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暗杀者的我明显比勇者还强_第三章 迷宫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三章 迷宫

Side雷帝斯王国

————在书房里。

「好像已经顺利将麻烦的家伙赶走了呢。」

「是的,请让『夜鸦』和我一起共享这份殊荣。」

「啊啊……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敢就这样杀死萨兰呢。」

「毕竟这是国王陛下的期望,所以绝不能失败。对于勇者之外的所有人,都已经完成诅咒了,之后与东国对战的理由也就不成立了。」

「接下来只要捏造出窝藏通缉犯的说法就可以了吧,而且那个小家伙不管到哪里都是死路一条。不过,总之你还是跟『夜鸦』一起去追捕吧。」

「好的。一切都遵照国王陛下的想法去做。」

计划正一步步进行着,就在相关的所有当事人都不知情的状况下……

Side 织田晶

离开王城之后,我就直接潜入了人之洲迷宫。

「如果因为犯了罪而必须逃跑的话,那么没有比迷宫更好的藏身之所了。因为迷宫里的通道会让人晕头转向的,而且可供躲藏的地方非常多。当然我们要注 意别让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但要是有什么不可抗力的状况发生,就请潜入人之洲迷宫,并且以等级l00为目标去努力。如果是你的话,或许……」

脑中响起了萨兰团长说过的话。一想到再也没法见到他了,眼角就渗出泪水,但我赶紧摇摇头截断想法。

我现在正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丧命的迷宫之中,如果没有随时随地保持警戒的话,那么没有伙伴、仅仅孤身一人的我,恐怕很快就会被干掉吧。毕竟我是属于拿多对一没办法的职业。若是我被团团围住,就算敌人是最低等的魔物,也能够取我性命。

「啧……呼呼,终于来到第五层了是吗?原本以为清晨很早的时候,上层会有很多人,然而实际上并没有,这倒是让我感到相当意外。」

我用萨兰团长从城里偷出来的短剑,一瞬间就杀死了突然从旁冒出来的哥布尔,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我所用的武器是相当粗制滥造的短剑,跟杀死萨兰团长的武器完全不同。不过锐利度倒是相当不错。

LV4的「觉察气息」,有效范围大概是半径五十公尺左右。而我的「隐蔽气息」已经来到了LV5以上,所以只要一启动,魔物就没办法看到我了。不过,在上层的迷宫中通常不会有等级三以上的魔物,所以只要半径五十公尺内没有魔物的话,就可以安心了。

在前面的时候,我用了骑士团的成员所教我的方法,在哥布尔的心脏部位取下了魔法石。

不知道为什么,长得跟人类形体相似的魔物,大多在心脏部位会有一颗魔法石,当然野兽形体的魔物也会有,但就掉宝率来说,人形魔物的机率还是高出非常多。这在先前的那次迷宫远征中也获得了实证。

再者,以魔法石来说,主要的用途是魔法师使用魔法的媒介,而且越大颗的售价会越高。魔法石之中留有魔力,对于魔法使用者来说,可以拿出几颗来将魔 力换到自己身上。像哥布尔这种低等的魔物,通常所掉落的魔法石尺寸,就跟小拇指的指甲差不多大。但只要有这么一点点,就可以用来升火了,这样的生活魔法, 这个世界可以说是任何人都会,所以并不会特别显示在属性表的字段上。

一想到日后所要面对的一切,就会觉得把魔法石「放在身边也不会有什么损害」,毕竟除了要压低魔力的消耗之外,也很希望能拥有大量的魔法石。

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将紫色的魔法石放进黑色套装内层一个设计用来放置一般暗器的地方。由于暗器在使用后还得要收回来,实在太麻烦了,所以我就只 有带了几个在身上。反正若是发生什么紧急状况,我还可以用「影之魔法」来突围,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况且,我的「隐蔽气息」已经到了无法再高的 等级,因此即使眼前有魔物经过,我也可以保持泰然自若。

当然,魔物当中难保有哪只像萨兰团长一样拥有魔眼,所以最好还是要好好保持

警戒,但这总比完全没有技能要来得轻松多了。

一旦隐蔽了身影,就可以沿路打怪,因此在我面前有非常多的魔物,就在不知道被谁杀了、不知道怎么死了的情况下,被我解决掉了。

另外魔法石的部分,潜行在迷宫时大多打七只怪会有一只掉宝,所以魔力可以说是相当充裕。为了让技能等级也能向上提升,所以我几乎随时都让「觉察气息」开放着。「觉察气息」的等级一经提升,可以觉察的范围就会立刻扩大,算是一个很容易能够得知是否顺利升级的技能。

