯世界第一可爱的东西?~」

「是是是,交给我吧。」

稍显冷淡地回复之后,孝弘以惯用的手法调起了饮料。他取出三种玻璃杯,将颜色很浓的液体、汽水还有切好的水果放入其中。

一边看着这样的他,三人以坐在中间的鶇为中心小声地讨论着。

「呐!那个人怎么回事!完全不像高中生啊!」

「我也这么想!」

又回到刚刚说过的话题上来了,鶇「啊哈哈」地苦笑了起来。

「虽然平时也挺像大人,不过今天感觉更加早熟了,有点烦人。」

对这直率的心声,两人盯着鶇看了起来。

「总觉得你们关系很好啊?」

叶子如此说道。

「诶?到底如何呢?」

「但是你们交谈的时候是那种感觉吧!明明比你高一年级!」

瞳的声音也有些兴奋。

「什么什么,在说什么?」

「呀?!」

两人吓了一跳,孝弘满足地笑了起来。

「给,诸位的点单。」

带着些许抖S的笑容,孝弘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将五颜六色的无酒精鸡尾酒摆在她们面前。

「非,非常感谢!」

心脏怦怦直跳的两人盯着鸡尾酒,思考着该说的话。

「呃,这是什么酒啊?」

叶子所言让孝弘扬起了嘴角,从右边开始依次指过三个杯子。

「从这开始是火焰石、为爱等待、快车————」(鸡尾酒的名字查不到,大概是这么翻的吧ORZ)

「嘿~」

对并排着的西洋文字,叶子和瞳的眼睛闪闪发光,不停点着头。

「……的无酒精版本。都是我们这里的原创鸡尾酒哦。」

「啊哈哈,好像是呢。」

瞳露出了笑容。

「我也只学了这个呢……啊,话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这些酒叫这些名字,你们又叫什么名字呢?」