这座迷宫我几天前才来过而已,因此该怎么走大部分都还记得,很快地我就找到了通往下一层的楼梯,完全没有迷路。打算今天要往下到第三十层的我,毫不犹豫地走下楼梯,但随即就停下了脚步。

「觉察危险」技能激烈地响起了警示的钟声。萨兰团长曾经教过我,有些陷阱会对魔力产生反应,我想或许前方等着我的说不定就是这个,因此拿出了一颗小小的魔法石,并往前方丢去。结果,就在魔法石落到地面的瞬间,有飞箭也同时射到了附近。

「真可怕……还这么上层就做这样的安排,看来这真是个初见杀的好地方。」

虽然说箭头看起来并没有涂上毒药,而且目标也没有瞄准要害,不过整体来说还是相当危险。前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机关呢,到底是什么时候来设置的啊。其实这也是奇幻小说中经常会出现的梗,也就是让迷宫拥有自我意志,自己创造陷阱,这么一来就会充满手作的感觉。

接下来,我完全没有做任何休息,一口气就下到了第三十层。其中有七个像猛鬼屋一般的陷阱,而像一开始那种箭矢或初级魔法横飞的类型,则有多达二十 几个。我全部都成功闪避了,但因为我的「觉察危险」技能等级持续在提升,所以我发现这应该是很好的锻炼方式,因此便将精神更加集中在这个地方。途中我也遇 到了几组感觉像是冒险家的团队,不过因为我使用了「隐蔽气息」,所以他们在通过时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好了,接下来可就要进入未知的世界了。」

我在打败牛头人的地方停下脚步,环顾四周看看周围的环境。

迷宫中有些昏暗,墙壁上等距离地挂着壁灯,散发着黄色的灯光。

天花板的距离大约有十多公尺高,而牛头人的身高差不多是五公尺左右,所以或许会有比牛头人选要巨大的魔物在等着我。

这样的想法让我的心扑通扑通地加快了速度。可能是因为我毕竟是个男孩子吧,对于冒险还是会感到有些兴奋。

我在离开王城时,带了有三十天份的食物,那是萨兰团长为我准备的。因为我怕会在无法预料的情况下丢失行李,所以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烤魔物的肉来吃, 只有偶尔想吃点面包之类的碳水化合物时,才会拿出来吃。不过说实在的,魔物的肉可是比牛肉、猪肉和鸡肉都还要美味好几倍。目前我还没有办法吃掉哥布尔之类 的人型魔物身上的肉,不过一旦食粮用尽,而且也没有兽型魔物出现时,我想我还是可以若无其惠地吃下去吧。人类就是这么一回事。

「好吧,往前迈进吧。」

休息过后,我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

自从背负了杀害萨兰团长的冤罪,并潜逃到迷宫以来,已经过了有十天。基本上迷宫中理所当然没有阳光,所以一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应该是无从得知,但我用肚饿时钟来计算是十天没错。这些天我又向前挺进了三十层,所以现存的位置是在第六十层。

而且,每十层都会遭遇一次BOSS关卡,所以目前为止我已经解决了五场BOSS战,每一关的BOSS都是非常难对付的家伙。然后,此时此刻耸立在我面前的大门,就是第六十层的BOSS所在的房间。

前面我所遭遇过的BOSS有哥布尔将军、半兽人、红狼、哥布尔国王、芬里尔巨狼等等。由于哥布尔将军和半兽人我在先前就打倒过,它们的弱点我都记在脑海,所以轻轻松松就过关了。好吧,说实在的,因为这些都应该要由团队一起来打的,所以多少还是有点棘手。

红狼是一匹全身长满红色毛发的狼,我想它该不会使用火魔法吧,一经观察果然是如此。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会使用魔法的魔物,但因为我有「觉察危险」, 所以能够闪过攻击。如果没有「觉察危险」这项技能,我恐怕已经被烧成木炭了吧。这是一个很强的对手,所以虽然我并不是很想使用,但还是启动了「隐蔽气息」 让自己消失,然后绕到后方割下了它的头。红狼的嗅觉非常灵敏,因此我还特别用上暗杀术的技能,消除了自己身上的味道。就暗杀者这个职业来讲,理论上从后方 攻击才是正确的做法,但身为一个男人,我还是会希望能堂堂正正地正面对决。不过,性命是无可取代的,因此我还是决定在安全的范围内行事。

哥布尔国王活脱脱就是个非常肥胖的哥布尔,虽然身形臃肿,但却展现了敏捷的动作,真的相当有趣。只不过,顶着国王之名,它当然带领了许多哥布尔在身边,我只有一个人实在有点应付不过来。为此,我先行利落地将国王打倒,然后用「影之魔法」吞噬了现场所有的哥布尔。

芬里尔巨狼让我感觉到过关的难度一口气上升了不少。到哥布尔国王为止的几个BOSS,虽然都落入了苦战,但基本上都还是一些自己一个人就能打倒的 魔物。不过,芬里尔巨狼可就不是这种等级的了。况且,芬里尔巨狼身边还跟着四匹红狼,五对一的情势对我来说本来就非常不利,再加上它们会以芬里尔巨狼的命 令为依归,经过各自的思考后施展出合体技。

更重要的是,在四十九层之前所碰到的魔物,我都可以轻松击败,但一进到由芬里尔巨狼领军的第五十层时,即使面对的魔物都相同,但我却得要绷紧神经才能将它们打倒。我想这应该是魔物个别的等级也都提升了吧。

这里的情况可不是苦战就足以形容的,就连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状况都不只一次两次。无可奈何之下,我还是故技重施,用「隐蔽气息」绕到芬里尔巨 狼身后并将其斩首,但我想我必须要赶快想出其他的对战方法才行。若是魔法和技能都处于被封印的状态,而且我的剑术又没有办法将对方撂倒的话,恐怕我就只有 死路一条了。

总之,从第五十一层挺进到第五十九层的过程中,我完全都没使用「影之魔法」或其他技能。尽管陷阱也会随着楼层的提升而增强,但习惯了之后,就算不使用「暗杀术」技能,也可以辨别出来。

至于「觉察气息」这个技能,我是很希望能提升等级,所以随时都保持开启的状态,不过我已经太过深入了,所以完全没有再遇到任何冒险家。说起来,「觉察气息」对于察觉突然从墙上发动偷袭的魔物效果非常好,所以等级能够向上提升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就是如此费尽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所以第六十层的BOSS会是什么样的魔物呢?我还真有点期待。

当我把手搭上大门时,感觉就好像没有任何一点重量似的,门就自己打开了。等到我走进了房间,门又自动关上。啵的一声,墙上的灯亮了起来,红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一路以来,BOSS的房间格局都是相同的,里头都有一个直径约为两百公尺的

竞技场。房间里只有两道门,一道门是入口,进入之后就会关闭,另外一道则是通往下一层的门,必须得要打倒B OSS,否则不会开启。总而言之,在这样的情况下,死的要不就是我,要不就是BOSS。

坐镇在房间中央的,就是此次的BOSS。

「……喷火兽凯美拉?」

我的脑中浮现了希腊神话里的凯美拉真正的模样,眼前这只魔物有狮子的头、羊的身体、狮子的四肢,还有毒蛇的尾巴,我想应该是凯美拉吧。咦?四肢也是羊吗?它的身体长度大约有五公尺左右。已经许久没有遇到一对一的BOSS战了,周围并没有看到其他魔物。

我拔出「夜刀神」,就在刚摆好架式的时候,对方就冲过来了。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

激烈的吼叫声。

仅仅是如此,就已经让我的肌肤如针刺一般发疼。用声音「咆哮」、用动作「威吓」,这样的技能可以削弱敌方的斗志。我感觉到强烈的压迫感袭来,如果 是一般正常人的话,就这样被吓死也完全不奇怪。「威吓」及「咆哮」这两项技能,牛头人也使用过,然而跟凯美拉比起来,根本是小孩跟大人的巨大差异。

「啧!」

就在我感到胆怯的瞬间,凯美拉一口气拉近了距离。跟我的手臂一样粗的利牙,转瞬间就来到我面前,我在干钧一发之际躲开了。

「呼,该怎么做才好呢?」

这个凯美拉真的是个大麻烦。虽然说是一对一,可是充当尾部的那条蛇,会以让人捉摸不定的动作来发动毒液攻击,所以感觉还比较像是二对一。谁说这是一对一的战局?不就是我自己吗?