孝弘交互地看着两人。

「啊哈哈,我们吗?」

「是是。」

「并不是那么帅气的西洋文字,可以吗?」

从紧张感中稍稍解放出来的瞳开了个玩笑。

「哈哈哈,可以可以,我叫孝弘。」

「我是藤井瞳。」

「呃,我叫间宫叶子。」

「小瞳和小叶子是吧,请多指教。」

鶇不爽地看着孝弘。

「水泽前辈一上来就直呼名字呢,真是轻浮~」

「吵死了。鶇儿你也是,在这里叫我孝弘前辈也没关系哦?」

「我才不叫~」

对懒懒地说着的鶇,孝弘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

「可是,在这里叫水泽前辈有点微妙哦?」

「诶,为什么?」

「那你试试看啊?大声地喊一句水泽前辈。」

「啊?可以啊。水泽前辈!」

身为哥哥的裕二立马以十分滑稽的姿势冲了出来。

「在叫我吗这位客人!我是水泽!」

反应太快了,明显一直在等着这个机会。

四人大笑了起来。

「啊哈哈,哥哥和弟弟一样烦人诶。」

鶇愉快地吐槽起了裕二。

「谢谢?」

对着调皮的裕二,孝弘举起了拳头。

「不愧是大哥。」

「对吧?姑且也在竖着耳朵听你们说话呢。」

「恶心。」

两人碰了碰拳之后,裕二又冲回了里面。

看着这对配合默契的兄弟,瞳忍不住笑意,右手拿着的鸡尾酒随着她的身体一起晃动着。

「这店怎么回事,好有趣!」

虽说没有喝酒,但她已经有点飘飘欲仙了。

「哈哈哈,很中意吗?」

「是!十分中意!」

接着她一口气将其喝干,把杯子“砰”的一声放回了杯垫上。

「诶,好想喝酒啊~」

瞳嘻嘻笑着,把两肘撑在柜台上压上体重,直直地盯着孝弘。

「哈哈哈,小瞳。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这店可要关门大吉了。」

「说的也是……那再来一杯!」

「好好好。」

接受了一脸遗憾的瞳的点单,孝弘再次迅速地调起了酒。

「啊,小叶子也要再来一杯吗?鶇儿的话,焙茶可以吗?」

「所以说————!」

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间。

* * *

「今天真是十分感谢!」

时间来到了九点。对住在埼玉的鶇她们来说,考虑到距离因素这已经很晚了,差不多该解散了。

「这边才是十分感谢,要再来啊。」

「会来的!」

叶子有些紧张地做出了元气发言。

「孝弘前辈一直都会在吗?」

瞳如此询问,孝弘歪了歪脑袋。

「啊哈哈,说实话不会在的。现在是暑假所以来帮哥哥的忙,平时都是不在的。」

「诶!是这样啊!暑假不是已经要结束了吗?!」

孝弘点了点头。

「嘛,姑且给你们张名片吧。要是事先说一声再来的话我可能会在哦?」

「我知道了!」

孝弘将黑纸白字的简单名片发给了三人。

「啊,有LINE的ID呢!」

拿到名片的叶子十分开心地拔高了声音。

「嗯嗯,愿意的话就登录一下吧。」

孝弘十分爽快。

「好的!」

瞳的回答十分明快。

「那,拜拜。」

「了解~」

鶇懒懒地说着。三人依次打过招呼之后,走出了店。

确认了一下门有好好关上,孝弘边擦拭着手中的杯子边叹了口气。

「……呼。」

「辛苦了。」

「啊,店长。非常感谢。」孝弘看了一圈周围。「啊嘞?我哥呢?」

「抽着烟在休息呢。」

「原来如此。」

孝弘回答以后,店长露出若有深意的笑容,窥视着他的脸。

「……怎么了?」

「没事,我在想能同时应付三人,你还真厉害啊。」

「啊,可能是吧。」

「你果然还是朝着酒保为目标前进如何?」

「哈哈哈,谢谢您的夸奖。」

店长扬起了左半边的嘴角。

「话说,特别是后面那两人,好像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啊。怎么办?」

对这若有所图的询问,孝弘以同样的笑容做出了回答。

「啊……嘛,大概会陪她们出去玩玩吧。」

店长嗯嗯地点起了头。

「嗯,果然你还是来当酒保吧。」

「全国的酒保们都要生气了哦?」

「那就别做会让他们生气的事情啊。」

「这倒没错。」

两人就像是共享着什么坏事一般,相视着笑了起来。

店长保持着那副笑容,以十分认真的眼神开了口。

「不过,你不打算交个女朋友吗?」

「唔,怎么办呢?」

孝弘将擦好的玻璃杯放回架子上。

「嘛,这样子到处玩倒也不错。不过来一次深陷其中的真心交往,我觉得才能提升你作为男人的境界。」

「哈哈哈,好像很有经验谈的感觉啊。」

「嘛……喂喂,别转移话题。」

店长一瞬间有点害羞,迅速地修正了话题的轨道。

「真是的。要是你有个喜欢的女孩子就好了,谈起来也方便不少。」

店长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孝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开了口。

「诶?我有啊。」

「哈?」

对愣住的店长,孝弘又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呃————我有喜欢的女孩子啊。」

店长愣了一会,急忙开口。

「等等,等等,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哈哈哈,因为您没有问过嘛。」

「真的假的……是怎样的女孩子?」

「怎样的……」

「年上系的美女吗?……难道是由美子小姐?」

「不是不是。」

孝弘苦笑了一声。

「只是普通的同级生啦。」

「……诶。」

店长似乎很有感触。

「能让你动心的高中生,到底是多么厉害的人物啊?」

孝弘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说的没错,比我们这里的大姐姐们要厉害好几倍吧。」

「哇哦……这样啊。」

店长满足地笑了。

「那就好。」

他安心地吐了口气。

「什么意思啊?」

水泽笑着说道。店长敲了敲他的肩膀。

「嗯嗯,这才是孝弘啊。」

「所以说是什么意思啊?」

「攻下那个女人的瞬间,你一定能成为传说中的酒保。」

「哈哈哈,我也不是酒保,只是来帮忙的啦。」

「真冷淡啊。」

两人相视而笑。

孝弘正在思考。

————攻陷啊。

现在的他,还无法对她心底的深度做出测量。

孝弘取出一只细长的玻璃杯,用店内的青色灯光照着它的底部。冷冷地闪耀着的青光,忽明忽暗,两者兼备。

「嘛,悠闲地等着吧。」

孝弘从玻璃杯的底部向外窥视着,口气十分轻松。

「————追赶什么的,和我性格不合啊。」

似乎对未知十分期待,他的嘴角浮现出愉快的笑容。

-->"> 本章已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