「果然!?」

根据「觉察危险」的提醒,我往后跳开,结果我刚刚站立的地方就被毒液溶了个洞。我一边持续往后退,一边躲避凯美拉的利爪攻击。

「好危险啊……看来应该有两、三公尺左右吧。」

我目测着毒液喷射的远近程度,并拉开与凯美拉之间的距离。在我观察凯美拉的时候,它似乎结束了短暂的喘息,再次向我扑了过来。我举起「夜刀神」,不再向后退,而是往前接战。

「咕噜啊啊啊啊!?」

「什么……这也行不通吗?」

我利用与凯美拉擦身而过的机会一把抓住它的脖子,但没想到「夜刀神」却立刻被弹开了。我随即转而砍向尾部,结果仍旧弹了开去。若说牛头人的皮肤那也就算了,凯美拉看起来明明是一身松软的毛皮,可是却坚硬得不得了。无视自然界法则的事情还真不少啊。

我趁势跳离,并与凯美拉保持五公尺的距离。我们同时间蹲低了身体,然后便开始冲刺。敏捷性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暗杀者,在对上脚力明显占优势的凯美拉时,距离还是都可以保持在五公尺以上。

「咕哇……」

然而,一旦变成是力量的对决,我立刻就会落入下风。

暗杀者本来就不需要真的去面对胜负。我们都是卑劣地从后方一刀将对手的脖子切断。因为只需要切断脖子而已,所以基本上并不是很需要腕力。当然这得建立在对方的皮肤没有硬到教人害怕的情况下。

被弹飞出去的我正要落地,但凯美拉已经追击而至、等在那里。我扭曲身体躲过了攻击,并且就这样摔落地面。我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希望能藉此拉开距离,没想到在爬起来之前,肚子就遭受到一阵冲击。我被打飞撞到了墙壁,眼前突然一片空白。力量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如果我再被这只大狮子抓住的话,恐怕就会像个孩子一样被它玩弄在股掌之间了。虽然说,肉球的触感真的很棒啊。

不知道是不是凯美拉故意的,还是幸运之种对我的眷顾,总之它的利爪并没有伸出来,所以我没有被切碎。不过,还是有几根肋骨应声折断,其中还有一根刺穿了内脏。我的嘴巴和身体,全都源源不绝地冒出血水,不赶快进行治疗的话,恐怕就危险了。

虽说在认真地决战胜负的当下,实在没有多余的闲工夫,但就在我用客观的角度来审视自己所受的伤时,才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或许这是非得要身陷重症 才能看清楚的事情,也可能会离谱到让人想大喊「哪里来的勇者啊!」总之我终于了解到,以封印魔法及技能的状态去迎战BOSS的我,可一点都不弱啊。

身体轻飘飘的,我一把被抛了出去。

「……咕……不好意思,从现在开始我可要认真对战了。」

我向前伸出手,并对着凯美拉这么说。而它则站在远方看着我爬起来,感觉好像在等待些什么。然后,它也重新摆开了阵势。觉察危险的能力看来也很不错。

不过,已经太迟了。

「……『影之魔法』启动。」

昏暗的BOSS房间里,我的影子像龙卷风一般卷出了螺旋形状,感觉上,影子似乎因为隔了许久终于能够再出来而有些开心。

虽然很淡,却绝对不会破裂。强韧的影子缠住了凯美拉的脚,那并不是出于我的指挥。

「你的魔法果然具有自我意识啊。」

萨兰团长的声音突然在我脑海里响起,不知道这是他在什么时候说的,可能是在毁掉森林那一天的黄昏吧。

「自我意识?魔法吗?」

「是啊。『影之魔法』之类的魔法,本来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

在萨兰团长的办公室里,猛然听到这一席爆炸性的发言,让我惊讶到下巴都掉了。

「什么?不是啊,在我的属性表里,很明确地写着『影之魔法』啊。」

「这个嘛,存在这件事情本身不需要去怀疑,况且你今天也看到了它的威力。」

将手肘靠在桌子上,脸上挂着笑容的团长大人,看来似乎挺高兴的。可能是因为得知了新的信息而感到开心吧。

「这个世界的魔法看似分成非常多种,但其实是有既定的系统区分。」

萨兰团长将手边的数据翻到背面,并且刷刷刷地在上面画起图来。

「首先,主流的有火、水、土、风等系列,这是属于普通的技能,使用者虽说也具备能力,但相较之下是比较轻易就能施展的魔法。」

他画了四个圆圈,然后将刚刚说到的四个文字分别写进了圆圈之中。接着从每一个圆延伸出好几条线,并在线的那端又画了圆。用倒着的方式来看,总觉得好像是生物课的时候所学到的生态系图。我暗自在心底嘀咕着像这样的感想。

「第一个要谈到的是我的『光魔法』,这是从水系衍生而来的,而两者之间还夹着一个。那么,要填入水和光之间的,会是什么呢?」

「……不会是治愈吧?」

「是的,正确答案。你的理解力依旧很棒,教起来很有成就感。」

萨兰团长笑着在水和光之间填上了治愈。

「从『治愈魔法』发展出来的有『解咒魔法』等等,不过这一切的源头全都是『水魔法』。其他还有『暗魔法』是由『土魔法』而来,『雷魔法』是由『光魔法』而来,整体来说就是会像这样。」

萨兰团长陆续把我也知道的一些魔法都写出来。然而,在此之中并没有「影之魔法」。

于是,我问了心中最在意的问题。

「所以是从『暗魔法』衍生出来的吧?毕竟暗与影很类似啊?」

「真是一个好问题。不过,身为使用者,你应该也非常清楚,『影之魔法』是属于物理性攻击,而『暗魔法』则是属于精神层面的攻击。不过这么说起来,『暗魔法』从『土魔法』延伸出来也是挺奇怪的,但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

「重点在于这些就是概略状况,我懂的。」

「虽然说我已经活很久了,但还是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总之,大致的情形就是如此。」

萨兰团长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在稍微有些距离的空白处写下「影之魔法」。

「你的『影之魔法』虽然说是被归类在特殊技,但我想还是跟这些魔法有关系……不过话说回来,我今天可是第一次见识到所谓的『影之魔法』呢。」

他对我投以闪闪发亮的眼神,感觉就好像有了新发现的科学家,盯着用来做实验的素材看似的。

「这个跟萨兰团长的『光魔法』联手合体之后,足以毁灭整座森林的技能,看来是挺能造成骚动的呢。」

「是啊是啊,所以对我来说,有一半是不希望你继续使用,另一半则希望你能够多多拿出来用。」

「这样啊。那么,你说魔法有自我意识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催促团长进入主题,并且像是要逃开他的视线似地背过脸去。萨兰团长拍了一下手,看来像是现在才想起来一样,接着把笔放下。

「今天,在几乎要将森林毁掉的时候,从旁边观察的话,应该只会觉得魔法暴走了对吧?」

「事实上就是暴走了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暴走的魔法,全都会针对发动之人攻击喔。」

我的脸紧紧皱在一起。一旦说到这个世界的常识,我就没办法提出反驳了,因为我本来就不清楚。

「不过,今天你的魔法不仅没有对你造成危害,甚至还朝着森林而去,感觉就像是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关于这一点,吉尔也抱持着同样的看法。」

「……如果吉尔副团长也这么说的话,那应该是真的吧。」

「啊!你现在伤的可是我玻璃做的心啊!」

「玻璃?喔喔,是强化玻璃吧。这种程度跟本就不会让你有所动摇。」

「强化玻璃?啊,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东西对吧!下次要换你讲给我听了啦!」

萨兰团长朝着我的脸靠近,我把他压了回去。呼吸紊乱了,感觉很不好。即使足 帅哥,我也没办法接受。

「所以呢?假设我的魔法真的有自我意识,那会怎么样呢?」

「这么嘛,下次再度暴走的时候,如果周围有其他人在,可能就会被卷入其中。所以说『影之魔法』本身虽然是非常强大的魔法,但却有燃料及控制等致命的问题点存在。」

接着,他收起了戏谵的笑容,换成了认真的表情。对于这个人情绪切换的速度,我一向万分敬佩。

「晶,在我允许你使用这个魔法的时候,还是请你要先行确认周围环境已经清空了再启动。即使你已经可以完全掌控,也不能太过疏忽大意。可以吗?」

「知道了。」

我一边回想着这件往事,一边手扠着腰巡视四周。

「右边确认、左边确认、上面确认、下面确认。目标也确认好了。」

影子向凯美拉延伸而去,感觉好像非常着急地在等待我的命令。我的影子和凯美拉的影子连在一起了,看得出来凯美拉似乎很想要逃开自己的影子。然而,只要有光,就没有人可以逃开自己的影子。

「好了,可以了,稀里呼噜地干掉它吧。」

影子发出无声的欢呼,接着凯美拉的身体就慢慢地被影子侵蚀了。这是第一次,凯美拉发出害怕的声音。可惜的是,影子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彷佛对血感到非常饥渴的恶魔一样,影子照着我的指示,将凯美拉撕裂了。

影子窜入没有任何一丝伤口的皮肤,将凯美拉的身体切得七零八落的。

BOSS的房间里充满血腥的气味。虽然是臭到了让人喘不过气的地步,但不可思议的是,我并没有感到厌恶。甚至还有种打从小时候就一直嗅闻这种气味的感觉。难道疼痛已经让我的五感也变得扭曲了吗?

几分钟之后,影子从散乱到看不出原本形状的凯美拉身边,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我的脚边。

「辛苦了,谢谢啦。」

我才刚说完话,影子就像猫一样黏在我脚边,接着就消失了。

「果然封住『影之魔法』和技能的战斗方式,还是只能用在各楼层之间。对付BOSS的话,终究还是,太难了。」

我将背靠在墙壁上,渐渐失去了意识。痛楚真的已经超过极限了。

我的意识沉入了黑暗之中。

(主角所受的伤害已经超过了容许值,强制启动「影之魔法」来因应。模式:治愈。确认主角的魔力不足。征收保存在「影之魔法」之中的魔力……治疗完成。「影之魔法」中止。)

在没有人会听到的房间里,我的嘴巴里流泻出机械的声音。

然而,对此我一无所知。

Side 佐藤司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在我眼前的是萨兰团长的坟墓。他是到昨天之前都一直在帮助我们的人,是在迷宫里救了我们无数次的人。

尽管如此,但他如今已被埋入了荒烟蔓草的坟墓中,坟上呈现杂草丛生的状态。

是不是这个世界的草长得比较快呢?几天前还非常干净清爽的坟墓,现在却已经宛如杂草茂密的草原。

「难道都没有人来坟墓参拜吗?」

这里的坟墓跟日本完全不同,从各个角度来看都比较接近欧洲的坟墓,葬礼时全班同学所准备的花,现在都已经呈现枯萎状态,就这么被摆着。我当时所放的花也是如此,都已经凋谢了。从那一天到现在过了有十天,期间却没有任何人来参拜,真教人感到悲伤。

那一天,也就是晶消失不见的同一天,同学们的样子都怪怪的。

空气中弥漫着冷漠的疏离感,而且还会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吵架。大家都跟平常感情比较好的同学聚集在一起,但对于其他同学却像是看到杀父仇人一样怒目相视。无端的争吵、破裂的感情,这一切感觉就好像是受到了某人的指使。

此时此刻,只有我一个人从诅咒之中逃脱出来,虽然现在我还可以融入团体之中,但慢慢地我想我还是会浮上台面。

「我现在能够保持清醒的状态,都是有赖您跟晶的帮忙吧。」

解咒过程中所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完全都不记得。只是在诅咒顺利解除了之后,

我从吉尔副团长那里,听到了晶和萨兰团长为了帮我解咒而四处奔走的事情。国王和公主在我们不知情的状况下,一点一滴慢慢地对我们下诅咒,这也是吉尔副团长告诉我的。

在帮助大家之前,在拯救世界之前,我认为应该要先好好地保护自己,这跟「守护每个人」这件事应该是紧紧相系的。虽然我从以前就不喜欢晶,不过他代 替我守护我身边的所有人,那份心情我现在终于懂了。当然也发自内心地感谢他。不过对于我自己,心底涌现的只有怒气而已。「当时如果能那么做就好了……」后 悔的情绪就这样不停折磨我自己。

虽然只是一点点小小的补偿,但无论如何我都想要自已动手打扫一下坟墓、拔一拔杂草,然后打水来把坟墓清理干净。过程中也完全不使用魔法。最后,我拿着跟王城里的女仆借来的工具,将墓碑擦亮。

「……呼。」

淋上水之后,我用长得很像棕毛刷的工具,仔细地把青苔刷掉。刻划着名字的部分,我刷得特别用心。我希望,每个人都不要忘记他。我将这样的祈愿融入刷洗的动作之中。

「……咦?」

因为一直低着头,所以我的脖子感觉到有些刺痛。就在我慢慢地转动脖子的时候,突然在视线另一头的森林之中,发现了人影。

因为可以躲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我不确定那个人究竟躲在何处,但的确有人正往我这边偷看。

「是谁!」

我拔出了随身的剑,自从那一天以来,我就一直把剑带在身边。就在我张大眼睛注视着的时候,有个女人从一棵大树的树荫中走出来。

「抱、抱歉,我并没有打算要偷看你的。」

「……你是……上野同学?」

那是解咒师上野悠希。在迷宫里接受了晶的指示,用尽了魔力只为了帮我解咒的人,就是她。原本她是班上的开心果,操着一口关西腔,总是活力满满,但现在却一反常态,整个人无精打采-->">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